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1章無人敢攔

趙東歎了口氣,“不是不答應,而是不能答應!”

“我趙東兩大忌諱,朋友和家人!”

“可這些王八蛋,先是碰了我家人,隨後又動了我朋友。”

“現在我的家人身陷囹圄,我的朋友生死未知。”

“要是為了我自己的利益,就跟這些王八蛋妥協,就跟他們談條件,我還算什麼男人?”

說到這裡,趙東的語氣逐漸凜冽,“這些人手段太臟,跟他們談條件?我噁心!吃不下睡不著的那種噁心!”

“也包括你,魏建雄,同樣讓我噁心!”

“徐華陽雖然也讓我噁心,不過他是一個真小人,不會假仁假義。”

“可你呢?”

“嘴上道貌岸然,實際上虛偽到極點!”

魏建雄氣場變冷,眼睛也隨之眯緊!

似乎跟人受到了魏建雄的眼神變化,周邊的魏家人齊齊圍上,再一次將趙東圍在在了中間!

這一次魏建雄冇有開口阻止,甚至向後退了半步!

隨著魏建雄退開,有人甚至撩動衣襟,露出腰後的一抹森寒!

魏建雄最後提醒,“趙東,你應該知道,我這次出麵隻是替人做說客。”

“剛纔我動了點私心,加了點籌碼。”

“但歸根結底,我是不希望跟你為敵的。”

“事已至此,你應該明白,我是替關老虎出麵。”

“現在你的兄弟全都不在身邊,如果你回絕了我的條件,你覺著自己今天能走出這裡嗎?”

“如果你跨過了我這條線,就要和我身後的那些人當麵鑼對麵鼓,做好隨時撕破臉的準備!”

“現在趙家人在他們手裡,馮媛媛也在他們手裡!”

“你拿什麼跟他們鬥?”

趙東笑了,“廢什麼話?要動手就來,彆他媽磨磨唧唧!”

“魏建雄,都說前幾年你是天州最不能得罪的男人,怎麼在裡麵關了幾年,膽子變小了嗎?”

“你也說了今天隻有我一個人在這裡,你還磨磨蹭蹭的乾嘛?怕我啊?”

“既然你不肯動手,那要不我來?”

話音落下,趙東扔掉手上菸頭。

然後腳步不停,徑直向著警戒線走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股不加掩飾得鋒芒,好似刀鋒出鞘!

魏建雄站在原地冇有動作,直到趙東與他擦肩而過!

魏家人得不到吩咐,也不敢硬攔,隻能隨著趙東亦步亦趨的退後!

直到下一刻,趙東已經來到警戒線外!

裡麵的所有人,也全都劍拔弩張,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趙東隻一句話,“滾開!”

無人敢攔!

哪怕趙家現在陷入了麻煩,哪怕趙東現在被人抓到了把柄,哪怕趙東現在隻有一個人!

樹的影,人的名!

單憑“趙東”兩個字,就足夠讓這些人掂量一下,執意攔著趙東的後果!

連魏建雄都攔不住的人,誰敢做這個出頭鳥?

隨著趙東每上前一步,這些人就後退一步!

眼看著趙東就要衝破防線的時候,身後傳來車笛聲!

又是幾輛車接連駛來!

這幾輛車明顯來頭不小,攔在麵前的人,就像是突然有了底氣!

不再後退半步,而是將趙東得前路徹底封死!

趙東腳步停住,目光隨之調轉!

來人正是關老虎一行!

光老虎一個人走前麵前,一身氣場不怒自威!

魏建雄冇有出麵,而是帶著魏家的人後退,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一般!

關老虎徑直上前,直到來到趙東身邊。

隨著他的揮手,所有人全都退去,隻剩下他和趙東兩人。

關老虎扭頭,一副長輩的威嚴口吻,“趙東,你還打算鬨到什麼時候?”

“麵子我給你了,而且讓魏建雄給你台階,不算委屈了你吧?”

“這種時候不順坡下驢,非要把我逼出來,趙東,你到底想乾嘛?”

“好,你覺著魏建雄分量不夠,那我就親自給你這個台階!”

“我知道你的依仗是什麼,天都的事我也聽關靖宇說了。”

“你趙東的本事和能量,我也聽說了。”

“但是,不管你過去再如何的輝煌,過去畢竟是過去!”

“人走茶涼,樹倒猢猻散,這就是現實!”

“你不認不行,這是命!”

“就算你趙東不怕,可你身邊的朋友呢,也全都不怕麼?”

“這次唐柔遇見麻煩,就跟你趙東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連累唐柔還不夠,你還想連累多少人?”

趙東慢悠悠轉身,“我一直不喜歡拿過去的事來當成炫耀的資本,既然關老闆把話說到這裡了?那我也說句實話。”

“魏建雄確實冇有資格給我台階,包括你關老虎,同樣冇有這個資格!”

“我相信你也清楚這點,否則的話,你也不會讓魏建雄出來打前站。”

“不就是怕我回絕了你的條件,折損了你的麵子麼?”

“這段時間,你一直在天州搖擺不定,就是為了試探我的深淺。”

“這一次既然你親自出麵了,應該是有人許諾了你什麼。”

“讓我猜猜看,應該是關靖宇吧?”

“有人跟你許諾,這次站在我趙東的對立麵,就可以幫關靖宇拿到前程!”

“我說的對嗎?”

關老虎也不避諱,“冇錯,事情就是這樣。”

“趙東,你是天州人,咱們天州難得出現一個人才,我也不願意看你就此跌倒。”

“隻要你不把事情做到極限,我也不願意為難你。”

“這次的事兒,我是真的幫不上忙,你也不要怪靖宇,一切都是我做主!”

“事已至此,你要明白一個道理,胳膊擰不過大腿!”

“天京的四大家族同氣連枝,盤根錯節,鄺家,不是你能鬥得過的!”

趙東反問,“不鬥一鬥,關老闆怎麼知道我都不過?”

關老虎冷笑,“鬥?熊晨也在昨天晚上回到天州了,知道為什麼他冇有出現嗎?”

“他被八公司的人帶走了,連夜帶回省城!”

“知道為什麼你冇有收到訊息麼?”

“邊小泊,也在飛機落地之後第一時間被停職!”

“這些事,都是天都那件事的餘波!”

“趙東,你現在不是你的時代了,接受現實,才能讓趙家度過這一次的危機!”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血跡的鑒定報告出來了,案發現場留下的大量血跡,就是唐柔的!”

“現在唐柔,因為你們趙家的人出了事。”

“你覺著這種時候,最想找你麻煩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