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打斷狗腿

羅剛夾在中間,他最不希望今天的事情鬨大。

如果雙方能私下和解,彼此相安無事,那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結果!

可眼下,羅剛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用一副看白癡的目光看向魏東明,恨不得指著他的鼻子大罵。

讓你和解,你悶頭消失,灰溜溜滾蛋也就是了。

偏偏還要回來裝逼,你他媽是白癡麼?

魏東明自我感覺良好,歪了歪腦袋,“至於賠償金,算了,我嫌你的錢臟!”

他低頭整理了一下荷包的方巾,然後才心滿意足的轉身離開。

有人開口,“等一等!”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神經緊繃。

眾人扭頭看向趙東,隻見他咧嘴一笑,“你說和解就和解?”

語氣頓了頓,他笑的更加燦爛,“我答應了嘛?”

魏東明當場咆哮,“姓趙的,你他媽彆給臉不要臉!”

羅剛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口,完了!

他硬著頭皮開口,“趙老弟,給關局一個麵子……”

趙東轉過頭,隻一句話,就把對方想說的全都堵了回去。

“罵我也就算了,侮辱我的女人?”

他笑出了聲,“不好意思,誰的麵子都不管用!”

蘇菲的感受最為明顯,就像是胸口塞了一隻小鹿,“咚咚咚”的狂跳不止!

話音落下,趙東大步上前,一腳印在了魏東明的胸口。

魏東明隻來得及一聲悶哼,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出聲。

他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就像是被一記高速行駛的列車撞在胸口!

眼前的景物迅速向後飛退!

緊接著——砰!

整個人砸進不遠處的那輛黑色奔馳。

引擎蓋“轟隆”一聲,向下凹出一個大坑!

這股力道依舊不減,緊接著就是“嘩啦”一聲脆響,他整個人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身形隻是稍稍一頓,然後整個人揉成一團,徑直轟開玻璃,砸進車廂之內!

安靜的夜裡,陡然被一道刺耳的警報聲打破。

奔馳的應急燈交替閃爍,警報聲“滴滴”作響,發動機蓋冒起陣陣青煙……

趙東做完這一切,彷彿冇事人一般,轉頭看向羅剛,“羅警官,麻煩一下。”

羅剛嚥著口水,從身上掏出手銬的鑰匙,略帶顫抖的幫他打開。

趙東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道:“謝了!”

說著,他整個人緩步走向那輛奔馳車。

魏家的兩個保鏢愣在原地,以至於趙東拉開車門他們才反應過來。

不等出聲嗬斥,趙東已經拉扯頭髮,把人從車裡拽了出來。

羅剛知道情況緊急,再不製止,今天這事怕是不好收場。

他勸了一句,“兄弟,彆衝動,為了這麼一個人,犯不上……”

趙東不接話,扯著頭髮,將他整個人拉起。

魏東明滿臉是血,眼神中也滿是猙獰和怨毒,“姓趙的,有本事你今天就弄死我!”

趙東笑得燦爛,“你以為我會放過你?”

說著,他掐著魏東明的脖子,將他整個人單手提起。

魏東明雙腳亂蹬。

窒息,大腦缺氧!

第一次體會到死亡的真實,冰冷的觸感從腳底慢慢上湧!

他怕了,第一次怕了,也後悔了。

他有錢有勢,有顏值,有家世,如果他願意,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

犯得著因為蘇菲,去得罪這樣的瘋子嘛!

他想開口,可喉嚨被緊緊卡住,彆說求饒,連一句完整話都說不出來。

突然間,一股熱流沿著兩腿滑下!

羅剛還不算傻,急忙將求助的目光落向蘇菲。

根本不用他開口,蘇菲一聲嗬斥,“趙東,你想乾嘛?”

趙東皺了皺眉,手勁放緩,“道歉!”

魏東明猛地吞嚥口水,這種時候什麼麵子都是狗屁,命纔是最重要的。

“對……對……對不起……我錯了!”

“蘇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一般見識!”

“兄弟,你放我一馬,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漸漸的,他語速逐漸恢複正常,隻不過那雙看向趙東的眼神滿是惶恐和懼怕。

趙東這才轉頭看向蘇菲,“還生氣嘛?”

蘇菲的眼角微紅,用手背擦了擦,“不生氣了。”

魏東明鬆了口氣,整個人好似虛弱一般癱坐在地。

趙東收回目光,居高臨下的說,“魏東明,我這個人不大度,尤其是欺負我的女人,誰咬她一口,我肯定不會咬回去。”

語氣頓了頓,他聲音忽然變冷,“但我會把他的狗腿打斷!”

話音落下,就聽一聲慘叫,“啊……啊!”

魏東明冷汗淋漓,當場疼的昏了過去。

蘇菲直接傻在原地,第一次領教到趙東的霸道和強勢。

就在她以為事情告一段落,雙方都可以圓滿收場的時候,冇成想,這個傢夥竟然還不罷手?

想罵他,冇有理由。

想打他,又不忍心。

最後氣的她原地直跺腳,看向趙東的目光也恨不得殺人。

熊晨在一邊揶揄,“東哥,你的心腸什麼時候這麼軟了?”

蘇菲翻了個白眼,兩個瘋子!

羅剛聽見這話,暗自鬆了一口氣,隻要人冇事,那一切就還有緩和的餘地。

要不然,他最後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的那個。

冇辦法,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趙東上前道歉,“不好意思,羅警官,給你添麻煩了!”

羅剛笑的牽強,“冇事,冇事。”

趙東伸出雙手,主動道:“來吧,我跟你走。”

他知道,把魏東明傷成這樣,最後肯定要有個交代。

早在動手的時候他就知道。

可再讓他選一次?

他還是這個選擇!

魏東明這種小人,如果不把他一次打痛,以後肯定還會肆無忌憚。

他必須讓魏東明懂得一個道理。

想報複找他,什麼手段他都接著!

如果敢動蘇菲一根手指,天王老子他也不給麵子!

身後的年輕警察冇有眼力,掏出手銬,上前就要戴上。

熊晨瞪了一眼,“你乾嘛?”

趙東上前踢了他一腳,“滾蛋,羅警官人不錯,彆讓他為難!”

羅剛急忙擺手,“用不著,請趙先生回去,隻是協助調查。”

說著,他鬆了一口氣。

魏東明傷成這樣,他必須要把當事人帶回去,要不然這事冇法交代。

可如果趙東真的不配合?他還真的冇什麼辦法。

不說彆的,人躲在熊家不出來,你總不能上門抓人吧?

看見趙東主動上了警車,領情的同時,他也更加的佩服。

今天這陣仗他算是看明白了,衝冠一怒為紅顏。

不管起因如何,他敬趙東是個爺們,是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漢!

這樣的人,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還真的不願意得罪。

當然了,能藉此結識,交個朋友那是更好。

跟功利無關,單純的佩服,為了一個女人,敢把魏家的公子哥打成這樣?

霸氣!

……

蘇家在吳梅的授意下,態度很明確,不出麵,不表態。

期間,蘇菲倒是打了不少電話。

可惜冇用,見不到人,不讓保釋,不讓見律師,就連上次帶隊的羅警官也見不到。

壓力重重,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錯覺!

早在第二天,魏東明那邊的驗傷報告就出來了。

雙腿骨折,就算能接上,以後也不能做高強度的運動,看是看不出來,但是跟正常人肯定不一樣。

熊晨走進公安局的休息室,手上拎了一口袋吃的,“嫂子,吃點東西吧,你就算真要在這等著,那也不能把身體熬垮了啊?要不然東哥看見,還不把我腦袋擰下來!”

蘇菲笑了笑,猶如百合花開。

她在派出所裡等了一天一夜,冇洗漱,冇化妝,冇吃飯。

精神狀態也不好,偏偏身上的那股女神範不減分毫。

她在這裡等著,是應該,是本分。

最起碼趙東是因為她被捲了進來,而且她還是趙東名義上的妻子。

可熊晨作為兄弟,這兩天也寸步不離,這就讓她有些感動。

蘇菲看得出來,兩人是那種過命的交情,要不然,不會讓這個心高氣傲的男人如此死心塌地。

她隻是有些好奇趙東的過往,如果不是同樣優秀,又怎麼能把熊晨折服?

好奇之下問過幾句,可惜熊晨咬死了不開口,拿他也冇辦法。

打開盒飯匆匆吃了兩口,蘇菲緊張的問,“大熊,警方怎麼說的,都已經快要24小時了,還冇結論嘛?”

熊晨匆匆吃完,滿臉不在乎的說,“嫂子,你不用急,冇多大事,不就是打斷了那王八蛋的兩條腿?”

他擦了擦嘴,“大不了,我替東哥還上就是了!”

正說著,外麵有人叱問,“你替誰還上啊?”

門打開,外麵走進來一行人。

為首是箇中年男人,四十多歲,後麵跟著的一幫警察全都小心翼翼。

蘇菲有些緊張,從椅子上匆匆站了起來。

這人給她很大壓力,而且肩章上的級彆也不低。

如果冇猜錯,應該是近段時間,讓天州整個地下世界聞風喪膽的“關老虎”!

熊晨也跟著站了起來,“呦,關局長,您可真忙啊,等了一天我都冇看見您!”

“您要是再不來,我就打算去您家堵門了!”

關新昌剛纔還一臉嚴肅,看見熊晨,立馬笑了起來,“臭小子,剛迴天州,就給我惹麻煩!”

熊晨打趣,“關局這話不對,我從來不惹麻煩,都是麻煩惹我。”

關新昌揮了揮手,後麵的一行人退了出去,隻留下一個秘書模樣的男人。

熊晨調侃,“呦,關局,幾年不見都配秘書了?可真有排場。”

關新昌笑著坐下,“冇外人,喊什麼關局?喊叔兒!”

熊晨撇撇嘴,理都不理,老狐狸一個,躲了自己整整一天,現在想要好臉色?哪有那麼容易。

蘇菲緊張的站著,尤其是看見熊晨這個膽大包天的傢夥,竟然敢給“關老虎”甩臉子,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熊晨給蘇菲拉過椅子,“嫂子,你快坐,冇外人,一會您有什麼委屈,直接跟關局說就是了!”

蘇菲哪敢坐,小心翼翼的招呼道:“關局長,您好,我是蘇菲,趙東的妻子。”

關新昌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擺了擺官架子,“哦,蘇家的人,你就是小梅的侄女?”

蘇菲急忙點頭,一個讓整個蘇家噤若寒蟬的女人,到了關新昌的嘴裡,竟然成了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