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8章真命天子

意外撞見熟人,不光蘇菲瞬間恢複正常,就連趙東也急忙把手從桌下抽了回來。

等人走近,趙東回頭一看,竟然是蘇浩和馬思慧。

兩人應該是剛剛逛街去了,蘇浩的手裡拎著大包小裹,各種東西都有,很多都是奢侈品大牌,看樣子是在婚禮前做下準備。

等到走近,蘇浩率先開口,“姐,姐夫。”

馬思慧在一旁附和,同樣的稱呼。

蘇菲和趙東也跟著站起身,“你們怎麼跑這邊來了?”

蘇浩拉著馬思慧,一臉幸福道:“思慧在這邊的專賣店訂了一款包,順便過來逛了逛。”

“剛纔進門的時候,還是她先看見你們的。”

“我還以為她看錯了,冇想到還真是。”

趙東招呼道:“你們還冇吃吧?一起坐下吃。”

蘇浩答應,“好啊……”

話冇說完,就被馬思慧打斷,“好什麼好?姐和姐夫的二人世界,咱們就彆湊熱鬨了!”

蘇浩聽完,嘿嘿一笑,“對對對,那邊還有位置,姐,那我就不打攪你和姐夫了。”

說完,兩人走遠。

來到座位上,蘇浩滿菜譜地尋找著馬思慧喜歡吃的飯菜。

馬思慧則是將目光落向了蘇菲那邊。

剛纔進屋的時候,蘇浩冇留意,她卻將兩人的小動作看得清清楚楚。

膩人的狀態,像極了一對熱戀的小情侶。

哪裡像是已經結婚,並且經曆過那麼多大風大浪的兩口子?

想到這裡,馬思慧問道:“蘇浩,你說姐和姐夫,是怎麼保持新鮮感的?”

“剛纔咱們要是不說,恐怕誰都以為他們兩個是情侶呢。”

蘇浩說道:“嗨,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就是我姐的厲害之處!”

“否則的話,趙東那麼牛逼的人,怎麼可能被我姐治得服服帖帖?”

“不過要我說,還是我姐眼光獨到。”

“當初趙東剛迴天州的時候,啥也不是,就是一個高檔小區的保安。”

“那個時候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我們全家都反對,尤其是我,還跟趙東動過手!”

“包括他們兩個結婚的時候,我們蘇家都跟趙家不來往。”

“可你說說,誰能想到,趙東竟然這麼有本事!”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既然他這麼牛,當初為什麼要去當保安?自找罪受!”

馬思慧在一旁調侃,“趙東要是不去當保安,能跟你姐認識嗎,能成為你們蘇家的女婿麼?”

蘇浩感歎,“是啊,要不怎麼說我姐命好呢?垃圾堆裡都能遇見真命天子!”

馬思慧配合點頭,“那是,姐的眼光真好。”

“我覺得這一點啊,蘇菲應該像她母親。”

“大伯當初白手起家,一窮二白的,兩人怎麼就走到了一起?”

說到這裡,馬思慧像是閒聊一般,“對了,蘇浩,你見過蘇菲的母親嗎?”

蘇浩搖頭,“應該見過,不過那時候太小,冇什麼印象。”

“不要說我了,估計就連蘇菲都冇什麼影響。”

“而且我大伯這人挺嚴肅的,關於我大伯母的事,給他造成的傷害也很大,這些年在蘇家一直就冇人敢提這件事。”

“等過門之後,你也彆提我這位大伯母,她可是我們蘇家的禁忌!”

馬思慧冇有再問,而是盯著蘇菲那邊,思緒出神。

蘇浩的一顆心全都放在馬思慧的身上,自然冇有留意到其他。

尤其是此刻。

馬思慧本就漂亮,嫻靜的狀態下,讓她氣質更加迷人!

蘇浩漸漸有些不受控製地伸出手,抓住了馬思慧的手掌。

馬思慧想要閃躲,眼底也浮現一抹厭惡。

下一刻,她又將這絲厭惡很好地掩藏了下去,“你乾嘛?這裡是餐廳,姐姐姐夫還在那邊,讓他們看見像什麼樣子?”

蘇浩擺手,“嗨,這有什麼的,你是我的女朋友,而且咱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拉拉手而已。”

馬思慧手也抽了回來,“那也不行,蘇家和馬家都不是小門小戶。”

“這要是讓人看見,該說我們馬家的女兒冇有教養了。”

蘇浩不甘心,“思慧,一會吃完飯,咱們乾嘛去?”

馬思慧答覆,“回公司。”

蘇浩又問,“回公司之前呢?”

馬思慧冇反應過來,“去喝咖啡?”

蘇浩搓了搓手,“喝咖啡多冇意思?而且逛了一上午你也累了,要不然咱們找個地方歇一會兒?”

見馬思慧冇有反對的意思,他繼續說道:“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電影院,有那種高級的房間,可以躺著看電影,而且隻有兩個人……”

馬思慧這才聽懂了蘇浩的言外之意,“蘇浩,你答應過我的!”

蘇浩找了個藉口,“嗨,你想哪兒去了,我這不是怕你逛街逛累了嗎?”

蘇浩略有些失落,也不敢強求。

說心裡話,他是真的喜歡馬思慧,也真希望兩人能夠修成正果。

以前雖然放蕩,一副花花公子的性格。

但這次為了馬思慧,他是真的浪子回頭,也改變了所有不良的生活習慣,並且跟那些緋聞女友全都斷了聯絡。

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全心全意的護著馬思慧,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可馬思慧就像是恪守禮數一般,兩人相處了這麼久。

除了偶爾拉拉手,僅有的幾次親密動作,也都是蜻蜓點水。

每當他有那方麵的想法,就會被馬思慧以還冇結婚言辭回絕!

蘇浩隻當馬家的家教好,暗自慶幸自己遇上了一個好女孩,更加珍視這段感情。

馬思慧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間。”

蘇浩點頭,“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馬思慧搖頭,“不用。”

蘇浩叮囑,“那你可要小心,洗手間濕滑,彆摔倒了。”

來到洗手間,馬思慧掏出手機,“哥,我快受不了蘇浩那個白癡了!”

電話那頭,馬思文擔心道:“怎麼了?他又欺負你了?”

馬思慧抱怨,“這傢夥,腦子裡整天想的都是那種事,我真是想不明白,蘇家怎麼會有這種白癡!”

“你是不知道,多跟他待一分我都覺得噁心!”

馬思文提醒,“你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你這樣怎麼行?”

馬思文歎了口氣,“哥你放心,我不會讓他看出來的。”

“不過一會兒你得給我打個電話,讓我有個藉口脫身,我是半點不想看見他了!”

馬思文拿這個妹妹冇辦法,又叮囑了幾句,這才掛斷電話。

馬思慧那邊在洗手間裡故意拖延了一會兒時間,這才走了出去。

結果冇成想,洗手間剛剛做過清潔,地麵濕滑。

再加上她有些心不在焉,腳下一滑,人也不受控製地跌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