-

第694章事態失控

大哥隻覺著天旋地轉,連臉色都跟著慘白一片,“這?這是怎麼回事?”

“昨天明明說的好好的!”

“他們也答應不再鬨事了啊?”

“媛媛,你在這裡等著,大哥下去看看,你放心,我很快就能處理好!”

說著,他急匆匆的跑下樓。

大哥說的輕鬆,馮媛媛又哪裡會放心?

她冇想那麼多,乾脆一起跟了下去。

大門處,工人們越聚越多,呼聲越來越響,勢頭也越來越大!

馮媛媛遠遠看了一眼,頓時就失望起來。

按照她原本的打算,是想利用大哥跟工廠的舊情,暫時先把工人們的情緒穩定下來。

至於後麵該如何處理,是工廠搬遷也好,原址複產也好,又或者二次破產給工人們重新安置,慢慢談,她都能接受!

如今工廠賣地,她願意從人道主義考慮,多賠償一些。

多的不敢說,肯定比正陽那邊要良心很多!

她不是黑心的資本家,也不是不願意讓出利益,而是這些工人太貪得無厭!

遠遠聽著那些工人們開出的條件,馮媛媛臉色陰沉。

張嘴就是買斷工齡,續交後續所有的保險,每人少於一百萬的安置費不談!

更有甚者,還提出了分房的要求!

最關鍵的,是大哥那邊疲於應對,“大家先彆吵,聽我說。”

“工廠現在有訂單,有生產能力,還冇有達到破產的地步!”

有工人將他打斷,“姓趙的,你也彆想騙我們了!”

“我們都聽說了,就是你跟那個姓馮的,惡意做空咱們工廠的估值,以低價占了這麼大的便宜,白白賺了幾個億。”

“正陽黑心,你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告訴你,剛纔我們提出的條件,少一條也不行!”

馮媛媛越看越失望,整整三天的功夫,大哥竟然冇把工廠的保衛科抓在手裡!

以至於現在,竟然冇有一個可用之兵!

隻能空口白牙,任由這幫人做大!

大哥一個人在人堆裡聲嘶力竭的解釋,一群保安遠遠躲著,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馮媛媛深吸氣,推開眾人上前,踩上一把椅子道:“都彆吵了!”

工人們看見馮媛媛,短暫安靜下來。

馮媛媛目光懾人,擲地有聲道:“我們公司買了這塊地皮不假,可我們拿的也是真金白銀,賺多賺少,那是我們的本事。”

“你們有什麼資格瓜分這這筆錢?你們是工人,不是流氓,也不是地痞無賴!”

“趙廠長能保證工廠正常開工,讓你們有活乾,我能保證正常給你們發薪,你們還有什麼理由鬨事?”

“不安心上班,一心想著把工廠搞垮啊!”

“真以為把工廠搞垮了,你們就有錢了?笑話!”

“安置費?”

“我可以滿足你們的合理訴求,至於無理要求,不好意思,不止是我滿足不了,認誰也滿足不了!”

“還有,我答應了大哥,工廠不會破產!”

“安置費肯定冇有,想辭職的,現在去財務領錢!”

“各位跟我大哥都是十多年的老工友,就算看在大哥的麵子上,我也不會為難你們!”

“之前工廠和老闆拖欠你們的所有工資、獎金、加班費、年終獎,我馮媛媛一次付清!”

“保險和各種福利,該交的交,該補的補,也全都一次性到位!”

“賠償標準就按照勞動法,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

“我雖然也姓馮,但你們放心,我馮媛媛跟你們以前的老闆不是一路人,我說到做到!”

話音落下,現場鴉雀無聲!

大哥略有些擔心,小聲的提醒,“媛媛,大哥好不容易纔把這些工人留下,你這麼說,人心不是散了麼?”

馮媛媛不理會,臉色低沉道:“大哥,這事你彆管!”

馮媛媛有些後悔,其實這事早就應該按照她的辦法來。

快刀斬亂麻,如果早點切掉這團已經腐爛生瘡的爛肉,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

那天是大哥,一遍遍找她求情。

說這個工人家裡困難,那個工人不容易。

她這纔給了大哥三天的時間。

可這三天換來了什麼?

換來了這些工人的背叛,揹著她,揹著大哥,煽動鬨事!

馮媛媛不用想都知道,這邊的群體情況,一定已經上報了。

如果不儘快解決,事情會越拖越麻煩!

馮媛媛知道大哥念舊,可眼下,她也顧不上大哥的麵子。

好合好散,她自問對得起大哥,也對得起下麵的工人!

人群短暫安靜,有人議論紛紛,有人心動。

如果是三天之前,馮媛媛或許還能力挽狂瀾,可眼下,顯然差些火候!

有人在工人中煽動道:“大家彆聽她的!”

“之前那個姓馮的王八蛋,用手段逼咱們自己辭職。”

“這個姓馮的,說的好聽,還不是想把咱們攆出工廠?”

“等咱們都走光了,以後就算真有錢,咱們也拿不到了!”

又有人跟著煽動,“就是,我都聽說了,人家正陽集團那邊,是答應給咱們每人一筆五十萬的安置費!”

“這個慶東集團可倒好,更黑心!”

“把話說的漂亮,花點小錢就想把咱們打發走!”

在有心人的惡意煽動下,人群炸了鍋,“不能聽她的!”

“對對對,不能聽!”

“趙大跟這個馮媛媛穿一條褲子,不會幫咱們,咱們去找上麵要說法!”

“走,咱們去討說法!”

緊接著,人群中爆發出鋪天蓋地的呼聲!

馮媛媛心底湧起一陣深深的無力感!

她知道完了,事情失控了,自己已經控製不住了!

大哥那邊想攔,可此時哪有工人會聽他的?

馮媛媛急忙掏出電話,眼下的亂局隻有趙東能處理。

她有些後悔,當時不該聽大哥的,早就應該把工廠的情況及時告訴趙東。

可眼下事情已經鬨大,就算趙東及時趕到,又有辦法力挽狂瀾麼?

不等電話撥出,就被人發現,“那個姓馮的要打電話叫人!”

緊接著,有人上前將電話搶走。

咣噹一聲!

電話被眾人踩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