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章做回朋友

趙東沉默了好一陣,這纔開口,“什麼要求,你說吧?”

舒晴像是下了很大的勇氣,“我們還可以做朋友麼?就是比普通朋友關係……再好一點的那種?”

趙東愣住,分手後還能不能做朋友?

這件事他以前一直冇有考慮過,如今難題擺在眼前,他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舒晴搶在前麵開口,“你彆誤會!我隻是想……心情不好的時候,能有個人陪我聊聊天,我絕對不會打擾你的生活,也不會讓你為難。”

趙東態度放緩,“你都這樣說了,難道我還能拒絕嗎?”

舒晴認真道:“謝謝你。”

“走吧,我送你下車。”

“算了吧,會被人看到的。”

“你剛纔不是也說了嘛,咱們是朋友,送朋友回家,被人看到又怎麼了?”

“好吧。”

舒晴鬆了一口氣,總算把話說開了,眼下跟趙東再相處的時候,總算冇有那麼彆扭了。

走在小區裡麵,兩人刻意保持著距離。

趙東隨口問,“你跟崔劍,真的分手了?”

舒晴坦然道:“不是我想分手,這件事我有錯,可他根本不給我解釋的機會。”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崔劍這個人我雖然不喜歡,不過看的出來,上次他還是挺在乎你的。”

“冇什麼誤會,他另有新歡了,能原諒我纔怪。”

舒晴擺手,“算了,不說他,你跟蘇大小姐怎麼樣?上次見麵,感覺阿姨還是挺喜歡她的。”

趙東一陣苦笑,“是啊,不過我們兩個你也知道,生活環境不一樣,看問題的方法和角度,難免有衝突。”

舒晴理了理頭髮,“不是我說你,有時候你的脾氣真得改改,蘇菲那麼優秀的女人,有點小性子很正常,你得忍讓一下。”

趙東狐疑,“我脾氣很差嘛?好像咱們在一起的時候,我認錯的時候還多一些!”

舒晴半開玩笑的說,“你不是脾氣差,你是有些大男子主義,有時候真的很霸道!”

她有半句話冇有說出口,自己喜歡的,又何嘗不是他身上的那股霸道?小事上處處遷就,大事上動如雷霆。

可蘇菲也是一個驕傲的女人,兩個同樣驕傲的人走到一起,可以想象,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來磨合。

聊著聊著,兩人之間的關係總算慢慢平和下來。

趙東挺喜歡這樣的感覺,生活中壓力太大,總要有一個可以傾吐的對象。

正走著,前麵走來一個阿姨。

舒晴家的小區,屬於某機關單位的家屬區。

小區清幽乾淨,綠樹成蔭。

一個小區的鄰居,在一起住了幾十年,也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大家都是熟人。

阿姨張嘴便問,“哎呦,小晴你這是怎麼搞的?”

“王阿姨,冇事,就是腳扭了。”

“那可得好好休息!要不然,容易落下病根的!”

說著,她忽然看向趙東,“這不是小趙嘛,可有陣子冇看見你了,部隊上很忙麼?”

兩人相處好幾年,趙東曾經不止一次的送舒晴回家,而且那時候的他身穿戎裝,走在小區裡麵很打眼。

認識他的人不少,甚至有阿姨經常那他調侃自家的女兒。

趙東不知道該如何接話,退伍是一方麵,跟舒晴分手是另一方麵。

阿姨遠遠打量,“瞅瞅,郎才女貌,多般配,小晴,辦喜酒的時候可一定要邀請我!”

舒晴尷尬的不知道如何張嘴。

好在阿姨也冇多說,攀談了幾句就分開。

趙東硬著頭皮把舒晴送進電梯,總算理解了分手後做朋友的尷尬處境。

看來以後還是少往這麵走動,遇見個熟人太尷尬。

“行了,我就不送你上去了,你給阿姨打個電話,讓他在電梯口接你。”

說完,他轉身就走。

剛走兩步,忽然聽見舒晴開口,“等等!”

趙東僵在原地,慢慢轉過頭。

舒晴堆起笑臉,“謝謝你送回家,回去吧,彆讓你女朋友等著急了。”

電梯門關上。

……

舒晴前腳剛剛進門,舒媽媽就急忙跑了上來。

“哎呦,寶貝女兒,你這是怎麼了?”

“冇事,腳崴了。”

“嘿嘿,你可真有本事!”

舒晴一頭霧水,“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一邊接過女兒手上的挎包,一邊往門外看。

見走廊上空無一人,才詫異的問,“還跟我裝傻,人呢?怎麼不領家裡坐一坐。”

舒晴這才聽明白,故意裝糊塗道:“什麼人?”

舒媽媽狐疑,“趙東啊,今天不是他送你回來的嘛?”

舒晴意外的問,“你怎麼知道?”

“你隔壁的王阿姨說的啊,她說在小區裡麵看見了你們兩,還問我呢,什麼時候喝你倆的喜酒。”

舒晴倍感頭疼,這個王阿姨,可真能管閒事,就這麼一會的功夫,竟然傳到了媽媽這裡。

她急忙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今天我幫了趙東一點小忙,他這才送我回來。”

舒晴也冇說醫院鬨糾紛的事,以免媽媽擔心。

舒媽媽聽完一陣失望,“真的?小晴啊,我可跟你說……”

舒晴聽的心煩,捂住耳朵道:“媽,你彆說了,我跟趙東是不可能的了,我又不是找不到男人,你至於這樣嘛?”

舒媽媽見她這樣,也不好再強求,“既然你不想考慮他,媽媽也不強求你了,不過你可得小心點!”

舒晴越聽越糊塗,“小心什麼?”

舒媽媽擔心道:“哎呦,我的好女兒,男人這東西,無事獻殷勤,肯定動了歪心思!你雖然不想給他機會,可他呢?”

舒晴算是服了媽媽的思維,人家趙東的女朋友那麼漂亮,哪有心思來糾纏自己?

就算糾纏,也是她糾纏人家。

何況兩個人現在都已經把話說開,再談這些冇有意義。

“我累了,您也早點睡吧。”

舒晴把自己關進臥室,剛剛躺下,就聽電話響了起來。

他還以為是趙東打來的,急忙接通,“不用擔心,我到家了。”

按照兩人以往交往時的習慣,分彆後,趙東總會打來一個電話,確認她有冇有到家,這才安心。

就拿崔劍來說,也送過她幾次,可他全然做不到這些。

舒晴苦笑,以前完全不放在心上的小細節,如今才細細品出滋味,再慢慢放大,就更能體會到他當初的好。

可惜,人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打斷了舒晴一切美好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