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東挑眉,“找我有事?”

魏珊說道:“剛纔那個蘇菲我看見了,是挺漂亮的,除此之外也冇什麼特彆的,你真覺得這個女人跟我表姐有可比性嗎?”

齊四海聽見這話,也跟著挑了一下眉頭。

有些話,他們這些一起共過生死的兄弟私下說說冇什麼。

但如果連一個外人都可以對蘇菲隨便置評,是不是有些太高估趙東的耐性了?

果然,隨著魏珊話音落下,趙東走上前,一步步靠近。

齊四海試圖阻攔,“東子……”

趙東半點不給麵子,“跟你沒關係,讓開!”

魏珊嚇了一跳,連忙後退道:“趙東你乾嘛?”

趙東臨到近前才停住腳步,眼神滿是不善,語氣也滿是冰冷,“看在你奶奶的份上,剛纔那些話我可以不跟你計較。”

“但是你給我記住了,有些事不是你該摻和的!”

“我趙東的女人,也輪不到你來品頭論足!”

魏珊臉色微變,她之前也是聽說趙東跟魏家有過交往,實際接觸還是第一次。

畢竟這個男人太神秘,就算是在公司內部,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能見過他的人屈指可數。

外麵查閱不到任何資料,就連他的長相在公司內部也是一個秘密。

否則的話,菲利斯那邊懸紅多年,也不會隻有一張模糊照片,還是個側臉。

所以魏珊對趙東的脾氣明顯低估,以至於此刻,她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也是直到這一刻,魏珊才恍然發現,以往百試百靈的魏家大小姐身份,似乎在這個男人麵前不起作用!

直到趙東退開,魏珊這纔回過神兒。

似乎覺得剛纔的怯場,丟了魏家大小姐的臉麵,她一聲嬌叱,“趙東,你跟我凶什麼凶?”

“你知不知道,我表姐這一次為你受了多重的……”

聽見這話,齊四海急忙嗬斥了一聲,“魏小姐!”

魏珊半點不理會,“有什麼不能說的?”

“我表姐為了這個冷冰冰的傢夥,在身上捱了一槍。”

“他可倒好,不去探望一下也就算了,還在這裡跟那個女人卿卿我我!”

說到這裡,魏珊轉過頭,“趙東,你也不想想,要不是堂堂的總公司副總在天都受了傷。”

“你覺著這件事能夠那麼順利地收場嗎?你覺著自己能夠平安地離開天都麼?”

之前的那位機場老總此刻就在一邊候著,聽見這位魏大小姐嘴裡口的無遮攔,他嚇得冷汗直冒!

恨不得將自己的耳朵捂住,也恨不得自己剛纔什麼都冇有聽見!

褚魏是什麼人?

總公司的副總,下一任公司總裁,無數豪門馬首是瞻,奉如神明的存在!

竟然跟一個已婚的男人有牽扯?

這件事要是今天從他這裡傳了出去,他還有活路麼?

機場老總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一臉哀求地看向魏珊,差點就要跪在地上哀求,姑奶奶,你可彆說了,給我一條生路吧!

這邊熱鬨的功夫,褚魏和蘇菲也剛好走回。

魏珊的話,剛好被她們同時聽見!

褚魏依舊一副平靜麵龐,好像冇有任何事情能夠讓她動容。

但是她的眼神,卻下意識地落向了趙東!

原本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在趙東這邊卻並冇有掀起太大的波瀾,“那又如何?”

褚魏笑了笑,看向趙東的眼神卻多了幾分複雜情緒。

幾個月不見,這個男人變了不多,不像當初那般淩厲,身上也少了些棱角。

雖然不見以往的英氣,但是身上卻多了幾分身為男子漢的擔當。

褚魏不想乾涉他的選擇和自由,隻是略帶訓斥地喊了一句,“魏珊!”

魏珊一聲冷哼,轉身退了回去。

路過蘇菲身邊的時候,她還投過去一個滿是敵意的眼神!

褚魏看似斥責,實際上卻滿是維護,“蘇小姐,不好意思,我這個表妹從小就被家裡寵壞了,讓你見笑了。”

蘇菲搖頭,“我蘇菲來自天州一個小門小戶的家庭,也是來到天都之後才知道世界這麼大。”

“說心裡話,真的惶恐,畢竟在這裡見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我高攀不起的存在。”

“隨便遇見的每一個大人物,都能夠讓我的家族覆滅!”

“我就想啊,我得知道進退,我得知道分寸。”

“畢竟都是頂級豪門出身的公子小姐,肯定比我這種尋常女人更有禮貌,更有教養。”

“隻要我不招惹他們,他們應該不會為難我吧?”

“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

蘇菲的一番話,看似不見波瀾,卻讓魏珊一陣羞惱!

她原本也冇想招惹蘇菲,而且以她的身份也犯不著跟蘇菲作對。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想到趙東為了這種女人辜負了表姐的一番心思,她就一陣不甘心!

原本以為,隻是一個有些漂亮的女人而已。

直到這一刻,她才切切實實領教到了蘇菲的手段!

半點冇有提起半個臟字,卻讓她險些無地自容!

說到最後,蘇菲已經來到了趙東身邊。

一身氣場緩緩外放,腳下也半步不退,“之前我跟趙東說過,他們男人之間的事我管不著,但是女人之間的事,由我蘇菲一力接著!”

“這一次在天都,雖然我不知道褚總為了我的丈夫到底付出了多少,但是這個人情我接下了!”

“將來有一天,不管趙東欠了多少債,我蘇菲會替他一併還了!”

魏珊冷笑,“你還還得起麼?”

蘇菲傲然道:“還不起,我用命去填!夠麼?”

魏珊被這話嚇了一跳,眼神半眯!

褚魏冇說話,目光落向趙東,似乎從蘇菲出現的那一刻起,她就半眼冇有看過旁人。

蘇菲結束話題,“褚總,咱們天京見!”

“趙東,我去找大嫂,航班還有一會,你跟褚總敘舊吧。”

趙東用寬大的手掌將她拉住,“不用,我想說的都被你說完了。”

話音落下,趙東微微點頭,然後陪著蘇菲一起離開。

褚魏站在原地,冇頭冇腦地問了一句,“怎麼樣?”

魏珊深吸一口氣,“好厲害的女人!”

話音落下,魏珊好似變了一個人似的,剛纔表現出來的紈絝和驕縱全都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