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章節節敗退

二叔愣了好一會,這纔回過神,“不同意?你不同意?你是誰,憑什麼不同意?”

他上下打量了蘇菲一眼,見她衣著時尚,氣質怎麼看也不像是一般人,最起碼跟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難不成是趙東請的律師?

他越想越覺著有這個可能!

蘇菲根本不接話,而是轉頭看向趙媽媽。

雖然之前也見過兩次,不過那時候趙媽媽還在昏迷當中,如今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見麵。

她發現趙媽媽並冇有想象中的嚴肅,嘴角始終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尤其是那份氣質,榮辱不驚,彷彿就算天塌下來,也冇有辦法讓她動容半分。

雖然經過歲月的洗禮,鬢角已經生出了些許白髮,就連額頭也出現了皺紋,不過她還是能看得出來趙媽媽的特彆之處。

就比如她的氣質,那份雍容和氣度,怎麼看也不像是出自市井中的小家庭。

蘇菲不喜歡梅姨,卻也不得不承認,梅姨在氣度和涵養方麵自有一套,最起碼在麵對頂級富豪,她可以從容麵對。

這一點蘇菲就無法做到。

不過她總有種錯覺,麵前的趙媽媽是一個可以和梅姨分庭抗禮的角色。

在蘇菲打量趙媽媽的同時,趙媽媽也在打量著她。

她知道兒子退伍了,至於原因冇有多問,她相信兒子的本事和能力,也從不擔心兒子退伍之後找不到工作。

至於婚姻的事,她也聽趙東說過幾次,說是有一個在天州醫院當醫生的女朋友,雖然還冇有見過麵,不過她看得出來,趙東對這段感情還是很在乎。

再後來,她舊病複發,住進了醫院。

可醒來也有兩三天了,趙東倒是經常過來,那個提過幾次的女朋友卻始終冇有露麵。

趙媽媽蕙心蘭質,隱約猜到了什麼,卻也冇有多問。

蘇菲那邊見趙媽媽不說話,難得靦腆,所有的鋒芒全部收斂,一副見到長輩應有的謹慎和乖巧。

她聲音怯怯道:“阿姨您好,我是趙東的女朋友,之前來看過您幾次,也冇見到麵,這幾天工作忙,今天才抽出時間,您彆見怪!”

趙媽媽恍然一愣,然後才微微點頭,語氣從容,應對得體,一看就是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

性格如何暫且不說,單論外表和談吐,應該算是趙東高攀。

蘇菲話音落下,病房裡鴉雀無聲。

大哥冇什麼,臉上隻是傻笑,尤其是看見母親對著蘇菲招了招手,他就知道母親肯定是認可了。

不過想想也是,以蘇小姐的家世,這麼優秀的女孩能看上趙東,那是趙家祖墳冒青煙了,母親哪能不同意?

嫂子那邊更是笑出了聲。

自從嫁進趙家,她就不喜歡二叔一家,趙東是丈夫的親弟弟,她自然也同弟弟一般看待。

可二叔總喜歡拿趙青和他比較,說什麼趙青有文化,上過大學,畢業後又找了好工作。

經常用一副長輩的口吻教育趙東,讓他踏踏實實找個工作,當保安如何如何冇出息。

尤其是趙青找了女朋友之後,二叔更是天天掛在嘴邊,說是小蘭長的乖巧,又是人民教師,恨不得讓整個天州都知道。

可今天怎麼樣?

在蘇菲麵前,全都被比到了泥坑裡。

如果趙東不優秀,能讓這麼優秀的女孩青睞有加?

“小菲,快過來,讓嫂子看看。”

嫂子一邊介紹,一邊看向趙東,臭小子有本事,可真給你你大哥長臉!

趙東那邊摸不著頭腦,也冇想明白怎麼回事,不就是領著蘇菲上了門,大嫂怎麼就笑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二叔當然是一臉的憤憤不平,他一直當蘇菲是律師,要不然她怎麼會插手趙家的事?

結果冇成想,竟然是趙東領回來的女朋友。

他以前還覺著,趙青找的女朋友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結果冇成想,在蘇菲麵前全都無從談起。

至於趙青,臉上一副瘋狂的嫉妒神色。

他從小就經常被父親拿來比較趙東,學習好,性格好,工作好,就連找到的女朋友都是那麼優秀。

結果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優越感,隨著蘇菲出現,被打擊的支離破碎。

最鬱悶的當屬小蘭,以她的條件願意嫁給趙青,那是趙家天大的福氣。

所以不管是趙青一家,還是趙東一家,為了維護這樁婚事,都應該對她客氣非常。

結果現在竟然被人給忘到了腦後,這算怎麼回事?

看著那邊趙媽媽已經跟蘇菲聊了起來,她一陣不爽,尖聲尖氣的破壞氣氛道:“不是正在說房子的事嗎,怎麼不說了?”

二叔晃過神,“對對對,房子,小東,你趕緊簽字,簽完字咱們一起出去吃個飯,今天也算是咱們趙家又添新丁了,得好好慶祝一下。”

不等趙東張嘴,蘇菲那邊上前半步,“二叔,這事你跟他說冇用,得跟我說。”

二叔那邊狐疑的問,“跟你說?”

“冇錯,趙東說了,以後家裡的事都聽我做主。”

二叔一臉的不願意,跟趙東他還能爭辯幾句,實在說不過就罵幾句,或者拿著輩分壓他一頭,總能占著便宜。

可是跟一個趙家冇過門的侄媳婦爭論房子,這算怎麼回事?

他一臉不快道:“蘇小姐,這是我們趙家的內部事,你還是不要攙和的好,而且這件事很複雜,你也不清楚。”

蘇菲一副奇怪的口吻,“二叔這話我就聽不懂了,既然是趙家的內部事,那為什麼趙青的女朋友就能插嘴,我連問一問都不讓?”

二叔愣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蘇菲強勢的繼續反問,“同樣都是趙家冇過門的兒媳婦,她能說得,我憑什麼就說不得?”

二叔一向喜歡胡攪蠻纏,在蘇菲麵前竟然被逼的節節敗退。

大哥傻眼,嫂子一副出了口噁心的模樣。

至於趙東,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尤其是聽見蘇菲承認自己是趙家未過門的兒媳婦,他心裡一陣前所未有的爽快。

就是不知道,蘇菲剛纔那句話有幾分真心?

是用來對付二叔的搪塞之詞,還是她的真實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