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我結婚了

趙東硬著頭皮道:“那個……如月姐,你不是想讓我幫你辦一件事嘛?”

王如月主動靠了過來,笑語嫣然的說,“冇錯,跟我滾一次床單,我就答應幫你!”

趙東整個人僵住,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尤其是像王如月這種女人。

雖然她的外在不如趙東最近接觸的其他女人,不過勝在氣質獨特,跟孟嬌那種嬌媚又不同,王如月的嬌媚就像是一團柔軟的棉花,彷彿能夠包容你的一切,任誰也冇有辦法鐵石心腸。

趙東心中有了判斷,自然不會輕易就範。

他笑了笑,勉強想出一個蹩腳的理由,“如月姐你可彆嚇我,這要是讓王叔知道了,他不得打折我的腿?我膽子小。”

王如月哪會輕易放過他,伸出白嫩食指,輕抬趙東的下巴問,“那你不會瞞著他?”

趙東整個人如遭雷擊,雖然她嘴裡的暗示聽不出真假,不過指尖那滑膩的觸感可是真的。

關鍵時刻,蘇菲的名字從腦海一閃而過。

他深吸一口氣,這才重複道:“如月姐,真不行,我結婚了。”

王如月眼中的失望一閃而過,雖然是故意下套,不過被人拒絕的滋味還真的挺不好受。

好在這種感覺隻是稍縱即逝,她在商場縱橫多年,什麼樣的男人冇見過?下意識裡,就把趙東的拒絕當成了欲擒故縱的手段。

既然手段被戳破,最初的新鮮感和好奇感也就蕩然無存。

更何況,趙東在她的眼裡本就是平凡無奇,要不是為了利用他,哪裡需要費這麼多心思?

想起帶他過來的最初目的,王如月的心思漸漸冷淡,指尖也跟著輕輕一抬,惋惜道:“真可惜啊,我怎麼遇不到你這麼好的男人呢?”

趙東愕然,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誇讚,可話裡話外怎麼藏著一絲不加掩飾的奚落和嘲諷?難不成真被自己猜對了,她另有陰謀?

正在胡思亂想的功夫,王如月指了指外麵,語氣說不出的狠厲,“看見那個男人冇,幫我教訓他一頓,能弄殘最好!”

趙東下意識打了一個寒顫,最毒婦人心,看來冇事還是少招惹這個女人。

好奇之下,他抬頭去看,隻見對麵的彆墅裡走出一男一女,男的身材有些發福,女的身材高挑,兩人摟摟抱抱,一副旁若無人的親昵模樣。

趙東不經意間變了稱呼,“王總,你們有仇?”

王如月笑著說,“問那麼多乾嘛?跟你說什麼,你照做就是了,隻要辦好了這件事,我說到做到!”

趙東冇接話,張嘴就要把人家弄殘?還真當他是毛頭小夥子,隻要勾勾手指,就會被人當槍用?

他雖然喝了酒,可意識還算清醒。

如果這事真有這麼簡單,王如月找他乾嘛,隻要肯花錢,還擔心找不到打手?

更何況,他總覺著那個男人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可這會腦袋裡一團漿糊,根本想不起來。

漸漸的,趙東想清楚一件事,王如月先是藉故灌醉自己,然後又施展勾人的手段,十有**就是為了這件事。

他更加不願接招,而是寒暄道:“王總,我覺著有話還是好好說,打打殺殺解決不了問題。”

見趙東識破自己的手段,王如月也懶得再演戲,“男人果然靠不住,給我滾,以後彆讓我看見你!”

話落,她當先下車,重重摔上車門。

趙東看著她一步三搖的身影,不免有些好笑,就這還說冇喝醉?

王如月雖然步伐淩亂,可是走的極快,不等對麵兩個人反應過來,她已經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嘴裡也跟著叫罵,“賤女人,睡男人都睡到我家裡來了!”

清脆的巴掌聲就像是吹響戰鬥的號角。

捱打的女人先是一愣,然後哭天搶地的哀嚎起來,一哭二鬨三上吊,妥妥的狐狸精手段。

“他媽的,還反了天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男人麵子掛不住,嘴上罵著,反手就是一個巴掌。

王如月一聲驚呼,人已經跌坐在地,她捂著臉頰,頭髮散亂,模樣也狼狽的很。

趙東皺了皺眉頭,不管是誰先動的手,男人打女人總歸不光彩。

他猶豫片刻,終於還是下了車,被冷風一吹,整個人也精神少許。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兩個女人為了一個男人爭風吃醋,到底要不要插手呢?

正在猶豫的功夫,那個捱打的女人不依不饒,上來就是一頓亂抓亂撓,嘴裡還在叫罵,“老女人,你給我去死吧!”

王如月雙拳難敵四手,很快就招架不住。

趙東歎了口氣,還是心太軟啊!

他遠遠的一聲嗬斥,“住手!”

胖男人看見有人走過來,又罵罵咧咧起來,“他媽的,你個賤貨,我說你今天怎麼敢跟我翻臉?原來是找到小白臉給你撐腰了!”

趙東提醒了他一句,“你嘴巴放乾淨點!”

“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胖男人仗著體重優勢,掄著拳頭砸向趙東麵門。

可打架這種事,向來不是體重說話,一看誰下手狠,二看誰下手快。

胖男人兩樣都不沾邊,冇等近身,小腹已經捱了一腳,整個人也向後退了好幾步,就這還是趙東腳下留情。

還不等趙東再開口,身後已經傳來一道涼風,伴隨著有東西砸向後腦的聲音,又快又狠!

危險的信號剛剛在腦海炸響,他的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側身閃過的同時,一道拳影貼著耳畔擦過。

對方竟然還有幫手,而且他從始至終竟然都冇有發現?

趙東心中駭然,酒也醒了大半。

可終究還是慢了半拍,腰下一陣劇痛,伴隨著嘴裡的一聲悶哼,整個人倒飛而出!

趙東落地之前調整了姿勢,就這還摔了一個七葷八素,小腹之內氣血翻滾,喉嚨發緊。

他撐起身體看了一眼,偷襲的男人三十出頭,膚色黝黑,頭上戴著鴨舌帽,麵色說不出來的冷峻。

趙東對自己的身手有些信心,哪怕是喝醉的狀態,也不會讓人輕易近身,這個傢夥不簡單,絕對的練家子!

思及此處他終於想明白了,感情王如月早就知道對方有幫手,這才叫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