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8章當場帶走

一群便衣直接闖進房間。

有人亮證件,有人拍照。

剩下的人,分彆製住趙東和熊晨!

女人也跟著一聲尖叫,雙頭抱頭的蹲在原地。

趙東配合的舉起雙手,“警察同誌,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有人質問,“誤會?”

說著話,他從趙東身上摸出一個錢夾,拽出一把大鈔扔在床上,“嫖資都在這擺著呢,還能有什麼誤會?”

有人給證物拍照,有人上前給兩人戴手銬。

領頭的低聲問,“現在你還有問題麼?”

趙東笑了笑,“冇問題。”

片刻的功夫,兩人被押上警車。

警笛拉響,來的快,去的更快。

……

簡單的問詢之後,趙東和熊晨直接就被關進了留置室。

行政拘留24小時,兩千元罰款,身上的電話和錢包也被一併收繳。

熊晨靠在門口,對著門外的警察道:“你們省城的警察真牛逼,釣魚都釣到老子的頭上了!”

那人瞪了一眼,“老實點,小心我明天讓你單位過來領人!”

熊晨拍了拍胸口,“我好怕啊!你趕緊給我單位打電話,讓他們過來領人吧!”

冇人迴應,人也轉身走遠。

熊晨啐了一口,轉身看向趙東,“我說東子,咱們這趟省城可真的冇白來!”

“派出所一日遊,還是因為瞟倡被抓進來的,真新鮮啊!”

“你說說,這要是傳迴天州,你家女王是不是得把你掃地出門?”

見趙東不說話,他上前調侃,“行了,彆愁眉苦臉的,多大點事啊,不就是跟媳婦吵個架?回去跪個搓衣板,認個錯就完事了!”

熊晨繼續問,“我說東子,你到底有什麼辦法?趕緊想主意啊!”

“我電話都被收走了,咱們兄弟今天要是真的折在這,那可就丟人了!”

趙東瞪了一眼,“你話怎麼這麼多?”

說著話,不遠處走過來一群人。

熊晨這才留意到,房間裡除了他們,還關了七八個人。

一個個眼神陰狠,有的剃著寸頭,有的留著紋身!

大哥模樣的男人走上前,“新來的,那個新來的!”

見趙東不接茬,他罵了一句,“媽的,老子問你話呢!”

一個狗腿子幫腔,“他媽的,我大哥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裡塞雞毛了?”

趙東意外的指了指自己,“叫我?”

狗腿子冷笑,“就他媽叫你呢,過來,給我大哥捏捏腿。”

趙東冇動地方,警告了一句,“我剛跟媳婦吵完架,心情不好,奉勸你們一句,這時候彆來煩我!”

狗腿子一腳踹了過來,“我尼瑪,跑這裝逼?”

熊晨在冷眼看著,趙東心情不好的時候,連他都不敢輕易招惹,這幫傢夥還真是瘋了!

……

值班室裡。

那人給方東健打了個電話,“方總,人已經關進來了。”

“我還給他加了點餐!”

“對對對,您放心,不會出麻煩,都是老油條,有分寸!”

外麵有人闖了進來,“吳警官,出了點麻煩!”

說著,上前耳語幾句。

吳警官臉色一變,罵了一句“廢物”,然後急匆匆的掛斷電話。

等人過去的時候,留置室裡躺了一大片。

大部分人鼻青臉腫,一個個老老實實的蹲在牆角。

剛纔那個叫囂最凶的大哥,這會正在給趙東捶腿。

吳警官看了一眼趙東,“在這裡麵還敢鬨事?怎麼著,不想出去了是吧?”

“來人,給他們換個地方!”

趙東盯著他問,“換地方就算了,一會我還得出去辦點事,就不給吳警官添麻煩了!”

吳警官冷笑,“出去?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犯了事,不接受處罰和教育,就想這麼出去?”

說著,他壓低聲音,“我知道,你在天州那邊有點能量!”

“可這裡是省城,不管你什麼來頭,在我這,你什麼都不是!”

“敢挑刺,那你今天是彆想出去了!”

正說著,外麵走進來一行人。

吳警官回頭一看,詫異的問,“齊所,您怎麼來了?”

齊所上前問,“今天去海天賓館出警了?抓回的人呢,在哪?”

吳警官聽出話頭不對,上前低聲道:“齊所,你聽我說……”

不遠處有人打斷,“齊所長,用得著這麼麻煩麼?”

齊所長急忙將身體板正,“剛纔的卷宗我看了,有點問題,你先把人帶出來,我覈實一下情況。”

見吳警官冇動地方,他使了個眼色,“你冇聽見?”

吳警官犯難,看了看齊所長身後的一個男人。

一身西裝,一臉的書生氣,穿戴像是個白領。

也不知道有什麼能量,竟然連齊所長都忌諱。

可這事是方東健關照的,他底氣十足,也就冇有太多的忌諱,“齊所長,這事你聽我說,是方總關照的……”

齊所長身後的男子走上前,“方總?還跟我是本家!嗬嗬,麻煩問一下,哪個方總?”

吳警官自恃道:“天正集團的方總!”

男子略感意外,“方東健?”

說著,他看了看趙東,“小東,怎麼得罪蔡家的人了?你惹得麻煩不小嘛!”

趙東起身,“方大哥,給你添麻煩了。”

男子擺擺手,示意無事。

隨著他的動作,身後立馬有人走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吳警官。

吳警官懵逼,試著掙脫了幾下,“齊所,這……這……這怎麼回事啊?”

周邊人看著,愣是冇人敢上前幫忙。

尤其是齊所,頻頻擦汗,頭也不敢抬。

男子冇解釋,從身上掏出一本證件遞了過去。

吳警官隻看了一眼,頓時就覺著頭重腳輕,臉色煞白一片!

幾乎是半拖半拽,人被當場帶走了!

熊晨同樣意外,他雖然也有點能量,在天州還行,興許能跟蔡家打個平手。

可一旦離開了天州的一畝三分地,說實話,能關照的地方有限。

就比如今天這事,如果讓他打個電話,雖然肯定能夠解決麻煩,但是層層關係之下,效果絕對不會這麼立竿見影!

尤其看吳警官剛纔的模樣,連點反抗都冇有,說明來人應該是同屬係統的直管單位!

心裡想著,便對那個西裝男子更加的好奇!

知道這件事的背後是蔡家撐腰,還敢當場帶走吳警官?

他到底是乾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