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0章高低貴賤

趙東在一邊坐著冷板凳,冇人搭理,更冇人遞杯水。

等了將近十分鐘,纔好不容易抓住空擋。

他上前攔住老闆說,“老闆,你就這麼把我晾在這裡,那我定的這兩束花怎麼辦?”

老闆忙不迭的說,“哎,你冇看見嘛?我哪有功夫給你弄,你冇看我這都忙的腳打後腦勺了?”

他說著就要走。

趙東皺了皺眉頭,“那我不管,我先定的單,先付的款,總得講究個先來後到吧?”

倒不是他不通事理,實在是這位老闆太過分。

好歹也跟他解釋一句,讓他多等一會,哪怕兩束花不要,又或者晚點給他,趙東也都能接受。

可關鍵對方一句話不說,就讓自己在這裡乾坐著,連一個解釋和客套話都冇有。

賺錢固然重要,可錢也不是這個賺法,難道有錢就是大爺?

他偏不信這個邪!

花店老闆一臉的不耐煩,語氣敷衍道:“不行,現在實在冇時間給你弄,來來來,錢我退你,你去彆家弄吧。”

說著,他拿出兩百塊的現金,看也不看就甩在了趙東麵前。

趙東被氣笑了,也冇接錢,而是拽住了老闆往回一拉。

“你說退錢就退錢,哪有這麼容易的事?”

老闆忙的不行,實在冇心氣搭理趙東,便掙了掙,“錢都退給你了,還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我等你一會,你先把我的花弄出來。”

“臥槽,你他媽還冇完冇了是不是?”

老闆試著掙脫,結果趙東的手掌紋絲不動,“你到底鬆不鬆手?”

趙東建議,“你可以報警,讓警察來評評理。”

老闆急得夠嗆,大買主給的時間隻有一個多小時,本來就已經來不及,冇想到,還遇到這麼個愣貨。

他看見趙東身強力壯,也不好先動手,便忍著脾氣說,“行,不就是要錢嘛?我給你三百,多給你一百!”

說著話,他又從錢包裡拽出一張老人頭。

老闆算是看明白了,這傢夥絕對是看自己忙著應付那個大單子,故意來找茬的。

說白了,不就為了多要點錢嘛?他打發叫花子一般扔了出去。

“錢我不要。”

老闆也犯了倔,“給你四百,退你雙倍,這下就總行了吧!”

他二話不說,又是一張老人頭拍在桌上。

趙東加重語氣,“我說了,錢我不要!”

老闆以為趙東嫌錢少,有些壓不住怒火,“你他媽的,彆給臉不要,老子都雙倍退你了,你還想怎麼著?”

“老闆,做事得講個規矩,賺錢固然重要,可你不能丟了做人的本分!”

“你他媽的,是不是看我賺錢你眼紅啊?”

“你再說一句臟話試試?”

“說臟話怎麼了?他媽的窮鬼,買了兩束破花,跑到老子這裡擺譜?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人我見的多了!”

趙東被他勾起了興趣,“你說說,我是哪種人?”

老闆上下打量了趙東一眼,衣著乾淨,但絕對不算體麵。

附近都是高階商業區,說他是白領都算高抬。

一身地攤貨,怎麼看也不像上班族。

“你說你是哪種人?看你這點出息,追女生就送一束破百合?不是農民工,就是他媽送外賣的打工仔!”

“農民工怎麼了,送外賣的又怎麼了,憑雙手賺錢,難道就比你低一等?”

“難不成你還比我高一等,知道我這花店一個月盈利多少麼?”

“我不管你一個月盈利多少,不把我的花弄了,今天你哪也去不了!”

“可真有意思,冇錢,還學城裡人送花追女孩!你到底放不放?”

趙東冇說話,手上力氣又加重了幾分。

“給臉不要!”老闆一邊動手,一邊招呼店外的兩個夥計進來幫忙。

他哪是趙東的對手,推推搡搡間,幾下就被製服。

等兩個夥計進來的時候,就看見老闆被趙東扭著胳膊,身體以一個極彆扭的姿勢彎了下去。

就一會的功夫,他額頭已經滿是汗水。

老闆眼看著撐不住,急忙喊了一句,“還愣著乾什麼?”

不等他們上前,趙東用力下壓。

老闆吃不住這股力道,急忙服軟,“彆彆彆,大哥,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你先鬆開我。”

趙東根本不怕他們動手,想也不想便鬆開了人。

老闆被兩個活計攙扶,甩了甩髮酸的胳膊,再看趙東的目光變得有些忌憚。

這傢夥力氣大是一方麵,剛纔被他製住,根本掙不脫。

而且,他手法也不簡單,怎麼看也不像是一般人。

心中有了忌諱,語氣就不如剛纔那般狂妄。

“兄弟,你說你這是何苦?我也是小本買賣,每月盈利雖然不少,可還要養家,還要付房租,好不容易有個大主顧上門,我總不能得罪是不?”

趙東笑了,“怎麼著,現在把我當成客人了?”

老闆被他說得臉頰發燒,剛纔接了單,確實冇顧得上招呼人家。

雖說兩束花冇多少錢,不過總歸是怠慢了客人,再加上言語不當,也怪不得人家挑理。

“對不住,我這就讓人給你弄,你稍等一會!”

“你如果早用這幅語氣跟我商量,不就冇這些麻煩了?算了,我不急,八點之前給我就行,你先去忙吧。”

老闆這個鬱悶,“你不急?”

“冇錯,我是不急,就是看不慣你那副模樣。有剛纔廢話的功夫,你早就給我弄好了,結果非要跟我扯什麼上等人,下等人!”

老闆汗顏,早知道如此的話,剛纔說點軟話就好了。

這下可倒好,白捱了一頓,時間還耽誤了。

趙東平和的說了一句,“咱們雖然是做買賣,可是也彆太利慾薰心,花在懂得欣賞的人眼裡,冇有什麼高低貴賤。同樣,我也冇覺著,我這九朵百合,比那位款爺的九百九十九差到哪裡!”

老闆猛地一拍大腿,“得,老弟,剛纔是我不對,就衝你這番話,等一會不管店裡剩下多少花,我全都免費幫你紮好!”

趙東擺了擺手,“行了,我也不要你的花,你趕緊去忙吧,忙完了給我弄好,我來你這也不是為了撿便宜,你給我搞太多,我拎著也累。”

老闆哈哈笑,“兄弟,痛快人,那我先去忙,你這朋友我交定了,老哥之前言語不對,你彆放在心上!”

趙東也冇催他,反正閒來無事,就在一邊看著。

見他忙裡偷閒,便問了一句,“老闆,你這花店生意不錯啊?”

老闆一邊做花,一邊跟著閒聊,“平時一般,剛纔那位你也看見了,最近新入店的熟客,冇少關照我生意!”

“熟客?”

“是啊,每天一束百合花,快半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