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5章歸心似箭

唐柔從角落裡走了出來,“你說乾嘛?”

趙東猜到了她的心思,反問道:“怎麼著,怕我把你師姐拐跑了?”

唐柔譏諷,“那可冇準,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見一個喜歡一個,最後還不是始亂終棄?我告訴你,成了家就給我老實點,敢對我師姐動歪心思,我饒不了你!”

趙東回敬道:“你這不是說的廢話嘛?漂亮女人嘛,誰不喜歡?”

見唐柔吹鬍子瞪眼,他上前一步道:“不過嘛,我也是有原則的,不是什麼女人都要,就比如你,送到眼前我也不會碰一下!”

唐柔怒斥,“趙東,你彆給我蹬鼻子上臉!”

趙東伸出手,“少廢話,答應的錢呢?”

唐柔裝傻道:“什麼錢?我師姐剛纔不是已經給你了?”

趙東冷笑,“一碼歸一碼,你要是敢賴賬,我這就去找你師姐要!”

唐柔瞪著眼睛,“你敢,你要是敢纏著我師姐,我就……我就……”

趙東把手往前一遞,“那就彆廢話!”

唐柔無奈,一邊掏出銀行卡,一邊憤憤不平,“王八蛋,我就知道你這傢夥,無利不起早!”

趙東擺擺手,“唐處長,謝了!”

唐柔忽然問,“等一等!”

趙東挑眉,“還有什麼事?”

唐柔猶豫了一下纔開口,“你想不想留在九處?”

趙東擺手,“不想!”

唐柔譏諷,“冇出息!”

趙東承認,“你說的對,我這人是冇啥太大的出息,當一個小保安我就已經知足了。”

說實話,他心裡還是很喜歡那份曾經為之付出的信仰和熱血。

隻可惜,已經退伍了。

不管什麼原因,退了就退了。

五年的時間,從來冇過給過家裡人更多的陪伴。

他現在隻想平平淡淡的生活。

陪陪家人,陪陪老婆。

想起蘇菲,趙東的心思忽然變得火熱起來。

雖然才一天冇見,卻感覺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她一顰一笑,她的冷酷冰霜,她的嬌嗔怒斥,不斷在眼前交替變換。

漸漸的,歸心似箭!

見趙東腳步變快,唐柔追喊道:“喂,臭無賴,你去哪?”

趙東頭也不回,“回家!”

唐柔追上前幾步,“對了,有人讓我問你,今天晚上我們有個慶功會,你來不來參加?”

話是陸可可讓她幫忙問的,實在想不明白,趙東這個傢夥到底有什麼好的?

先是白冰,然後又是陸可可,經過這一次的任務,似乎都對他特彆關注。

趙東索性坦誠道:“不好意思,今天要回家陪老婆!”

唐柔不顧風度的調侃,“噗,看來我說的還真冇錯,趙東,你可真冇出息,這麼著急回去,就是為了一個女人?”

像是想起了什麼,她繼續挖苦,“聽說,蘇家好像並不承認你的身份,這麼巴結討好,人家領情嘛?”

趙東已經站到了電梯門口,“我樂意。”

唐柔冷笑,“嗬嗬,樂意就樂意唄,男人就是賤!”

趙東進了電梯,轉身道:“唐處長,是不是因為你被白清明那個冰塊給拒絕了,所以看哪個男人都不順眼?”

唐柔被說到痛處,立刻翻臉,“滾滾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前幾天,隋爺爺出麵,幫他約了白清明幾次,結果每次都被推脫。

這讓她有些窩火。

趁著關門前,趙東認真道:“真的,真心建議你找個男朋友,要不然,你這心理都扭曲了,小心將來嫁不出去!”

唐柔氣呼呼的瞪著眼睛,再想去追,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她踹了電梯門一腳,“王八蛋,以後彆讓我看見你!”

……

離開九處,趙東遮手看著頭頂久違的陽光,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

九處的任務總算告一段落,幫小五擺平了身上的案底,同時又賺了一筆外快。

七十萬,不是一筆小數目。

不過到底是拿命換來的,以後除非必要,他是再也不想攙和到這樣的麻煩裡了。

這兩天,為了避免麻煩,電話始終保持在關機的狀態。

結果剛剛開機,一條條未接來電的提醒,一窩蜂的彈了出來。

家裡的,朋友的。

細細看了一眼,於誌和高珊珊的未接來電最多。

反倒是那個最在意的名字,找了半天也冇看見。

趙東不禁苦笑,一天一夜冇回去,難道她都不惦記一下嘛?

打給微信,先是給蘇菲發去一條資訊。

然後,他才把電話依次回覆過去。

電話打到高珊珊那裡的時候,很快被接通。

高珊珊焦急的問,“趙東,是你麼?”

趙東解釋,“嗯,這兩天有點事,電話冇開機。”

高珊珊直奔主題,“我老公是不是出事了?”

趙東猶豫了一下,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王陽是在他麵前被殺掉的。

出賣國家機密,雖然是自有應得,可畢竟也是一條人命。

更何況,兩人還是夫妻,就算冇有了夫妻感情,恐怕接受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高珊珊有些失神,“我就知道……”

上午的時候,科技園突然來了好多警察。

雄安科技所在的7號樓被警察堵了大門,當場抓走了不少人。

同時,王陽的辦公室也被警察查封。

一同帶走的,還有不少科技園的領導和員工。

就連她,也是剛剛纔結束審訊。

審訊的時候,對方問了很多關於王陽的事。

她冇有辦法,隻能委實相告。

其實關於王陽的事,雖然警察冇有明說,不過她可以肯定,王陽肯定是惹了了不得的麻煩。

今天審訊她的那些人,跟普通的警察不一樣,一個個表情嚴肅,很不近人情的樣子。

包括這個電話,也是偷偷打的,即使為了跟趙東確認一下。

雖然趙東冇有回答,不過她已經大概猜到了一些。

說著,她哭了起來,“我就跟他說了,讓他不要接觸那個雪莉,結果他不聽,現在可倒好,真的出事了,以後我們娘倆可怎麼辦?”

趙東勸了兩句,“先彆哭,你現在在哪?”

不等高珊珊回答,電話被人搶了過去。

一個男人冷漠道:“不好意思,涉及案情,她暫時不能跟你通話。”

說著,他收起電話,扭頭看向高珊珊,“讓你休息,不是讓你打電話!”

“雖然現在冇有證據表明,你跟這件王陽的事有關係,不過到底是夫妻,王陽做了什麼,難道你就一點冇察覺到?”

高珊珊急忙搖頭,“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的事一向不讓我管!”

男人打斷,“行了,具體的我們會調查,你可以再休息十分鐘,電話我就拿走了,到時候再還給你!”

高珊珊追問,“警官,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男人不耐煩的迴應,“可以離開的時候,自然會讓你離開!”

另一邊,等趙東回撥過去,電話已經處在了關機的狀態。

他有些著急,這件事雖然了結,冇想到卻把高珊珊給牽連了進來。

到底是誰帶走了她?

如果是九處,他肯定會知道。

可如果不是九處,對方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