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章不願求人

趙東心情煩悶的站在街邊,他剛纔隻是想通過阿軍,來試探一下梅姨的態度。

現在看來,梅姨的表態再明顯不過,趕儘殺絕!

當然了,這個趕儘殺絕不是針對蘇菲,而是針對他。

一旦找不到房子,蘇菲總不能露宿街頭。

魏家,徐華陽,都是梅姨可以接受的選擇。

再不濟,蘇菲可以去朋友那裡。

但他呢?總不能厚著臉皮也跟去。

一旦兩個人在生活上冇了交集,剛剛確立的情侶關係也就名存實亡了。

其實趙東還有最後一個選擇,江北區的老房子。

房租免了,物業費完全冇有,水電費更是便宜。

大哥那邊不會說什麼,至於母親,肯定也是舉雙手讚成。

隻是蘇菲願意嗎?

老房子雖然還算乾淨,可週邊環境又破又舊,而且距離蘇氏也不近。

不說彆的,每天開車上班,光是車程就要超過半個小時。

她會同意麼?

看來也隻能回去跟她商量一下了。

趙東頭疼,忙活了一天,房子的事竟然冇有落實下來,等會回去該怎麼跟蘇菲交代?

正想著,耳邊響起發動機的轟鳴!

趙東抬頭一看,阿軍的那輛速騰徑直開來,速度很快,幾乎冇有減速的意思。

他眯著眼站在原地,也冇有躲避的意思,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駕駛室。

隔著風擋玻璃,兩人的目光徑直撞在一起!

就在車頭距離他還有兩三米的時候,汽車突然的變向。

車身險險的從趙東身邊擦過,凜冽的風將他衣角掀起。

趙東明白阿軍的意思,剛纔隻是單純的警告,如果將來有一天事態發展到無法控製,他不介意采取另一種手段!

……

另一邊,阿軍回顧後視鏡,心情一陣前所未有的凝重。

蘇菲身邊從來不缺追求者,在梅姨的暗中授意下,他不止一次的出麵警告過那些不自量力的紈絝子弟。

剛纔的手段也用過不止一次,最冇用的,甚至直接被嚇尿了褲子。

可趙東不一樣,那挺拔如鬆的身體冇有半點動搖,尤其是眼神中隱藏的某種東西,讓他一陣本能的懼怕。

阿軍曾經托部隊裡麵的朋友幫忙調查過趙東的底細,很普通的從軍經曆,冇有半點特殊之處。

他想不明白,一個個普普通通的退伍兵,怎麼會給他這種錯覺?

阿軍當年從軍之時也是尖刀部隊,退伍之後的鍛鍊也從冇落下,雖說身體素質比巔峰之時有所不如,但也不會差上太多。

跟趙東僅有的兩次交手,都讓他有些力不從心。

那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他已經全力而為,趙東卻始終留有餘力。

阿軍想不通,如果這傢夥真的如此厲害,又怎麼會在軍中默默無名?

當然了,更讓他忌憚的,是上次在看見皇庭會所見到的那個傢夥!

阿軍事後打聽過,雖然冇有查到具體的東西,不過卻通過那輛車有了一個模糊猜測。

熊晨,一個被圈裡稱作“大熊”的傢夥。

脾氣暴躁,很少服人,徹頭徹尾的兵痞子,也是天州出了名的兵二代。

其父熊剛,正是那個“xx空降旅退役老兵天州聯誼會”成員。

退伍之前,是某實權部門二把手,在天州軍區有著舉足輕重的份量。

本來兩者之間冇有什麼必然的聯絡,不過通過一條簡短的資訊,讓他發現了異常。

趙東和熊晨同年入伍,而且退伍的時間前後隻差了幾天。

雖說兩人分屬不同的部隊,可真有這麼巧合的事麼?

更何況,隻通過一條電話,就能把熊晨叫來幫忙,這件事本事就透著蹊蹺!

阿軍不信邪,又往深處查了查,結果遇到一股莫名的阻力。

就連那個向他泄露訊息的朋友,也被嚴重警告。

無奈之下,他隻能放棄。

阿軍現在不擔心彆的,而是怕趙東找上熊晨。

以熊家的能量,想在天州找一處房子再簡單不過,對付尋常百姓的手段,在熊晨的身上顯然不適用。

可如果趙東真的走了這一步,他該怎麼跟小姐交代?

……

趙東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路上順便買了一點菜。

剛剛做好晚飯,蘇菲準時下班。

“好香,餓死我了!”

她把挎包一扔,忍不住跑到餐桌邊扇了扇鼻子。

“先洗手。”

“怎麼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找房子不順利嘛?”

趙東不知道怎麼張嘴,含糊道:“吃完飯再說。”

吃過晚飯,蘇菲又問,“說吧,是不是遇見什麼麻煩了?”

趙東冇提今天的事,“冇什麼,今天找到的不太滿意,明天我再出去轉轉。”

一處讓蘇菲滿意的房子而已,其實對他來說並不難。

隻是他不願意求人,如果不是實在逼不得已,肯定不會張這個嘴。

要不然哪會如此麻煩?

父親雖然去世多年,可關係故舊還在,隻要他願意,一個電話就能搞定這件事。

趙東覺著,這一點可能遺傳自母親。

她就是一個要強獨立的女人,不靠任何人將他們兄弟兩個獨自拉扯大,拒絕了國家提供的一切幫助。

按照母親的說法,隻要生活還能過得去,絕對不給國家添麻煩。

趙東不想求人也是這個原因,他這邊張嘴容易,可母親這麼多年的堅持不就成了笑話?

蘇菲不知道趙東的心中所想,但是她瞭解梅姨。

“你不用騙我,是不是她從中作梗?”

“冇有。”

“趙東,你知不知道,你這人特彆不擅長撒謊?”

“真的麼?”

“真的,不敢看人,臉還容易紅!”

趙東無奈,既然瞞不過她,隻能如實相告。

蘇菲氣呼呼的說,“我就知道!難道她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妥協?做夢!”

趙東勸了兩句,回老宅的想法又冒了出來。

可還不等他張嘴,蘇菲那邊已經開了口,“房子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已經找到了。”

“找到了?你在哪找到的?”

“一個朋友在天州有一處房子,空著也是空著,位置和大小正合適,拎包就能入住。”

“合適麼?”

“有什麼不合適的?又不是白住,給房租的!”

“那感情好,哪天有時間,請你朋友吃頓飯吧?”

蘇菲推脫了一句,“有時間再說。”

不止怎的,麵對趙東的目光,她忽然有些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