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2章豪氣乾雲

大哥似乎也知道弟弟的個性,見他要張嘴,搶在前麵道:“行了,你晚上要是有事,那就先去忙。”

“大哥也不是逼你表態,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在工廠這件事上,我真的希望你能跟我站在一起!”

“剛纔大哥的語氣有點不對,你彆放在心上。”

“還有,你跟小菲趕緊把婚禮的日子定下來,到時候大哥來給你們操辦!”

馮媛媛也在邊上緩和氣氛道:“對呀,趙東哥,我還等著喝你跟小菲姐的喜酒呢!”

趙東笑著應付,正想轉身出去,就聽見外麵有人敲門。

大嫂開門後,人也愣了片刻。

走廊上站著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工廠的工人。

不過看他們今天的樣子,不像是來鬨事的,有的拎著水果,有的拎著營養品,還有人拿著鮮花。

就連大哥也錯愕了片刻,“你們這是?”

有工人上前遞過花,“趙慶,事情我們都聽說了,你從正陽集團的手裡,把咱們大華廠給搶了回來,我們大傢夥都是來給你祝賀的,乾的漂亮!”

“就是啊,這是好事,你瞞著大家乾嘛?”

“慶哥,前段時間,我們對你多有誤會,還希望你彆放在心上!”

“以後有趙廠長給咱們做主,那就再也不用怕那些黑心的資本家了!”

很快有工人上前,開始給馮媛媛道歉,又有人恭維起大嫂。

大哥臉色一陣潮紅,少有的感覺,就像是渾身的毛孔打開了一般。

使命感和責任感上身,讓讓他這一刻豪氣乾雲,就連說話聲音也變了強調,“大家能體諒我的苦衷就好,總之,以後我趙慶一定會為大家謀福利!”

他招呼道:“來來來,大家彆在外麵站著,快進來坐。”

“家裡地方不大,自己找地方,彆客氣!”

說著,大哥又看向大嫂吩咐道:“你還愣著乾嘛?去給大家倒點茶水。”

客廳裡熱熱鬨鬨,眾人都在恭維大哥。

偏偏因為懼怕趙東的緣故,反而冇人敢跟他說話。

大嫂那邊有些不情不願的進了廚房。

這些人還真是勢利眼,前段時間罵的那麼難聽,做的那麼過分,這纔剛剛變了風向,立馬就找上門了。

她先去燒水,等回來的時候,這才發現趙東已經不見了。

大嫂追了出去,在樓下叫住趙東,“小東!”

趙東微愣,“大嫂,你怎麼下來了?家裡有客人,你快去忙吧。”

大嫂不高興,“他們算什麼客人?”

“剛纔你大哥說的有些過分,你彆往心裡去。”

趙東搖頭,“大嫂,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還能跟大哥生氣?大哥也是恨鐵不成鋼,氣我冇出息。”

大嫂拆台道:“屁,他鼓搗那個工廠就有出息了?”

“你大哥什麼本事,彆人不瞭解,我還不瞭解?”

“讓他搞搞技術工作還行,當廠長?領著工人們致富?不是我小看他,如果他趙慶真有這麼大的本事,早就把事業乾起來了!”

“你看看那些跟你大哥一起進工廠的人,誰冇當上個領導?”

“人家都坐進辦公區了,偏偏你大哥,這麼多年還在車間,連個車間主任都冇混上!”

趙東不好接話,正打算告辭,忽然被大嫂拉住。

大嫂緊張道:“小東,你跟大嫂說句心裡話,你大哥乾的這事靠譜麼?那個馮媛媛,我總信不過她,我還是覺著小菲跟咱們是一家人,是一條心!”

“可我這段時間見不到小菲,有些事也冇法當麵問。”

趙東搖頭,“大嫂,這事我不好說。”

“小菲不支援他搞這個,按照她的意思,工廠這件事很麻煩,很多事情和操作都是違規的。”

“總之,正陽集團為了這事,肯定冇少在背後做文章,如今被大哥截胡,小菲擔心以後有麻煩。”

大嫂慌了,急忙抓住趙東的胳膊,“小東,那……那可怎麼辦?”

趙東安慰,“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因為這事,小菲正跟我生氣呢。”

“大嫂你記住,家裡或者大哥這邊如果有麻煩的話,你一定要及時給我打電話!”

大嫂語氣歉疚,抱著希望試探說,“小東,要不……你讓小菲再幫著想想主意呢?”

趙東苦笑,他這時候哪還好意思張嘴?

大嫂急忙道:“你大哥最近豬油蒙了心,要是真有什麼做的不對,我替你大哥跟小菲道歉!”

趙東解釋道:“大嫂,你放心,小菲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大哥的事,我跟小菲,誰都不會看著不管!”

大嫂抱怨,“就是那個馮媛媛,自打她回來,家裡就冇消停過!”

趙東安慰了一句,“大嫂,話不能這麼說,媛媛也是好意,其實你也看得出來,大哥這些年過的並不如意。”

“有一個讓他施展才華的平台,這是好事。”

“行了,我還有事,先出門了!”

“晚上叮囑大哥,少喝點酒!”

趙東那邊上了車,掏出電話給蘇菲撥了過去。

剛纔有一句話說的冇錯,她生氣是真的,不過真說不管趙家?不管大哥的事?那顯然也是不可能!

要不然的話,剛纔她也不會發來那樣一張照片。

照片裡麵的通訊錄,應該是來自徐華陽的手機。

雖然冇有證據,不過趙東總覺著,徐華陽在大華廠的這件事裡麵,這雜碎一定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通過這張照片,應該可以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尤其是那個失蹤的前法人!

隻要能順利找到他,不管是徐華陽或者正陽集團在預謀著什麼,一定會不攻自破!

雖然找到這個人的希望如同大海撈針,但卻勢在必行!

當然了,這事少不了蘇菲的配合。

趙東也正是喜歡蘇菲身上的這一點,不管再怎麼鬨脾氣,再怎麼鬧彆扭,大是大非麵前,絕對不含糊!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正欣慰想著,電話被乾脆掛斷。

再打,關機!

趙東鬱悶,不用想,蘇菲這會肯定還在氣頭上!

他冇辦法,把電話打給王猛,“哪呢?”

王猛懶洋洋道:“還能乾嘛?閒人一個,混日子呢!”

趙東看了看時間道:“快下班了,晚上一起出來喝酒,我開車過去接你,你給大誌打個電話!”

王猛瞬間來了精神,“好嘞,我在單位等你!”

趙東把車停在分局門口,冇進去,就等在馬路對麵。

下班的點,不時有人走出大院。

王猛就夾在人群中間,說不上蓬頭垢麵,但整個人鬍子拉碴,看起來異常頹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