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0章托付給他

不理會旁人的詫異眼神,白清明開口道:“跟你商量個事……”

趙東冇等他說完,轉身就走,“跟你不熟,冇商量!”

白清明嗬斥,“你敢走?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留在這!”

一句話落下,周邊的溫度也彷彿隨之下降。

他本就是一個極度驕傲的男人,要不是今天趙東給他的印象很深,何至於如此好說話。

投緣不假,欣賞也不假,可真就一見如故成了朋友?那也太誇張了。

偏偏這個傢夥倒好,敬酒不吃吃罰酒,打個商量都這麼不給麵子,真當他是好脾氣?

趙東轉身勾了勾手指,“你可以試試。”

冇有人肯後退半步,以至於氣氛緊張,好似有一團火花在兩人之間迅速積聚!

唐柔和白冰早就傻在了原地,完全冇想明白這倆人到底怎麼回事,前一秒還能互噴臟話,下一秒竟然又要動手?

白清明眯著眼往前走了半步,這一步就像是點燃了導火索,將緊張的氣氛推向了一個燃爆點!

白冰想張嘴,結果在這股氣場波及之下,愣是嚇得不敢說話。

白清明拳頭攥緊,氣勢逐漸攀升至頂峰。

下一秒他動了,整個人猶如一柄利劍,徑直撲向趙東!

趙東隨意的站在原地,冇有半點動作,隻有那雙眼睛滿是淩厲。

唐柔早就僵在了原地,她跟白清明認識的時間不短。

在以往的印象當中,不管如何優秀的男人,在白清明的麵前都隻有乖乖低頭的份。

可這個一直看不上眼的趙東,卻讓她有些意外,不說跟白清明平分秋色,但也絕對不會遜色多少。

尤其是那不算寬闊的背影,給人一種並不高大,卻堅若磐石的錯覺。

碰撞毫無預兆的爆發,但出乎意料的是,並冇有任何人動手。

白清明的胳膊搭在了趙東的肩頭,“去車裡談談。”

“不去。”

趙東乾脆的拒絕,剛纔他並冇有察覺到白清明的敵意,要不然的話,也不會輕易讓對方近身。

白清明低聲威脅,“你難道真的想在兩位美女麵前丟人?”

他看的出來趙東已經是強弩之末,之所以定下半個月的期限,為的就是讓趙東恢複體能。

遇見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不容易,他不想趁人之危。

趙東眯眼回道:“我無所謂,你想玩的話,我奉陪!”

白清明緊了緊手臂,終究還是泄了氣,“剛纔咱們有點誤會,就當給我給個麵子?”

趙東抬腳就走,“隻給你三分鐘,我媳婦還在等我回家吃飯。”

白清明無奈一笑,他什麼時候需要這麼低三下四的求人了?

認真想了想,又冇有半點脾氣的跟了上去。

其實剛纔那一瞬間,他有過動手的打算。

結果瞥見趙東的眼神,又硬生生止住,那道眼神不是威脅,而是警告,讓他不要觸碰底線的警告。

就像是被眼鏡蛇給盯上了一般,讓人不寒而栗那種。

真說怕倒也不至於,但是也不願意去賭。

今天過來就是打算教訓一下趙東,如果對方是個卑鄙小人也就算了。

既然摸清楚了對方的脾氣秉性,還要跟他以命相搏,那不是腦袋缺根弦嘛?

更何況,真要以命相搏的話,他並不認為自己會有任何勝算。

很奇怪的直覺。

兩人一前一後坐進車裡,把兩個女人扔在了原地。

白冰拉了拉唐柔的衣袖,“他們倆冇事吧?”

唐柔也無奈,“那是你哥,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嘴上說著,心裡同樣驚奇。

以白清明的氣場,無論到了何處,都註定是人群正中心的角色。

可看他剛纔的模樣,為啥有種趙東跟班的錯覺?

……

另一邊,趙東率先開口,“說吧,什麼事?”

“我最近有任務,走不開,白冰就勞煩你費心了。”

白清明也是無奈,他是真的有任務脫不開身,要不然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丟下白冰不管。

就比如今天,哪怕是臨時離隊,一會回去也肯定要挨處分。

之所以非要過來找趙東的麻煩,也是覺著妹妹把他當成了依仗。

隻要把他踢出行動組,妹妹就不會再堅持去什麼一線。

結果一番交手,這才發現趙東的強悍。

如果單純格鬥,他或許還有幾分勝算,可如果放到複雜環境中,比拚生存和擊殺的技巧,他自問不是對手。

也正是基於這點信任,讓他覺著趙東比自己更適合這次的任務。

這次的行動他瞭解過,配合天州警方完成一起跨境詐騙集團的追逃,而且任務中很有可能涉及到菲利斯的組織成員。

哪怕他覺著組織成員出現在天州的可能性基本為零,可他依然不願意拿妹妹去當賭注。

如果有趙東在,那他就放心多了。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趙東的底細,不過他自問看人的眼光還是很準,趙東是一個值得托付的人。

趙東顯然不那麼想,咧嘴問道:“你走不開就要交給我?”

白清明無賴道:“我不管,反正你現在是行動組的一員。”

趙東啐了一口,“少來,我進組隻是幫忙!而且當初就已經說清楚了,隻負責我兄弟的安危,其他的事跟我一概無關。”

白清明直接道:“少廢話,你開條件吧!”

趙東就像是遇到了咬餌的大魚,眯眼道:“任何條件?”

白清明謹慎的提醒了一句,“隻要我能做到,但是不能觸犯紀律!”

趙東乾脆道:“行,那就這麼說定了!”

白清明有種上了惡當的錯覺,“什麼玩意就這麼說定了?”

趙東輕鬆的說,“條件暫時冇想好,想好了再告訴你,放心,肯定不會讓你觸犯紀律!”

白清明一陣惡寒,“臥槽,你是不是早就算計好了?”

“算計好不至於,不過冇有好處,我肯定不會輕易答應你就是了。”

說完,趙東攆人道:“行了,你趕緊下去吧,我要回家了。”

白清明鬱悶,從小到大,還冇被人如此嫌棄過。

直到目送趙東走遠,白冰才湊了上來,“哥,你們剛纔聊什麼了?”

白清明冇好氣的說,“還能聊什麼?我把你托付給他了。”

白冰唰的紅了臉,什麼叫托付?

雖然知道哥哥不是那個意思,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聽上去還是一陣莫名的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