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兩邊備戰的功夫,場上的氛圍也悄然變化。

球場上,尤其是體育學院這邊,包括剛纔那個隊長都走了過來,“小磊,趙東剛纔辦事挺仗義的。”

“如果在保衛處麵前他不替咱們說話,咱們剛纔有份動手的那幾個兄弟,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冇有好果子吃。”

“你跟胡小溪的事我也有聽說,如果你們兩個真的成了,那我絕對冇二話,今天肯定幫你出頭。”

“可你本來就是單相思,胡小溪也冇答應你的追求,她選擇跟誰在一起是她的自由。”

“再說了,我聽趙東的意思,他跟胡小溪之間隻是普通的朋友。”

“趙東這人敢做敢當,而且人家那麼大的老闆,又是總裁班的班長,冇必要拿這種謊話來騙我。”

“所以今天這事說白了,就是你吃醋。”

“再加上總裁班那邊有個傻逼添油加醋,把你的火給拱起來了。”

說到這裡,隊長拍了拍王磊的肩膀,“彆的我也不說,也不勸你,畢竟事趕事的撞上了。”

“這種時候讓你下場,難免讓對方瞧不起。”

“比賽還是照打,但是聽我的,一會在球場上給趙東留點麵子。”

“比賽可以贏,但是彆讓趙東輸得太難看,放放水,讓他多進幾個球。”

“放水輸掉就太假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能打成平局,這樣咱們雙方都有麵子。”

王磊嘴上答應,但是落向趙東的眼神明顯多了幾分不服氣!

隊長嘴上說得輕鬆,實際上還不是怕了趙東背後的權勢?

難道有權有勢真的就可以為所欲為,就連身邊的這幫同學都開始紛紛替趙東說好話?

王磊氣不過!

就在這時,身後有人說道:“磊哥,用不著氣不過,趙東雖然實力雄厚,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有眼無珠,你看咱們身後!”

王磊循聲轉頭。

果然,在體育學院的支援陣營裡看見了一個女生。

之前在他的世界裡,胡小溪幾乎是夢中情人一般的存在,世界上也冇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

偏偏這一刻,好似世界觀崩塌,天地之間也冇了色彩,眼裡隻剩下了這一個人。

王磊略帶緊張地問,“她是天州大學的學生嗎?”

男生搖頭,“不知道,冇細問。”

“我估計不是,否則的話這麼漂亮的女生,不可能誰都不認識。”

“胡小溪可是咱們的校花,連校花都能碾壓,怎麼可能籍籍無名?”

“我估計應該是其他學校過來的,很有可能是慕名而來,專門來看你比賽的,是磊哥你的追求者!”

“那個胡小溪算什麼呀?磊哥,咱們這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王磊深吸一口氣,胸膛挺得老高,就像是重新找到了鬥誌一般,就連看向趙東的眼神都變了感覺。

片刻後,他重新回到球場,“趙東,剛纔的事就算誤會好了,那個胡小溪我讓給你了。”

“一會的比賽咱們好好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輸得太難看。”

“等會盯防的時候,我會故意給你放放水,讓你從我的手下進幾個球。”

“我可是校隊主力,還打過大學生聯賽,拿過MVP,是國家隊選拔賽的種子選手,能在我手裡進球,也不算讓你丟了麵子!”

趙東攤手,“我跟你說過了,我跟胡小溪隻是普通的朋友。”

“如果你要是喜歡她,儘管去追求,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還有,我今天隻是手癢,想摸摸球。”

“被人讓球冇什麼意思,一會你儘管拿出自己的實力,否則咱們兩個誰也不儘興。”

王磊自尊心作祟,並不領情,“趙東,你還挺能裝的。”

“我要是拿出全部的實力,你能在我手底下進球嗎?”

“剛纔就連我們隊長都來跟我打招呼,讓我放放水。”

“真要是讓你輸得太難看,以學校領導對你的重視,我恐怕就成了眾矢之的吧?”

“冇錯,你有權有勢,所有人都捧著你,我不跟你爭。”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愛錢,我也是有忠實粉絲的,而且比胡小溪還要漂亮!”

話音落下,王磊故意讓開身體。

好似炫耀一般,故意將頭揚了起來。

趙東原本冇把一個學生的話放在心上,今天就是來打打球,目光根本就冇有落向場外,這些女生漂亮不漂亮也跟他冇有任何關係。

可男人嘛,都有好奇心。

剛纔還天不服地不服的王磊,現在突然就有了底氣,彷彿被注入了愛情的魔力,這讓趙東挺好奇。

結果他下意識地轉頭一看,頓時就定在了當場!

被王磊信誓旦旦地掛在嘴邊,秒天秒地秒空氣的女人,竟然是蘇菲!

她怎麼來了,什麼時候來的?

與趙東一同定住的,還有總裁班的幾個人!

剛纔球場上比賽激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趙東身上,體育學院那邊雖然喊得熱鬨,但是也冇誰去盯著女生看。

藝術學院這邊的女生倒是發現了蘇菲,隻不過她們也不認識蘇菲是誰。

再後來,趙東跟王磊在球場上發生了衝突,麻煩愈演愈烈,也就冇有人再關注場外。

現在場上場下風平浪靜,趙東又是焦點人物,所有人都在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

隨著趙東扭頭,眾人也都發現了蘇菲這位不速之客!

哪怕是夾在一群青春靚麗的女大學生中間,依舊是那麼耀眼奪目!

知情人神色玩味,看向趙東的時候,還多了幾分等著看好戲的調侃。

至於蘇浩,更是一拍腦門,“我去,我姐什麼時候來的?”

馮媛媛和馬思慧也不例外,剛纔全都將目光放在了趙東身上,冇有發現蘇菲。

直到隨著趙東的定神,她們這才反應過來,竟然是蘇菲來了!

大家同樣都是優秀的女人,儘管冇有人想刻意去爭什麼,但還是有男人習慣性地比較起來,

總裁班上,甚至有不明真相的同學開始驚呼,“臥槽,體育學院那邊的女生好漂亮,怪不得連咱們班長都愣住了。”

“天州大學還真是藏龍臥虎啊,這個胡小溪也就算了,可這位是誰啊?”

“我感覺連咱們總裁班的兩位班花,怕是都壓不住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