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邊小泊繼續說,“整個公司都知道,魏家老太太對趙東喜歡得緊,更是多次在公共場合指明瞭讓趙東做他的外孫女婿!”

“否則的話,你以為趙東當初是怎麼從公司裡全身而退的?”

“當時那一次任務結束,包括白老大在內,幾個公司的老總一起在機場給趙東接機。”

“可以這麼說,隻要趙東當時不惹麻煩,隻要他再安穩半年,他就是公司板上釘釘的下一任接班人!”

“結果你猜怎麼著?”

“這傢夥放了所有人的鴿子,然後去做了一件瘋狂到極點的事!”

“具體是什麼事我不能告訴你,你知道了對你也冇好處。”

“你隻要知道,如果按照公司的規矩,以趙東當時犯下的錯誤,終身軟禁是最輕的後果!”

蘇菲嚇得倒吸一口涼氣,“那後來呢?”

邊小泊半眯眸子,“後來?後來趙東回國之後,第一時間就被關押了起來。”

“一場內部的聯席會議上,九家公司全都派了代表參加,算是對趙東的審判。”

“最後的結果,就是趙東被革除一切職務,終身軟禁!”

“當時所有人都不服,就連老潘都去白老大的辦公室摔了帽子!”

“可惜白老大決定的事,從來冇有人能輕易改變!”

“後來是魏家老太太親自去了天京,在白老大的辦公室裡聊了幾個小時,這才改變了趙東的處罰。”

“將他從公司裡除名,解除一切職務,永不錄用。”

“這麼說吧,惹下那種麻煩,還能全身而退的,你家趙東還是第一個!”

“所以你就應該清楚,這位魏家的老太太到底是什麼能量!”

“我可以這麼告訴你,隻要趙東當初點頭,答應成為魏家的外孫女婿,用不了半年的光景,他就能拿回曾經了丟掉的一切!”

“否則的話,你以為老潘是怎麼去的三公司?”

“也是魏老太太將老潘保了下來,否則以老潘的那個狗脾氣,下場隻怕還不如趙東。”

“現在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蘇菲深以為然,“明白,我輸不起。”

邊小泊忽然說道:“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家趙東在褚教官眼裡就是個弟弟!”

蘇菲傻眼,一時冇反應過來邊小泊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邊小泊感歎,“一個耀眼到足以掩蓋男人光芒的女人,你說說,在她麵前,那些男人可不就是弟弟?”

蘇菲真誠道:“邊姐,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否則的話,我恐怕連輸都不知道怎麼輸的。”

邊小泊轉過頭,“吳雪的女兒,這麼容易認輸麼?”

蘇菲有些落寞,“當年我還小,對母親的事瞭解不多。”

“等這一次天都之行結束,我會試著尋找當年的真相。”

邊小泊忽然問道:“你聽說過白露麼?”

蘇菲搖搖頭,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聽過。

邊小泊唏噓道:“你母親當年盛極江南的時候,唯一一個能跟她並駕齊驅的女人!”

“隻不過這個女人低調得厲害,現在能知道她的人已經不多了。”

“有人說,褚魏有白露當年的幾分影子。”

“南吳雪北白露,一個商界傳奇,一個國內神話。”

“我突然有些好奇,想知道你們兩個能不能重現當年的榮耀。”

說到這裡,邊小泊將一切話題全部打住,“好了,我今天的話有點多了,天快亮了,叫趙東起來吧,我去洗漱。”

蘇菲定定看向邊小泊,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到了邊小泊的善意。

對方好像不希望自己在褚魏麵前輸得太慘,又或者說對方一直在旁敲側擊地給她信心。

而這種幫助,又好像不是源自趙東的關係。

難不成,這個邊小泊跟母親當年有什麼淵源?

蘇菲想不出答案,也註定冇有人會給她答案。

片刻後,不等蘇菲去叫,趙東準時醒了過來。

這一覺睡得很沉,總感覺耳邊一直有人在說話,但是又不知道具體說了什麼。

或許是因為睡在蘇菲身上的緣故,趙東這一覺前所未有的踏實。

看見蘇菲臉上的憔悴,趙東心疼地將人抱住。

蘇菲試著開口,“趙東……”

趙東輕拍她的後背,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彆怕,天塌不下來!”

回頭,也不用招呼,所有人全都站在了趙東的身邊。

趙東起身,從蘇菲手裡接過西裝外套,頭也不回地大步走向門外!

淩晨四點。

沉寂了一夜的謝家彆墅,突然燈火通明!

天都的陰雨天持續了好幾天,今天也是一樣。

雲層格外密集,本該日出的時間點,半點看不見陽光!

天色陰沉得發黑,連綿小雨從天而降,為本就低沉的氣氛平添幾分黑色的壓抑!

隨著謝家燈光亮起,就像是一隻蟄伏在深淵中的巨龍,突然亮出了獠牙!

五分鐘之前,謝家的彆墅外就開始了車水馬龍!

不知從何處趕來的黑色車隊,瞬間就在彆墅外完成了集結!

都是天州牌照,這些車輛也冇進院,而是規規矩矩地停在路邊!

每一輛車全都開著雙閃,一共十幾輛車,閃爍的黃燈串聯在一起,雨幕之下,好似一條火龍!

隨著謝家的彆墅大門打開,開門聲此起彼伏,一眾人全都撐傘站在了門外。

每個人的手臂處,全都戴著一個黑色的袖帶。

門廊處,趙東身著一身黑色西裝走在最前,身側是一身黑色風衣的蘇菲。

高挑的身材,隻剩下一截黑色絲襪露在外麵,從頭到腳的黑色裝扮,為她整個人平添幾分莊嚴和肅穆!

尤其是跟趙東站在一處,彷彿相得益彰,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趙東先是鞠躬,聲音響徹全場,“謝江是我過命的兄弟,他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

“今天謝江不在,我以謝家孝子的身份主持喪事,感謝各位兄弟捧我趙東的場。”

“送走了兩位老人,我再給大家擺酒!”

“出發,起靈!”

四點十分,車隊駛出謝家!

前車是一輛天京牌照的普通越野車,風擋玻璃上的一張通行證,卻為整個車隊蒙上了幾分神秘色彩!

後麵的車隊連在一起,好似一條黑色長龍,直奔天都殯儀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