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3章有難同當

趙東起身來到窗邊,“大誌,有話你慢慢說,怎麼了?”

於誌滿臉懊惱,“東子,我對不起你……”

趙東追問,“少他媽廢話,到底出什麼事了?”

於誌歎氣,“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你來工地上看看吧……”

趙東聽見這話,就知道不好。

於誌雖然愛開玩笑,說話也有些輕挑,可工地上的事,他絕對不敢冇輕重!

聽他這麼說,那就肯定是出事了!

撂下電話,趙東直奔工地。

剛上樓,就看見於誌哭喪著臉迎了出來。

他有苦難言,“東子……”

趙東抓住他問,“怎麼回事,是不是有工人受傷了?”

於誌愣了一下才說,“冇有!”

趙東鬆了口氣,“那怎麼了?”

於誌不知道怎麼說,急忙讓開身體。

趙東眉頭挑起,這裡是工作室的庫房,存放的也都是建材。

他走進一看,頓時就愣在當場。

滿滿一倉庫的瓷磚,能看見的全都被人敲碎!

具體損壞有多少不知道,但是外麵能看見的,基本都被破壞完了。

裡麵有些壓在下麵的,也被人潑了紅油漆。

這些油漆無孔不入,有的從縫隙滲了進去,有的陰透了包裝的紙板。

一晚的功夫,就已經在地上凝結了厚厚一層!

不光瓷磚,庫房裡存放的其他各種建材,也都被破壞的不輕。

尤其是速乾水泥,被人泡了水,現在已經根本無法使用。

總之,現場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趙東陰沉著臉,“怎麼回事?倉庫冇有人守著嘛?”

於誌滿臉懊惱,“庫房一直都是跟我比較熟悉的幾個兄弟在看著,昨天晚上他們兩個臨時有事,本來應該是我守著,可是……”

他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昨天晚上他開了小差,原本想請李丹吃飯,想著個把小時就能回來。

結果冇成想,一來二去就給搞忘了。

再後來,就接到了王猛的電話,說是去跟趙東喝酒。

酒桌上,他也想起過庫房的事,可當時冇在意,想著喝完酒再回來就行。

哪知道昨天晚上喝大了,醉的不省人事,醒來的時候,竟然稀裡糊塗的躺在了快捷酒店。

酒醒之後,他纔想起昨天晚上倉庫冇人。

當時也冇擔心,倉庫就算冇人守著,外麵還有天鼎的保安巡邏,出不了大事。

結果在外麵吃完早餐,剛纔一來就傻了眼,倉庫的門鎖被人砸壞,裡麵也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趙東的心情也不好,如果昨天晚上於誌說了他要盯著庫房,他就算再想喝酒,也肯定不會把於誌拽上。

結果這傢夥可倒好,半點風聲不露!

而且昨天王猛打電話的時候,他也根本冇在庫房,而是在李丹那裡!

趙東氣的不輕,麵上卻不顯。

實在是這種時候生氣也冇用,大誌已經夠自責了,再埋怨他也無濟於事。

更何況,大誌這個人冇主意,一切都要靠他來撐著。

如果他現在亂了陣腳,大誌肯定就完了,人能不能撐住先不說,這次創業的事肯定就黃了!

想著,趙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問道:“損失有多少?”

於誌的臉色更加難看,“全部的材料我都進了回來,正準備這兩天趕工期……”

猶豫著,他估算道:“這些材料加在一起,大概有一百多萬的樣子……”

趙東聲音低沉一些,“賬上還剩下多少錢?”

於誌慌張道:“三十萬!”

“這筆錢,原本是打算留給工人開支的,就算拿去,也不夠啊……”

“媽的,這幫孫子也太他媽孫損了!”

“東子,我對不起你!”

“你罵我吧!你打我吧!”

他越說越懊惱,然後狠狠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力道不小,臉頰也瞬間轉紅!

一邊抽著,他一邊自責,“昨天要不是我貪杯,就不會出現這種事。”

趙東把人拉住,半開玩笑道:“行了,你就知足吧,看他們這架勢,肯定是有備而來,這也就是昨天晚上你不在,如果你在,還指不定要出什麼事!”

說著,他主動把責任攬上身,“再說了,昨天晚上是我拉你出去喝酒,真要算起來的話,也怪不到你的頭上!”

“而且,你迴天州冇多久,也冇得罪什麼人,這些傢夥,十有**就是衝著我來的!”

於誌帶了哭腔,“東子,我知道你是安慰我,可說一千道一萬,那也是我於誌冇用!”

“那可是一百多萬啊……”

說著,他整個人癱坐在地。

為了湊齊這筆創業資金,他賣了房子,賣了車子,甚至動了父親的賠償款。

就指望著能藉此翻身。

結果冇成想,雞飛蛋打,一切都被他給搞砸了!

一共兩百多萬的投資,前期的工程已經墊付了將近一百萬,剩下的錢全都壓在了建材上。

而且工期很快就到了,這種時候停下來,那不是要命嗎?

當初從天鼎接工程的時候,那是簽了合同的,如果延期,光是違約金就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如果不儘快想辦法解決,兩百多萬本錢賠進去都是次要的,少不了,還要再追賠一大筆!

趙東把人拉住,“大誌,你給我站起來!”

“我告訴你,我趙東隻認兄弟,不認錢!”

“錢他媽算個屁啊?隻要你人冇事,其他一切都是小問題!”

“你放心,錢我來想辦法解決,不會耽誤工期!”

大誌攥著拳頭,尤其是聽見趙東的這番話,他臉色漲紅。

愧疚、感激、抱歉,種種情緒糅雜在一起,讓他差點當場崩潰!

他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不是趙東看中,這種送錢上門的工程,哪能輪得到他?

結果他可倒好,辜負了趙東的一番信任!

平複了一下,於誌站起身,“東子,你放心,我這就回去把老宅賣了,怎麼也得給你湊齊一百萬!”

“我於誌不賺錢冇什麼,一輩子翻不了身也冇什麼,但是我絕對不能坑了兄弟!”

“就算天鼎要追賠,這事也跟你沒關係!”

“這次的禍是我闖的,還不上錢,就讓我去坐牢,不管出了什麼麻煩,我於誌一個人抗下了!”

趙東嗬斥,“大誌,你他媽說什麼呢?共患難,同富貴,這他媽纔是兄弟!”

“遇見麻煩就讓你一個人扛,你把我趙東當成什麼人了?”

於誌還想說什麼,見趙東臉色難看,這纔沒有繼續說。

歎了一口氣,他這才問道:“東子,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趙東一時也冇好主意。

能怎麼辦?現在能做的,就是趕緊籌錢,儘快把損失的材料購置回來,儘快開工!

可一百萬不是小數目,眼下去哪裡籌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