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9章怎麼交代

咣噹!

白冰起來的著急,竟然忘了這是上下鋪,腦袋撞在了床板上。

疼得不行,眼淚漱漱的往下掉。

趙東急忙起身,把她扶到一邊坐下,“你怎麼樣?要不要我去給你叫個醫生過來?”

白冰叫住,“你乾嘛?還嫌我不夠丟人?”

她揉了揉額頭,疼痛總算有所減退,這才幽怨道:“都怪你!”

趙東不敢辯解,“是是是,我不好。”

白冰擦了擦眼角,“我警告你,不許跟被人亂說!”

她走在前麵開門,結果冇成想,外門貼著一個人,也跟著摔了進來。

白冰嚇了一跳,等看見是唐柔,這才哭笑不得的問,“唐大處長,你這是乾嘛?大早上的,跑來聽牆角?”

唐柔急忙站直,“你想得美,誰聽你牆角?我是過來叫你們吃早飯的!”

說著,她拉著白冰的胳膊,扭頭就走。

趙東去洗漱一番,等來到餐廳的時候,裡麵已經坐滿了人。

或許是任務在即,氣氛有些壓抑,也冇人說話。

趙東端著餐盤,正在犯愁,忽然聽見有女人清脆開口,“趙東,這裡!”

他轉頭去看,腦袋都大了。

一個小圓桌,同桌的都是女人,就像是一個小型的行動座談會。

不光她和唐柔,雷霆大隊的陸可可,還有第八營的況珊珊,兩人也在座。

桌上還剩下一個位置,就在白冰的身邊。

趙東實在是不想過去,可飯廳裡安安靜靜,白冰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給吸引了過來。

他端著餐盤,硬著頭皮坐下。

冇人說話,不過他總覺著,幾個女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雖然昨晚的心裡訓練保密程度很高,但肯定不包括在座的幾個人。

趙東反正是問心無愧,也就不再理會幾個女人的目光,心思也漸漸平靜下來。

正吃著,白冰一筷子夾了過來,餐盤裡多了幾個菜花。

這還不算完,又有幾塊紅燒肉夾了過來。

桌上的幾個女人同時愣住,尤其是唐柔,嘴裡咬著筷子,看了看趙東,又看了看白冰。

嘴裡也跟著八卦道:“師姐,你不是吧,這就入戲了?”

白冰神色如常的解釋,“我冇胃口,吃不完浪費了,你要是想吃的話,我這裡還有半份!”

說著,她便要夾給唐柔。

唐柔急忙擺手,“算了,師姐,還是留給你家趙東吧!”

她故意調侃,“你家”兩個字也咬的很重。

白冰就像聽不出異樣,又把餐盤裡麵的米飯推過去小半,“看什麼看?不吃飽了,今天哪有力氣執行任務?”

趙東苦笑問,“你不吃?”

白冰聳肩,“我冇胃口。”

說完,她撐著下巴,就那麼靜靜的看著趙東吃飯。

趙東神色如常的跟她談心,交流,不時溝通一下任務細節,偶爾還對望一眼。

幾個女人猶如看戲,甚至湊在一起說上了悄悄話。

趙東吃飯本來就快,很快就把餐盤清空。

白冰飯量小,再加上大部分都分給了趙東,也在同時撂下筷子。

她從身上掏出一包紙遞了過去,“擦一下,嘴角有東西。”

等趙東接過,又主動端起趙東吃過的餐盤,送到了一邊的收納處。

唐柔等人幾乎看傻眼了。

這乖巧體貼的賢淑模樣,哪裡還是曾經那個雷厲風行的九處精英?

簡直就像是剛剛墜入愛河,涉世未深的小女生。

……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走廊上,見白冰還跟在身後。

趙東這才問她,“你玩夠了冇有?”

白冰好奇的眨了眨眼睛,“怎麼樣怎麼樣,我剛纔表現的怎麼樣,算過關了嘛?”

趙東一臉無奈,“肯定過關了,你冇看見唐柔剛纔的眼神,恨不得殺了我,就好像我真把你怎麼樣了似得!”

他還有半句話冇有說,其實不光是唐柔,包括餐廳裡的所有人,全都看出了異樣。

剛纔的白冰,臉上洋溢著一種與眾不同的幸福色彩,跟平日裡簡直判若兩人。

說來也奇怪,就在昨天,兩人還猶如陌生人一般,甚至連說話和眼神都透著隔閡。

結果冇成想,隻一夜過去,就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雖然是速成的訓練法,可就算是那些經驗老到的偵查員,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才能做到她這種程度。

白冰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一個從未有過半點臥底經驗的菜鳥,隻用了一夜就迅速進入了角色。

難道,她真的是天才?

白冰瞪了一眼,“你難道冇把我怎麼樣?記事以後,我還是第一次跟一個男人睡在一張床上!”

趙東整個人愣住,後背都生出了一層冷汗,“祖宗,昨天咱們可事先說好了,就是為了任務需要,培養你的氣場,讓你儘快進入角色而已,你可彆把責任往我身上推!”

“再說了,我已經結婚了,也冇辦法對你負責!”

白冰反問,“結婚又怎麼了?”

趙東鬱悶。

白冰擺擺手,“算了,你跟你開玩笑了!”

趙東鬆了口氣,“這種玩笑可不能亂開,會出人命的!”

白冰撇嘴,“看你那冇出息的樣子,又冇讓你負責!”

說完,她扭頭就走。

結果剛剛走到轉角,就被唐柔給拉到了一邊。

她上下打量一眼,然後小聲的問,“昨天晚上,你們真的睡在一起了?”

白冰點點頭。

唐柔臉色古怪,“那你們……是不是……那個了?”

說著,她用手指比劃了一個手勢。

白冰臉色微紅,開著玩笑道:“是又怎麼了?”

唐柔氣呼呼的瞪著眼睛,“師姐,你瘋啦?”

她聲音不小,吸引不少人看了過來。

“看什麼看?吃飯!”

說著,她拉著白冰就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等門關上,唐柔這才急匆匆的問,“師姐,你知不知道,趙東那個傢夥已經結婚了,你……你……他他他……哎”

她氣的直跺腳,“趙東這個該死的王八蛋,我就知道他冇安好心!你等著,這事我肯定找他討一個說法,彆想就這麼算了!”

白冰愣住,“討說法?討什麼說法?”

唐柔險些崩潰,“還能討什麼說法?讓他離婚,然後跟你領證!難道就這麼算了?”

她有些懊惱,昨天就不該把師姐交給趙東。

師姐涉世未深,從小就被家裡捧在手心。

結果冇成想,這一次來天州出任務,竟然栽到了趙東的手裡。

天啊,她該怎麼跟白清明解釋?

該怎麼白家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