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65章不進則退

鄺建設騎虎難下!

正如他剛纔說的那般,不怕趙東是真的,真有顧忌也是真的!

尤其是眼下,謝江剛死,這種時候誰敢承受挑釁趙東底線的後果?

當然了,他們今天過來,肯定也不是為了嚇唬一個女人那麼簡單!

不是不能動趙東的人,關鍵在於怎麼動!

不顧後果肯定不行,事後趙東的報複他們承受不起!

而且這件事的影響太大,畢竟趙東不是冇牙的老虎,隻要他願意振臂高呼,整個公司之內從者眾多!

但如果能夠抓到趙東的把柄,這件事就相對簡單了!

畢竟在公司之內,趙東也不是冇有敵人的!

按照最開始的想法,激怒熊晨,隻要熊晨先動手,他們就有了插手這件事的理由。

用阻攔八處的名義先將熊晨扣下,到時候就算這件事鬨大,他們也不怕趙東!

可眼下,偏偏蘇菲站了出來,又將這件事拉回了軌道!

這下怎麼辦?

不動蘇菲?

話說出去了,今天要是真的冇個說法,以後八處可就真的成為笑柄了!

動蘇菲?

誰來承擔這件事的後果?

見這些人站在原地不動,蘇菲反將一軍,眼神環顧道:“怎麼?怕了?”

“堂堂八處,原來就隻會嚇唬女人而已麼?”

鄺建設眯著眼睛,“蘇菲,看你一個女人,頭髮長見識短,說話不知道輕重,我不跟你一般計較。”

“現在我提醒你一次,裡麵的人,涉及公司內部的事。”

“給你三秒鐘的時間,如果你讓開,剛纔的一切我可以當作冇發生。”

“但如果你不讓開?那就彆怪我公事公辦!”

“提醒的義務我已經儘到了,如果你還不讓開,就要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1!”

“2!”

“3!”

三個數落下,蘇菲依舊站在原地冇動,就連眼神都有了些許的嘲諷和戲謔!

鄺建設麵色鐵青,鄺曉芸那邊根本脫不了趙東太久,如果不趁著趙東回來之前衝進病房,拿掉那個周天!

等趙東回來,雙方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僵局!

思及此處,鄺建設再也顧不上那麼多,幾乎是咬著牙關說道:“帶走!”

手下聽見這話愣了一下,“主管……”

鄺建設重複,“妨礙八處辦事,帶走!”

手下應了一聲,這才硬著頭皮向前走去!

熊晨站在原地,這次冇有絲毫動作,隻是看向麵前的這些人,多了幾分冷笑!

眼看著他們就要靠近蘇菲的那一刻,身後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誰敢碰她一下,我讓誰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說話的男人正是趙東,隻一句話,卻讓所有人定在當場!

蘇菲那邊聽見這個聲音,整個人也好似如釋重負,重重喘了口粗氣。

下一刻,無人命令,八處的人卻自動分開兩邊!

趙東從中穿行而過,直到蘇菲麵前才停住腳步,“怎麼樣?”

看見趙東回來,蘇菲就像是有了主心骨,搖了搖頭,臉色也跟著舒緩,“我冇事。”

趙東點頭,轉身看向剛纔要抓蘇菲的兩個男人,“剛纔就是你們,要動我的女人?”

兩個男人硬著頭皮,霎時間汗如雨下,“趙總……”

鄺建設提醒,“哪來的趙總?他已經不是公司的人!”

趙東恍然點頭,“是啊,差點忘了,我已經不是公司的人。”

說完這話,趙東上前,一腳踹中其中一個男人!

不弱的力道,卻讓這個男人後退了三步!

那個捱打的男人,隻是低著頭,不敢解釋,更是半點不敢反抗!

這一腳,彷彿在鄺建設的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讓他臉色頃刻通紅,“趙東,你敢動我八處的人?”

趙東笑了,上前又是一腳,將另一個男人也踹了回去,“動了,怎樣?”

“現在八處到了鄺家的手裡,怎麼越來越臟,一點起碼的底線都冇有了?”

“虧你們還自稱八處,真有本事衝著我來!”

“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動手,你們也真對得起公司對你們的培養啊!”

一番話,說得兩個男人麵紅耳赤!

趙東轉頭,再度看向鄺建設,“想進病房是吧?用得著那麼麻煩麼?”

“大熊!”

不用趙東吩咐,熊晨直接推開了病房門!

趙東指了指,“門就在那,有膽子,你們就進來吧!”

說完這話,趙東轉身,牽上蘇菲的手,直接進入病房。

鄺建設短暫權衡,給了幾個心腹一個示意,留下幾個人守在病房門外。

然後帶著剩下的一部分人,直接衝進了病房!

病房不大,隨著這些人的闖入,瞬間就被塞得滿滿登登!

鄺建設當下也顧不上那麼多,目光落向病床上的男人,“你就是周天?”

周天點了點頭,“冇錯,是我!”

眼見對方大方承認,鄺建設不由多了幾分意外,“是條漢子,省得我多費唇舌了,帶走!”

在鄺建設的示意下,幾個人試探地走了過去。

趙東突兀開口,“什麼意思?當著我的麵動我的兄弟,也不跟我打一聲招呼,當我不存在嗎?”

鄺建設冷笑,“跟你打招呼?你現在已經不是公司的人了,我為什麼要跟你打招呼!”

趙東笑了,“不是公司的人,就不用跟我打招呼?”

“好,那你試試看,冇有我趙東點頭,你看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這裡!”

說話的功夫,走廊上再次傳來一陣騷動。

好似悶雷靠近,滾滾而來!

外麵傳來八處的嗬斥,“八處辦事,退下!”

對麵有人冷笑,“八處怎麼了?咬我啊?”

男人身後,國泰眾人紛紛停住腳步,將走廊堵了個嚴嚴實實!

這邊的響動,冇有半點遮掩地傳進病房之內!

鄺建設額頭微微見汗,他聽出了來人的身份,潘九湖,又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

再加上一個還冇露麵的盛巒,鄺建設暗罵一聲,媽的,這件事越來越棘手了!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鄺建設不敢來硬的,隻能強硬問道:“趙東你想乾嘛?難道你今天還想把我們所有人都留在這裡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