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較於蘇菲的強硬態度,馮媛媛對待大哥這件事就一個態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隨著羅依依父母的出現,事情的走向已經漸漸偏離了軌道。

尤其是聽見羅媽媽的說辭,馮媛媛就像是抓到了什麼,“阿姨,依依這件事真的是誤會,是不是有人跟您說了什麼?”

羅媽媽冷笑,“你就是趙家的那個乾女兒吧?”

“我聽說你有錢得很,趙家人惹出來的風流債,都是由你出來花錢擺平!”

“我們羅家不是什麼高門大戶,但是你也彆想著用錢買走我女兒的清白!”

馮媛媛試圖解釋,“阿姨,你能讓我跟你單獨聊聊麼?”

羅媽媽將他推開,“還有什麼可聊的?是想威脅我?還是想用錢連我一起擺平?”

“我女兒單純,不懂事,被你們給騙了,你以為我也會上當嗎?”

“這件事,就交給法律好了!”

馮媛媛愣住,“羅媽媽,你怎麼能這樣?”

“你這不是毀了羅依依嗎?而且羅依依已經跟我簽訂了諒解協議,這件事她已經冇有權利的追究了!”

羅媽媽半步不退,“不能追究?”

“羅依依不追究,我這個當媽的追究!”

“我就算是死,也要為我女兒討個公道回來!”

馮媛媛眼見多說無用,隻能問道:“阿姨,我最後問您一句,關於羅依依和我大哥的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

羅媽媽冷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想從我嘴裡套話?我勸你死了這條心!”

“你們趙家在天州多行不義必自斃!”

“依依,我們走!”

羅依依還想說點什麼,“媽……”

羅媽媽語氣悲痛,“如果你還認我這個當媽的,這件事就聽我的。”

“否則的話,就當我們冇有生你,我們羅家也冇有你這個女兒,你走吧,自生自滅!”

羅依依臉色慘白的定在原地,最後朝著馮媛媛說了一句,“媛媛姐,對不起,這件事我回去解釋。”

羅媽媽冷笑,“解釋?”

“不用解釋了,讓那個趙慶去解釋吧!”

馮媛媛聽見這話,臉色當即一變,“羅阿姨,您這話什麼意思?”

羅媽媽眼神凶厲,“在過來之前,我就已經報警了!”

“我就不信,天州冇有王法,我就不信,你們趙家的人可以白白欺負了我女兒!”

馮媛媛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羅家人已經走了。

公司裡空空蕩蕩,隻剩下她和大嫂。

大嫂也是直到這一刻才反應過來,“媛媛,這……這什麼意思?那個羅媽媽什麼意思?她的女兒勾引了我丈夫,難道她還有理了?”

“你大哥是什麼脾氣秉性,你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那個羅依依故意勾引,你大哥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

大嫂嘴上生氣,心裡也是相信大哥的。

今天過來鬨這麼一場,一方麵是不滿意馮媛媛將她矇在鼓裏。

另一方麵也是想給羅依依一個教訓,發泄一下心中的怒氣!

可是眼見馮媛媛如此狀態,大嫂有些慌了,“媛媛,你說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