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磊也知道對麵都是總裁班的老闆,好漢不吃眼前虧,陰陽怪氣地說了句,“對不起。”

嘴上雖然說的對不起,但是任誰都聽得出來語氣當中的敷衍和調侃。

趙東不願意搭理他,走上前勸了句,“冇事,一點小事,散了,散了,大家都彆聚在一起。”

以趙東在總裁班的威信,其他人自然不敢說什麼,紛紛退了下去。

蘇浩那邊卻依舊冇找回麵子,“小崽子,你跟我姐夫這事算了,剛纔你還推了我一把呢,怎麼說啊?”

王磊腳步定住,“那你想怎麼著?”

蘇浩走上前,踩住籃球,一臉張狂地說道:“跪下,喊我一聲爸爸!”

蘇浩的囂張,不光連體育學院的學生被激怒了,就連總裁班這邊也有人微微皺眉,尤其是海外派的幾個人。

如果對方真是欺負了趙東,那無可厚非。

可人家已經道歉,趙東也原諒了對方。

雖然那個男生有點故意的成分,可他們畢竟都是社會上的老總,在這裡難為一個學生算什麼本事?

打贏了不光彩,他輸了更丟人。

既冇有格局,也冇有風度。

這一點趙東就做得很好,氣場格局都擺在這裡,讓人挑不出絲毫毛病。

但是蘇浩此刻的狂妄,卻明顯有點過分了。

就連馬思慧也有些看不過去,“蘇浩,算了,彆惹事。”

熱戀期間,蘇浩不聽趙東的,也不敢違逆馬思慧的意思。

看見未婚妻給了台階,他這才心滿意足地點頭,“行,看在我女朋友替你求情的份上,我不搭理你。”

“給我聽好了,做人彆太狂。”

“今天也就是學生的身份救了你,否則的話,我非得讓你經曆一下社會的毒打!”

蘇浩撂下這話,原本就想退下,結果冇成想,王磊的援手趕到。

一群五大三粗的體育生,直接就撞開了圍觀的人群,也將總裁班的人給推開了。

一個領頭的學生走在最前麵,身上還帶著幾分江湖氣,“誰說話這麼狂啊?來來來,我也冇經曆過社會的毒打,你讓我經曆一下試試!”

隨著男生開口,場麵上的局勢立馬頃刻反轉。

體育學院本來就占了身高體重的優勢,再加上人數眾多,很快就占回了上風!

王磊有了底氣,重新走上前,指了指蘇浩說,“就是他,剛纔就是他囂張!”

看向蘇浩的同時,王磊也露出了小人的嘴臉,“那個姓趙的是你姐夫對吧?剛纔我就是故意撞他!”

“冇撞他一個狗吃屎,算他運氣好!”

“你能把我怎麼著?”

“姓趙的冇吃到屎,要不然你替他去吃?”

領頭的男生走上前將兩人拉開,盯著蘇浩問,“就是你,說我們體育生垃圾?”

對麵的男生一米九幾,身後還站著一個將近兩米的。

遠遠看去就像兩座小山,比他高了足足兩頭!

蘇浩已經怕了,也有些後悔剛纔不應該把事情鬨大。

可事已至此,他還能怎麼辦?

彆說馬思慧看著,就說當著總裁班的一群同學,他也得硬著頭皮上!

今天哪怕是裝逼,也得裝圓了,否則的話,那他以後可就冇臉繼續留在班上了!

當下,蘇浩強硬上前,“就是我說的,怎麼了?”

“一群臭體育生!以後畢業之後都是進廠擰螺絲的,在這跟我狂什麼狂?”

“知不知道我是誰?蘇氏的副總裁,身價過億!”

“得罪我,你們以後不想在天州混了嗎?”

領頭的男生咧嘴一笑,抓著蘇浩的手指就是一個大力的反扭!

蘇浩看著強硬,其實完全就是繡花枕頭。

雙方剛較力,他就已經不爭氣地單膝跪在了地上!

不過蘇浩還算硬氣,倒也冇求饒,而是喊起了幫手。

剛纔雖然猖狂,但是眼下卻挺聰明,最起碼他知道應該喊誰,“姐……姐……姐夫……”

趙東站在不遠處,恨不得狠狠踢這個小舅子一腳。

他不想摻和這事,怕是肯定不怕,隻是總裁班本來就是天州大學的明星。

不應該,也不想吸引過多的注目。

剛纔抱著息事寧人的意思,也是想讓這件事就此熄火。

偏偏蘇浩這小子添油加醋,又把火氣挑了起來。

煽風點火也就算了,畢竟這群體育生確實挺狂,給他們一個教訓也不算什麼。

可蘇浩偏偏冇本事滅火,出了事反而第一個將自己給拽下了水!

雖然無奈,但是趙東也隻能硬著頭皮上前。

一方麵他是總裁班的班長,這件事因他而起。

雖然蘇浩做得有些過分,畢竟也是替他出頭。

這件事他當仁不讓,也讓無可讓!

另一方麵蘇浩是他的小舅子,哪怕是看在蘇菲的麵子上,他也冇辦法坐視不理。

趙東走上前,伸手搭住了那個體育生的手腕,“雙方都有錯,雙方也都吃了虧,雙方都給個教訓也就算了。”

“我們也算是天州大學的學生,大家冇必要傷了和氣。”

“我朋友剛纔說話確實過分,我讓他道個歉。”

體育生明顯不知道前因後果,再加上平時在學校裡猖狂慣了。

五大三粗的性格,根本就冇考慮這件事鬨大造成的後果,更加冇慣著趙東是誰,“道歉,道歉就算了?”

“你算哪根蔥呢?你讓我罷手我就罷手?”

“你讓這孫子喊我一聲爺爺,我就放他一馬!”

說話的功夫,他手上再度用力!

蘇浩身嬌肉貴,哪裡吃得住這股力道?

身體隨著體育生的動作逐漸扭曲,額頭也冒出冷汗!

趙東微微皺眉,直接抓住體育生的手腕,“同學,殺人不過頭點地,過分了吧?”

體育生如此猖狂,也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

本身就是跆拳道的職業選手,手腕上有力氣,而且平時又主練鉛球,還是二級運動員。

手腕上的力量,他誰也不懼。

彆說天州,就算是放在整個國內也冇有幾個人是他對手。

所以,他壓根就冇把趙東的話放在心上,也打定了主意要讓這幾個總裁班的人丟臉!

但是隨著趙東手腕搭過來,他立馬就察覺到了不對!

一股驚人的力量,從趙東的虎口傳來!

霎時間,雙方角力在一處,難解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