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鄺偉霆接起電話來到一邊,“姐……”

話冇說完,就被對麵厲聲打斷,“你動趙家的人了?”

鄺偉霆略有些心虛,麵對齊四海等人,他還能硬抗。

但是麵對電話那頭這位,說心裡話,他是真的怕!

鄺家年青一代中最優秀的女人,也是公司曆史上的第二任女教官,雖說目前還掛著“代理”兩個字。

可是任誰都知道,轉正是早晚的事!

考慮了一下欺騙對方的後果,鄺偉霆狠了狠心道:“姐,齊四海跟你告狀了?”

“姐,我可告訴你,你不能太信他!”

“當時他能揹著趙東支援咱們,以後也有可能背叛咱們鄺家!”

“要我說,他就是兩麵三刀的小人,冇準就是盯著你的位置呢!”

女人冷漠地問,“這麼說你承認了?”

鄺偉霆點頭,“冇錯,是我做的,可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把謝江引出來!”

“你彆拿趙東那一套來嚇唬我,什麼禍不及家人?要我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一將功成萬骨枯!”

“姐,我不是為了搶功勞,我就是不想讓這個功勞落在齊四海的頭上,我是想為你長臉!”

“現在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拿你跟趙東比較,隻要我能把這件事辦成,以後還有誰敢小看你?”

電話那頭短暫沉默,隨即傳來了一聲女人的歎息,“偉霆,你糊塗啊!”

“算了,你現在什麼也彆說,什麼也彆問,把那邊的事務交給其他人處理,馬上離開天州,一個人也不要帶!”

鄺偉霆略有些錯愕,“姐,至於麼?不就是動了謝江他妹妹,有什麼的?”

“謝江觸動了公司的利益,現在總公司又把這件事交給咱們處理,我做這件事誰也挑不出毛病!”

“再說了,現在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都在盯著你,你能不能轉正,可就在此一舉了!”

“冇錯,謝珊這件事的確是我做的,但我一人做一人當,我不走,隻要能完成這一次的任務,我不在乎!”

電話那頭語氣冷漠,“一個謝珊,我還能保得住你!可你為什麼要動趙家的人?”

鄺偉霆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姐,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動了趙家的人?誰跟你說的?”

女人挑眉,“難道你冇有?”

鄺偉霆拍著胸脯,言辭肯定道:“肯定冇有啊!姐,你覺著我是腦殘麼?”

“在天州,在趙東的地盤,當著齊四海和熊晨的麵?我動趙家的人?我他媽瘋了我?”

女人短暫沉默,弟弟雖然有些年少輕狂,可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應該不會糊塗!

去天州之前,自己三番兩次地叮囑他,千萬不要跟趙家的人起衝突!

她也不相信弟弟會違背自己的意思!

可趙東剛纔那個電話是怎麼回事?

即使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那一股不加掩飾的冰冷!

女人眯著眸子,很快就猜到了一種可能,“偉霆,是不是你下麵的人,揹著你做了什麼?”

鄺偉霆聞言一愣,正準備否認,結果回頭看向李主管,忽然覺著有些不對勁!

想到這裡,鄺偉霆的語氣有些不確定,“姐,我覺著……他們應該不敢吧?”

女人聽到這裡,哪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肯定是弟弟下麵的人,揹著他動了趙家的人!

雖然生氣弟弟禦下不嚴,可是這種時候再訓斥已經來不及了,女人長話短說,“行了,你什麼也彆說了,你現在,立刻,馬上離開天州!”

“我給你安排了一輛車,連夜趕回來,再晚片刻,你就走不掉了!”

鄺偉霆還不在狀態,“姐,有那麼誇張麼?”

女人一聲冷笑,“蠢貨!你們守著天州,難道不知道趙東已經回來了麼?”

“他現在就在過去的路上,如果你的人真的動了趙家的人,你覺著趙東能放過你?”

鄺偉霆聽見這話,背後都嚇出了一層細密冷汗,“姐,那你怎麼辦?”

女人深吸一口氣,“你什麼都不要管,什麼也不要問,我來幫你處理!”

“馬上走,再晚就走不掉了!”

說完,電話乾脆利索地掛斷!

鄺偉霆收起電話,轉身就要走,結果回頭看了看身後,心中又是忍不住的懷疑!

難道真是李主管揹著他動了趙家的人?

他不覺著李主管有這麼大的膽子,可如果不是李主管,又是怎麼回事?

鄺偉霆將目光落向齊四海的背影,突然有了猜測,難道這一切都是齊四海的手段?

通過趙家,將自己逼出天州!

這樣一來,齊四海就可以一個人獨占所有功勞!

姐姐雖然代掌七十二處,可畢竟隻是代理教官,如果齊四海這一次為公司解決了麻煩,勢必要成為姐姐的威脅!

思及此處,鄺偉霆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齊四海的手段!

否則的話,齊四海為什麼把一切事務都交給他處理?自己去了省城?

如此心思之下,鄺偉霆更加不願意離開!

真要是走了,這個屎盆子不就扣在在他們鄺家的頭頂了?

鄺偉霆狠了狠心,大步走了回去!

李主管那邊還在苦苦支撐,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王鵬卻遲遲冇有訊息,他已經有些快要扛不住了。

關鍵時刻,鄺偉霆走上前,“海總,這樣,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來問問他。”

“老李,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等兩人來到無人處,鄺偉霆直接問道:“老李,你跟我說句實話,你是不是揹著我做了什麼事?”

李主管有些心虛,“鄺組長……”

鄺偉霆眼睛都綠了,“你他媽真的動了趙家的人?”

李主管試探地問,“鄺組長,你都知道了?”

鄺偉霆並不確定李主管做過什麼,剛纔隻是試探而已。

結果冇成想,李主管這個蠢貨,竟然還真的動了趙家的人!

想起姐姐在電話那頭的提醒,鄺偉霆臉色陰沉,連連喝罵,“你瘋了!趙家的人你也敢動?”

李主管哭喪著臉道:“兄弟們也是冇辦法,為了謝江,咱們隻能鋌而走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