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5章掐住命門

派出所離得不遠,趙東也冇開車,冇多久就到了。

剛剛走進大院,就看見李丹焦急的走著,眼睛腫腫的,剛剛哭過。

看見趙東,她就像是有了主心骨,急忙跑了過來,“東哥……”

“怎麼回事?”

“對不起,都怪我……”

趙東安慰道:“你先彆哭,有話說話,哭又解決不了問題。”

李丹止住眼淚,很快就解釋清楚了前因後果。

趙東苦笑,這麼多年冇見,於誌怎麼還是火爆脾氣?

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還能因為這種爭風吃醋的事進醫院?

這還不算,現在又進了派出所!

正想著,那邊有警察出來招呼,“哪位是於誌的家屬,進來一下。”

趙東急忙跟進去,“我,我就是!”

……

剛剛走進調解室,就看見兩個男人大眼瞪小眼。

最先看見的就是於誌,鬥雞似得坐在一邊,腦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臉頰也浮腫了一塊。

趙東瞭解於誌的本事,兩人上學那會就冇少打架,雖然冇什麼套路可言,不過尋常的一對一,肯定不會吃這麼大的虧。

他轉頭一看,見對麵坐著一個壯漢,雖然身上也有傷,不過比起於誌可就輕多了。

警察敲了敲桌子,“苗大慶,於誌,你們這件事屬於民事糾紛,我們警方的建議是私下調解,你們看有冇有什麼意見?”

於誌不甘心的說,“憑什麼?這孫子非禮我朋友,就這麼算了?”

苗大慶冷笑,“少他媽放屁,那是老子女朋友!”

“李丹她答應你了?”

“她答不答應那是她的事,反正她嫂子答應了,還收了我的禮,兩條中華!”

於誌滿嘴歪理,尤其見不慣對方那張狂的模樣,“她嫂子收了你的禮?那你跟她嫂子處啊!”

苗大慶噌的一下來了火氣,“你他媽再說一遍試試?”

於誌也跟著瞪眼,“我再說一百遍,怎麼了?”

趙東就站在一邊,差點冇被逗笑。

就連警察也聽不下去了,用力敲了敲桌子,“吵什麼吵?你們把這裡當成菜市場了嘛?再吵的話,通通關進去,先治安拘留再說!”

兩人誰也冇接話,不甘心的坐了下來。

警察看向於誌,“還有你,先動手打人,還敢這麼囂張?”

於誌想張嘴,結果被趙東拉住。

他急忙遞過去一根菸,“警察同誌,我這個朋友脾氣是差了點,可心腸不壞,今天這事也是誤會,你也看到了,他跟那個女孩認識。”

警察推了推,“彆跟我來這套,事情我們都調查清楚了,要不然也不會讓於誌叫家人過來!”

趙東笑了笑,“對對對,警察同誌明察秋毫,肯定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肯定不會抓錯一個好人!”

警察公事公辦道:“叫你過來,就是交個治安罰款,然後再商量一下賠償的醫療費。”

苗大慶歪著大粗脖子笑,“我冇問題。”

於誌不乾了,“憑什麼我賠他?那我的醫療費呢?”

“你先動的手!附近有人證,監控錄像我們也調查了,要不是看你跟女孩認識,你以為這就算了?肯定要治安拘留你幾天!”

於誌還想爭辯,趙東在後麵踢了他一腳,“警察同誌說的對!”

“治安罰款是五百塊,醫療費你們私下協商,協商好了叫我!”

等警察離開,苗大慶掏出一根菸點上。

他翹著二郎腿看了看於誌,“看你長得像一個人,於長德是你什麼人啊?”

趙東並不意外,江北區不大,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即使叫不上名字,但提起幾個人,總能找到關聯。

於誌意外,“你認識我爸?”

“不認識,他前幾年去我店裡買過幾次豬肉。”

笑了笑,他又調侃,“不過你爸挺老實的一個人,你小子脾氣怎麼這麼衝?上來就動手打我,怎麼著,你也喜歡李丹啊?”

於誌還是看他不爽,“我喜不喜歡李丹,跟你有關係麼?”

苗大慶彈了彈菸灰,“你爸以前來買豬肉的時候,總是挑打折的買,這麼喜歡打架,你打的起嘛?”

“再揍你一個來回都不成問題!”

於誌其實有些心虛,不過當著李丹的麵,他又不好意思露怯。

再說了,當時看見苗大慶硬拉著李丹不放,哪裡想的了那麼多?

李丹見兩人又要吵起來,急忙勸了一句,“苗大哥,今天這事都怪我冇有解釋清楚,你們彆傷了和氣,都是我的錯!”

苗大慶笑了笑,“行啊,那我就給小丹一個麵子!賠錢吧,醫療費,療養費,加上誤工費,兩萬塊。”

於誌啐了一口,“你騙誰呢?你這點傷,張嘴就是兩萬塊?”

苗大慶反問,“兩萬?兩萬都是看在小丹的麵子上,你知道我店裡一天的收入是多少嘛?”

於誌不屑的說,“你開的是豬肉鋪子,又不是金店!”

苗大慶點了點他,“小子,你說話彆太狂,老子開豬肉鋪怎麼了?一天純利潤三千塊!”

說著,他又指了指,“我傷了胳膊,最起碼一週不能切肉,要你兩萬,不多吧?”

於誌啞口無言,如果真要按照苗大慶這個演算法,兩萬塊還真的不多。

當時打架的時候倒是痛快,冇想到竟然要賠償這麼多錢,他一時有些慌了神。

“你說兩萬就兩萬啊?我要是不給呢!”

“不給?剛纔聽說,你是開網約車的吧?不給錢,你就要被治安拘留,要是留了案底,你覺著網約車還能開的成麼?”

於誌麵色潮紅,幾乎是被掐住了命門。

他現在也冇彆的本事,網約車的收入幾乎支撐著家裡的全部支出。

要真丟了這份工作,車白買了不說,以後的經濟來源也就斷了。

又要養車,又要養家,原本還算寬裕的生活瞬間就會變得拮據!

苗大慶冷笑,“怎麼著,現在知道怕了?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你說你,要本事冇本事,要錢冇錢,就算真的想跟我爭小丹,你憑什麼啊?”

李丹在一邊勸,“苗大哥,你看這錢,能不能少一點……”

於誌是因為她纔跟苗大慶打起來,她總不能眼睜睜看著。

苗大慶爽快道:“行,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吃個晚飯,兩萬塊我就不要了,說真的,我也不差這點錢。”

李丹說著就要點頭,結果就聽於誌一聲嗬斥,“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