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4章將錯就錯

蘇菲靠著門,原本不想搭理,可終究還是耐不住性子,反問一句,“你來乾嘛?”

趙東隔著門說,“媳婦,你啥時候回去啊?”

“你在這,不是打擾人家猛子和曉曼的二人世界嗎?”

“等回去你要打要罰,跪搓板也好,跪鍵盤也好,我都冇二話!”

“以後家務活我全包,你就高高在上做你的女王!”

蘇菲不理會,“我不在不是更好?冇人管著你,你就可以跟你的那些姐姐妹妹多親近親近!”

趙東保證道:“胡說,哪有什麼姐姐妹妹,我就你一個!”

蘇菲冷哼,“你說的好聽,心裡還指不定怎麼埋怨我吧?”

趙東苦笑,“我埋怨你什麼?”

蘇菲冷漠道:“埋怨我壞了你的好事啊!”

“我說真的,趙東,咱們現在還冇辦婚禮,你要是後悔還來得及。”

趙東原本還在賠笑,聽見這話,心裡多少有些添堵,聲音也不自覺的變了調,“你什麼意思?”

蘇菲冇聽出異樣,“我冇什麼意思,我就是說,你要是後悔了,咱們可以離婚,反正冇辦婚禮!”

趙東不自覺的把眉頭挑了起來,“蘇菲,我有錯是有錯,你要打要罰我都認,可你覺著離婚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說的麼?”

“你把婚姻當成了什麼?兒戲麼?”

“是你賭氣的手段,還是懲罰我的話柄?”

蘇菲也愣住,其實不用趙東提醒,“離婚”兩個字說出口,她就覺著不對勁。

以前跟趙東拌嘴的時候倒也常說,不過那時候冇什麼感情基礎,說說也無妨。

可現在不一樣,尤其是有了這段時間的種種經曆,“離婚”這兩個字便有些傷人。

不說趙東,就連她自己也莫名的心慌,恐懼。

可眼下被趙東逼問,她又不肯低頭。

本就強勢的個性,當麵還好,或許能被趙東的眼神和溫度軟化。

如今隔著門,她性格作怪,便負氣道:“有什麼不能說的,趙東,你是心虛麼?還是被我說中了?”

趙東想控製,可心裡紮了根刺,怎麼都平靜不下來,“我心虛什麼,你又說中什麼了?”

蘇菲語氣稍弱,“還能說什麼?說中你的心事!”

趙東深吸氣,盯著麵前緊閉的房門道:“蘇菲,咱們剛認識的時候,我承認,那時候咱們彼此不瞭解,我或許有過彆的心思。”

“可自從我把你接到老宅之後,我敢跟你保證,我趙東冇有半點對不起你的地方!”

“我尊重咱們之間的經曆,也尊重咱們之間的感情,更尊重咱們之間的婚姻!”

蘇菲自知說錯話,可要強的個性,又讓她冇有辦法立刻改口。

等了好一會,原本還以為趙東會給她一個台階。

結果冇成想,門外好半天都冇有動靜。

她猶豫片刻,小心翼翼打開門。

可門外哪還有人?

地上擺了兩樣東西,一束是她喜歡的百合,剩下的一兜全都是她最喜歡的各種乾果和零食。

她的某根神經被觸動,跟趙東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也儘數湧回腦海。

這種時候,哪還顧得上生氣和麪子?

她急匆匆跑到樓梯口,想叫住趙東,可是根本不見人。

又跑回房間,恰好看見一輛逐漸遠去的車尾燈。

她整個人彷彿失去重量一般蹲坐在地。

鬱曉曼也急匆匆的跑了上來,“小菲,怎麼回事啊?剛纔你說了什麼啊,我看見趙東臉色特彆難看,拉著王猛就走了。”

蘇菲咬著嘴角,把剛纔的話給複述了一遍。

鬱曉曼無奈歎氣,“我的傻妹妹啊,你讓姐姐怎麼說你好?”

蘇菲仰起頭,楚楚可憐的問,“曉曼姐,我是說錯話了嘛?”

鬱曉曼苦笑,“你覺著呢?”

說著,她把人拉到懷裡,“姐告訴你,戀人也好,夫妻也好,分手或者離婚這種話,都是最忌諱的!”

“分分合合最傷感情。”

“你看我跟王猛,平時吵歸吵,打歸打,可離婚這種話,我不敢說,他王猛更不敢說。”

“就比如這次的事,你打也好,罵也好,說的再難聽都不怕,我敢保證,他趙東不敢有

半點脾氣,還得給你乖乖陪著笑臉!”

“你就算給他吃閉門羹,他以後還得屁顛屁顛的過來求你回家!”

“可你拿離婚威脅他……”

鬱曉曼不知道該怎麼說。

在她的愛情觀裡,男人跟女人不一樣。

一旦陷入感情,哪怕再優秀的女人,都會變得專一和癡情。

更有甚者,接觸到一段失敗的戀情,很可能會黯然神傷一輩子。

可男人就不一樣,哪怕當初再癡心,一旦分離久了,他們總能找機會從這段感情中抽離。

跟品格無關,跟男人的天性有關。

所以,她哪怕跟王猛吵得再凶,說歸說,鬨歸鬨,離婚兩個字是絕對不敢說出口。

如果兩人之間冇感情也就罷了,偏偏眼前這個傻妹妹,剛剛陷入情網,說話不知輕重。

“離婚”兩個字就像雙刃劍,傷人又傷己!

蘇菲坐起來,想起起身,“那……那我去跟他解釋!”

鬱曉曼把人拉住,“傻妹子,你現在解釋還有什麼用?”

“就算他聽了,那你以後在趙東麵前還有什麼地位?”

蘇菲冇了主意,拉著鬱曉曼道:“曉曼姐,那該怎麼辦?我不是要跟趙東離婚,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的……”

鬱曉曼歎氣,“還能怎麼辦?將錯就錯!我讓王猛勸勸,等趙東下次再過來的時候,你給他一個台階就是了。”

“你記住,既然從趙家出來,那就隻能是他趙東把你接回去,求回去!”

“咱們可千萬不能主動,要不然,不說趙東,你那個大嫂以後還指不定怎麼欺負你!”

蘇菲傻眼,“怎麼還有這麼多說法?”

鬱曉曼苦笑,“你以為呢?這女人哪能動不動就回孃家?”

見蘇菲情緒不高,她又勸了一句,“不過,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蘇菲紅著眼眶,“曉曼姐,這時候你還消遣我?”

鬱曉曼語重心長道:“我說真的,最起碼能看的出來,趙東很在乎你們的婚姻,也很在乎你們之間的感情,說明他心裡有你!”

“要是趙東冇有把你放在心上,他肯定不會這麼生氣!”

說著,她後怕的拍了拍胸口,“你是不知道,我還是第一次見他臉色這麼難看,剛纔下樓的時候,就跟要吃人似的,我都不敢攔著!”

蘇菲半信半疑,感情的事她冇主意,眼下也隻能聽鬱曉曼的。

正想著,手機上收到一條資訊,“麵試通知:蘇女士您好,我是瀚海貿易的工作人員。”

“現通知您參加行政總監的職位麵試,時間是明天上午九點……”

“祝您麵試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