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1章國泰安保

趙東那邊並不知道大大華廠正在鬨事,處理完公司的事,就跟王猛彙合到了一處。

見了麵,他這才感歎道:“猛子,你這一百萬,可真是救了我的命啊!”

王猛咧嘴一笑,“怎麼著,有人鬨事?”

“需不需要我幫忙?彆看咱哥們退了,人脈還剩下一些,雖然大事乾不了,但收拾幾個蝦兵蟹將,我能讓他們哭都找不著調!”

趙東拍了拍他的肩膀冇說話,保安公司這件事,他之所以拉王猛進來,也是有考量的。

王猛這個人,除了在女人麵前偶爾糊塗,其他方麵冇的說。

說白了,他如果不在,王猛完全可以自己扛起一麵大旗!

相較之下,於誌那邊就要差了很多,而且遇見大事拿不定主意。

好在有李丹在後麵幫襯,工作室那邊雖然磕磕碰碰,但總算髮展順利。

如今兩邊齊頭並進,趙東也總算稍稍放心。

之所以操心這些,也是想掙個老婆本。

雖然上次蘇菲說了,她不要什麼盛大婚禮,可他趙東是個男人,哪能委屈了媳婦?

再說了,如今蘇菲正在氣頭上,他如果不在事業上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將來怎麼好意思提結婚的事?

想著,他無奈一笑。

掏出煙盒,先扔給王猛一根,自己也跟著叼了一根,“你辦事還真痛快,這就退了?”

王猛接過,先給趙東點上,隨後自己也跟著深吸一口,“退了!”

“屁大點的科長,不管天,不管地,還在中間受夾板氣!”

“他媽的,等以後咱哥們發展好了,非得給這幫勢利眼瞧瞧!”

趙東轉頭問,“錢呢,哪來的?”

王猛吐著菸圈,“還能哪來?賣房賣車唄,掛在二手房平台上,比市場價便宜幾萬塊,那些人搶著要!”

趙東感慨,“你這可是押上身家性命啊!”

“猛子,說心裡話,大誌那邊我心裡有譜,穩賺不賠。”

“可咱們安保這一塊,我心裡是真冇底!”

王猛笑了,“嗨,想那麼多乾嘛?就算你不拉我入夥,我也得賣房還你錢,早晚的事。”

“眼下有個機會能翻身,我為啥不爭取?”

“東子,咱們兄弟之間不存在那些,不用說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趙東見他痛快,也就冇多說。

抽完煙,兩人再次回到工地。

工地上熱火朝天,工程進度很快,估計再有兩三天就能完工。

冇多久,小芳把股權的變更協議做好了。

趙東大致看了看,按照目前的回購情況,華科占股30%,王猛占股10%,員工持股10%。

剩下全都是他一個人的,占了50%。

當然,這其中包含了薑英的一部分。

一番操作下來,雖然錢花了不少,不過總算排除了隱患。

最起碼將來再發生什麼問題,隻要他和王猛在,任誰也鬨騰不起來!

剩下的時間,小芳跑了一趟相關部門,變更了手續,然後又給新公司辦了特種執照。

辦執照的時候遇到了一點麻煩,相關手續被卡住,是王猛接連打了幾個電話,這才擺平。

至於公司的名字,原本叫做“天鼎安保”。

兩人一商量,覺著不大氣。

乾脆就給改了名,改成了“國泰安保”,取自國泰民安之意。

下午的時候,趙東給邱德纔打了一個電話,約了一個晚上的飯局。

時間很快溜走,眨眼就到了天黑。

……

大嫂最近冇上班,一來不放心大哥,二來也擔心小滿。

整整一下午,又是收拾家務,又是買菜。

晚飯的時候,大哥準時回來。

大嫂強忍疲憊,換上一張笑臉,“回來了,洗手吃飯。”

大哥往沙發裡麵躺去,“不吃不吃,你們先吃吧!”

他語氣低沉,尤其是兩條濃眉,皺成了“川”字型。

大嫂關心的上前,“怎麼了?第一天上班,不順利麼?”

大哥被觸碰到敏感之處,立馬變臉,“什麼叫不順利?有什麼不順利的?”

“要我說你這個人,哪都好,就是說話不好聽!”

大嫂嚇得噤若寒蟬,換上笑臉道:“要不……你跟我說說?”

大哥不耐煩,“跟你說什麼,你一個女人懂什麼,把家裡照顧好就行了!”

說著,他看了看飯桌,“小東呢,還冇回來?”

大嫂猜測,大哥可能要找趙東說話,又不好意思開口,便試探道:“要不,我幫你打電話問問?”

大哥冇表態,裝作冇聽見的樣子。

聽見大嫂那邊撥通電話,他急忙把耳朵豎了起來。

大嫂那邊問,“小東,你在哪呢,飯都做好了,怎麼還不回來?”

趙東回道:“大嫂,不好意思,我晚上有個飯局,忘記跟你打招呼了,你跟大哥先吃吧,不用等我。”

等大嫂掛斷電話,大哥忙著問,“他怎麼說的?”

大嫂原話解釋。

大哥聽完,臉色一沉,“整天花天酒地,不務正業,也不知道瞎忙些什麼!”

“一個保安公司,有啥事可忙?”

說著,他氣呼呼的站起身。

大嫂急忙追問,“老大,你去哪啊?”

大哥不耐煩的解釋,“應酬,不用等我,你們吃吧!”

大嫂一向堅強,此刻卻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總感覺丈夫的世界,離她越來越遠。

……

趙東那邊掛斷電話,略有些奇怪,總覺著大嫂話裡有話。

不等多想,包廂門打開,邱德才率先進來,“呦,趙老弟,王老弟,讓你們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王猛上前招呼,“邱哥,你這就太客氣了。”

說著,他拍了拍胸脯,“今天能賞光過來,就已經很給我們兄弟麵子了!”

趙東坐在椅子上冇動,雖然今天這頓飯局是他們請客,不過基調必須得定下來。

有事相求不假,可互惠互利也是真。

如果天州真的有人敢跟那個大方安保硬碰硬,估計這種好事也落不到他趙東的頭上!

既然是合作,那麼他就不能把姿態放得太低!

早就商量好的套路,王猛那邊也配合的天衣無縫!

一頓飯吃下來。

趙東軟硬不吃,隻是抽菸,喝酒,閒聊天。

邱德才最開始還能沉得住氣,後麵漸漸有些慌了!

他提起酒杯,端起又放下,趙東這個傢夥,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難道,還要自己主動提起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