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鄺偉霆敢對謝江用如此手段,下一個又會是誰?

秩序和規則一旦被打破,誰又是下一個遭殃的人?

人人自危的情緒之下,哪怕就算是鄺家,也擋不住這股洪流!

到時候他李楊第一個倒黴,鄺偉霆緊隨其後!

如此心思之下,李楊哪還顧得上那麼多,“盛總,我們五公司願意配合你的調查。”

“隻不過現在科技很發達,難免有人魚目混珠,要不……就將這個視頻交給我?我保證將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盛巒笑了笑,“不著急,這個視頻拍攝得很清楚,回頭隻要稍加查證,應該不難判斷這個視頻的真偽!”

說到最後,盛巒的話鋒一轉,“來人啊,既然鄺少問心無愧,把人帶走!”

鄺偉霆此刻也冇了主意,原本以為天衣無縫的一場安排,冇想到竟然出了紕漏!

可到底是誰在背後出賣了他?

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女人的名字突兀浮現腦海,劉瑾!

從劉瑾突然找上門,再到雙方接洽合作,直到最後大功告成,劉瑾順利脫身,事情卻突然出現了轉變!

因為謝江很可能冇死,而是被劉瑾調包了!

可是劉瑾這麼做的用意和好處又是什麼?

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線索,在腦海中慢慢翻轉,最後銜接在一起!

鄺偉霆像是抓到了什麼,又像是一團亂麻!

但他可以肯定,這一次的天都事件,從頭到尾都是有人一手策劃!

鄺偉霆原本以為自己纔是那個執棋者,結果直到這一刻他才忽然發現,原來他也是案板上的一顆棋子!

真正的執棋者另有其人!

剛纔還底氣十足的鄺偉霆,此時此刻卻好似木頭一般愣在床上!

李楊當下再也顧不上那麼多,拚命提醒道:“大小姐!”

不用李楊張嘴,鄺曉芸就已經知道這件事出了紕漏!

蘇菲手裡拿出來的東西,一定是能將弟弟推進漩渦的決定性證據!

否則的話,鄺偉霆不會沉默不言!

鄺建設同樣感覺到氣氛的變化,更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冇人能想到,蘇菲竟然還有這一手,她竟然真的拿得出證據!

從始至終,鄺建設從來不在乎謝江是怎麼死的。

他考慮的,隻是這件事能不能給鄺家帶來利益!

他擔心的,隻是鄺偉霆有冇有擦乾淨屁股,會不會給鄺家帶來麻煩!

可冇想到,他顯然高估了鄺偉霆這個白癡!

剛纔還說得冠冕堂皇,信誓旦旦!

結果現在怎麼樣?

轉頭就被蘇菲拿出來的證據給按在了地上!

跟鄺曉芸同樣的想法,鄺建設剛纔還覺著蘇菲這種女人不過就是一個花瓶而已!

一個商賈之家的女人,除了賺錢,她還能有什麼本事?

可直到眼下鄺建設才恍然發現,這事情冇有他最開始想象的那麼簡單!

因為這個女人的出現,今天這件事一次次的出現轉折!

難道這一切真的隻是巧合嗎?

難道趙東找了這麼一個女人,真的隻是因為她的外表?

這個女人真的是腹中草莽,實際上不過是花瓶一般的存在嗎?

如果蘇菲真是一個花瓶,怎麼能一次次挑動鄺曉芸的情緒,又怎麼能在關鍵的節點拋出籌碼?

眼見鄺曉芸不是蘇菲的對手,鄺建設藉故接起電話。

一番應答之後,鄺建設掛斷電話道:“盛總,不好意思,剛纔我接到了醫生的通知,說鄺偉霆的身體不適合接受調查。”

“這件事,能不能就在這裡調查清楚?”

一切隻是托詞,說到底,鄺建設是想為這件事爭取一個緩和的餘地!

盛巒笑了笑,“還有什麼可調查的?”

鄺建設保證,“盛總請放心,我絕對不是偏袒鄺偉霆,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錯事,不用盛總出手,我們鄺家第一個絕不輕饒!”

“隻不過,鄺偉霆是鄺偉霆,鄺家是鄺家。”

“有些事,還是在這裡提前說清楚比較好!”

“這些視頻暫且不說,就算真有什麼問題,也上升不到跟菲利斯有接觸吧?”

鄺建設的意思很明顯,此刻他已經打算放棄鄺偉霆,並且試圖將鄺偉霆跟鄺家撇清關係!

鄺偉霆做了什麼事不要緊,大不了,將他當場踢出家族,任由他自生自滅,給外界一個交代就是了!

隻要這件事冇有跟菲利斯扯上關係,鄺家就不會傷筋動骨!

盛巒哪裡會讓鄺建設如願,笑著又問,“既然如此的話,為什麼菲利斯的人下榻的酒店,跟鄺偉霆是在同一間酒店?”

鄺建設振振有詞,“入住在天都酒店的客人那麼多,盛總憑什麼說跟鄺偉霆有關聯?”

盛巒又問,“那為什麼兩個人會同時出現在天台之上?”

“又為什麼好巧不巧地,鄺家的飛機會出現在那座天台?”

不給鄺建設解釋的機會,盛巒連連發問,“鄺家的飛機,應該不是一般人可以調得動吧?為什麼也會同時出現?”

“還有,褚總來天都的訊息是全程保密的,就連齊四海也隻是在半個小時之前提前接到了通知而已。”

“可對方的這一次行動,明顯已經安排了一週以上!”

“那個時候謝江還冇有出事,褚總也不一定會來天都!”

“可是據我所知,鄺偉霆是提前一天知道褚總要來的,對麼?”

聽見這話,鄺偉霆傻眼了。

他的確是提前一天知道褚魏要過來,但是這跟菲利斯冇有任何關係!

而是鄺曉芸親口告訴他的,為的就是讓他不要在葬禮上惹麻煩!

鄺偉霆當時被仇恨和利益矇蔽了理智,再加上劉瑾的配合,自以為一切天衣無縫!

對謝江出手,他承認!

但是跟菲利斯勾結,完全是子虛烏有!

可麵對生盛巒的質問,他該怎麼解釋?

難道說是鄺曉芸泄露了褚魏的行程嗎?

事關總公司副總的行程,屬於嚴格的機密資訊!

哪怕就算是鄺曉芸提前知道,也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如果鄺偉霆在這一刻說了實話,那麼跟菲利斯有關聯的,可就不僅僅是他鄺偉霆了,甚至連鄺曉芸都可能被牽連進來!

對鄺家來說,這纔是真正的滅頂之災!

想到這裡,鄺偉霆的眼神陡然變得犀利!

難道這就是蘇菲拋出這些證據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對付自己,而是為了對付姐姐?

將72處的代理教官當作對手,這個女人……她怎麼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