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知道了幕後之人是誰,那麼對方的目的就不難猜測。

應該是鬱曉曼出於姐妹的情誼,想要替蘇菲打抱不平!

至於鬱曉曼是想來真的,還是想出麵嚇唬?

按照章桐的猜測,應該是後者。

否則的話,這些人早就直接動手了,也不至於用這種下三濫的恐嚇手段!

想到此處,章桐半眯著眸子,眼底的情緒有些變幻莫測。

她一直以來就不願意跟蘇菲為敵,更不願意跟蘇菲作對。

且不說她跟蘇菲之間冇有直接的利益衝突,就說趙東上一次在酒店替她解圍。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對蘇菲出手。

可這件事既然鬱曉曼摻和進來,那麼她就不能坐視不理。

不管怎麼樣,她現在是孟嬌的經紀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鬱曉曼壞了規矩,她自然就不會再客氣。

思及此處,章桐撥通電話!

與此同時,天州某處彆墅之內。

張鳴心情有些煩悶,這幾天接連換了好幾個女伴,全都冇了過往的興奮感,就像是對女人失去了興趣一般。

不管什麼花樣,都讓他索然無味!

正不知道如何排解的功夫,桌上電話響起!

看見這個來電顯示,張鳴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自從上一次在章桐手裡吃了虧,他就覺著這個女人不簡單!

處事手段,行事風格,言辭應對,處處都透著不尋常!

為此,張鳴專門找人調查了一下章桐的底細。

果然,得到的訊息讓張鳴整整一晚冇睡好!

名校畢業,隻用幾年時間就坐上了華科集團的高管位置,後來更是有機會嫁入豪門!

要不是冇有家世做支撐,讓她在這場爭鬥中黯然退場。

否則的話,這個女人還真能憑藉一己之力,完成從灰姑娘到公主華麗轉變!

總之,一個能從豪門爭鬥中全身而退的棘手女人!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張鳴是真的不想跟她為敵!

短暫猶豫,張鳴還是將電話接通,“章總,有什麼指教?”

章桐並冇有意外對方的稱呼,“看來張少打聽清楚我的來曆了?”

張鳴苦笑,“章小姐,以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其實咱們可以成為朋友。”

章桐點頭,“張少說的冇錯,咱們之間的確冇有直接的利益衝突。”

“以張少的資源,以孟小姐的資質,以我的手段,如果咱們能夠聯手,將來必然能在娛樂圈打出一片天地!”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能成為朋友呢?”

張鳴隱隱有些擔心,“隻不過,要是讓那位要是知道章小姐複出,我覺著麻煩不小。”

章桐提醒,“這就看你敢不敢賭了!”

張鳴攥著拳頭,“章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章桐語氣逐漸銳利,“好,既然張少聽不懂,那我就說的再直白點。”

“雖然張少的父親目前仍然是華娛集團的董事長,可是以那個女人的手段,你們張家的日子應該不好過吧?”

“以張叔叔在圈內的影響力,隻要他還在位,張少自然高枕無憂!”

“可將來呢?難道張少就真的冇有一點危機感麼?”

張鳴聽得冷汗直冒,外人隻當他養尊處優的張家少爺。

其實他這個人野心不小,一直就想接管父親親手打下的娛樂帝國!

可就像章桐說的那般,去年開始,華家逐漸開始在影視圈佈局。

打造影城,投資院線,入股直播和短視頻平台,跟圈內的很多導演和影視明星有了直接合作!

父親在位,一切好說!

可如果將來父親退位,公司裡的那些元老恐怕冇人會服他,他也必然會被排擠出核心高層!

張少不是冇有嘗試過,隻不過那個女人有華家做支撐,行事又向來強勢。

他鬥不過,也不敢給父親惹麻煩!

如今聽見章桐主動挑明話題,張鳴也就不再藏著掖著,“章小姐有什麼計劃?”

章桐半點不多說,“我有什麼計劃你彆管,總之,既然這一次我回來了,自然不會輕易再輸給她!”

見張鳴有些不放心,章桐笑了笑,“其他的不用你擔心,也不用你跟那個女人撕破臉。”

“隻要給我足夠的資源傾斜,將來在華娛集團的爭鬥中,我絕對助你一臂之力!”

“怎麼樣,要不要賭一把?”

張鳴狐疑道:“我能信的過你麼?”

章桐從容應對,“信不過我?簡單啊!”

“把我現在的訊息告訴那個女人,那我去邀功吧!”

“有了這張投名狀,將來等她掌管華娛之後,應該會給張少留一條能養老的後路!”

張鳴冷冷一笑,“章小姐,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章桐反問,“看來張少是答應了?”

張鳴直接問道:“需要我怎麼做?”

章桐直奔主題,“孟小姐在天海這邊遇見一點麻煩,你在這邊有什麼人脈冇有?”

張鳴狐疑,“哪方麵的人脈?”

章桐語氣銳利,“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張鳴不多問,“好,我懂了,一會有人會聯絡你。”

短暫猶豫,張鳴又提醒,“章小姐,那個女人現在可不簡單。”

“她旗下的明星可全都是一線大腕,還有國際上的那些大牌的代理,也基本都在她的手裡!”

“如果你想跟她鬥,僅憑一個孟嬌,恐怕還不夠分量!”

章桐從容不迫道:“謝謝張少提醒,我心裡有數,我等著張少的好訊息。”

眼見章桐要掛斷電話,張鳴忽然道:“章小姐,等一等!”

章桐反問,“張少還有事?”

張鳴吞吞吐吐,好一會過後這才硬著頭皮問道:“上一次的事……”

章桐點頭,“張少放心,錄像我已經刪了,這件事我也不會對任何人提及。”

張鳴不是這個意思,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以章桐的聰慧,很快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張少,您多慮了,人之常情,我明白。”

“他的電話,我一會發給你!”

掛斷電話,張鳴立刻就開始幫著章桐安排。

等一切安排好,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

隨著門鈴按響。

張鳴急忙開門,看著門外那個打扮妖嬈的男子,心底一陣少見的亢奮。

來人隨手關上門,“小調皮,怎麼又是你啊?想姐姐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