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章謹慎用人

會議室裡,雙方僵持下來。

阿晨領著幾個人堵在一邊,幾個警察嚴防死守的盯著會議室出口。

至於趙東,心情並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麼平靜,自從回到天州之後,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跟警方打交道。

第一次是因為刀哥,他差點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給羈押,好在後來唐柔出麵,幫他化解了一場麻煩。

結果冇成想,這才過了多久,竟然又被警察找上了門。

趙東現在可以肯定,十九**還是因為皇庭會所那件事的後遺症。

因為大熊出任務之前,還曾告訴他,讓他小心夏家的報複。

而夏家,正是皇庭會的幕後老闆。

當時為了給蘇菲討一個公道,他當場砸了皇庭會所的招牌,這件事也落了不少人的麵子。

不過事後趙東並冇有覺著後悔,如果當時不是顧忌太多,那些有份算計蘇菲的傢夥,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心裡想著,他將目光落向隔壁房間,唐柔和帶隊的警官已經在裡麵呆了十多分鐘,也不知道商量的怎麼樣了?

……

小房間裡,唐柔的心情不算痛快。

她現在終於發現,趙東這個傢夥簡直就是惹禍精,前腳纔剛剛毀了踏雪大師的一幅作品,讓她心疼不已。

這可倒好,轉眼就把警察給招上了門!

九處所在公司合法經營多年,還是第一次被警察給堵了大門,不過出於保密因素的考慮,她又無法當麵跟對方挑明身份。

最後一腔怒氣無處發泄,在心裡把趙東罵了一個狗血淋頭。

另一邊,帶隊的胡警官很快就接到了電話。

“你們怎麼跑到那裡去了?”

“出任務。”

“證據確鑿嘛?”

“恩,都已經落實過了。”

“不要硬來,如果他們不交人就算了,守在外麵,難道他還能一輩子不出來?”

胡警官有點傻眼,他還是第一次碰見這種情況,守著犯罪嫌疑人卻抓不到。

電話那頭安慰道:“這家公司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多的我也不方便告訴你,但是你記住一句話。”

“您說。”

“如果這個傢夥真的罪責在身,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他,但是有一個前提,不能跟他們的人發生衝突!”

胡警官覺著難辦了,儘量抓人,又不能發生衝突,這可怎麼操作?

看見他掛斷電話,唐柔和氣道:“看來胡警官已經搞清楚了。”

胡警官也客氣幾分,“唐小姐,雖然不清楚您的身份,不過人我們是肯定要抓的,你保得了他一時,可再然後呢?”

唐柔微微皺眉,趙東這個該死的傢夥,這次到底惹了什麼麻煩,竟然連九處都壓不住?

她疑惑的問,“能不能跟我交個底?”

胡警官愣了片刻,按理說,他不該把案情告訴對方。

可是既然領導都如此忌憚對方的身份,他覺著還是應該把事情說清楚。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順順利利的解決這件事,真要是把麻煩鬨大了,他就算把人帶回去也不好交代。

“人命案!證據,證人,包括犯罪動機,我們全都已經掌握了,唐小姐,說句不怕得罪您的話,這件事如果您一定要幫他扛著,恐怕吃力不討好!”

人命案?

唐柔傻眼,如果是小來小去的麻煩,讓她幫忙說句話也冇什麼。

可趙東這傢夥怎麼會跟人命案扯上關係?而且聽胡警官的意思,所有的證據都已經確鑿無疑!

這可怎麼辦?

幫他是不可能的,如果趙東真的犯了法,那誰也幫不了他。

可如果不幫他,白冰領導的特彆小組馬上就要開始工作了,這個時候把趙東帶走,會不會影響伍強?

這一瞬間,她考慮了很多,一時冇有給出答覆。

其實唐柔心裡還有些懷疑,雖然不喜歡趙東,不過她覺著以趙東的個性,應該不會犯這種原則性的錯誤。

還不等她開口,外麵走進來一個人。

夏明張口便問,“聽說趙東捲進了人命案?”

“你怎麼來了?”

唐柔覺著頭疼,她也是剛剛纔從胡警官的嘴裡知道一些案情。

可這傢夥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唐柔眉頭一挑,這件事該不會又跟夏家有關係吧?

上一次,她幫趙東搞定了一樁麻煩,也敏感的嗅到了一點東西。

一樁跟混混之間的普通糾紛,怎麼會鬨得這麼大?

後來,她沿著蛛絲馬跡發現了夏家的影子,再後來就查到了皇庭會所那件事。

唐柔本來以為,上次那件事就當是對趙東的教訓,過去也就算了。

結果冇成想,夏家竟然還不打算放過趙東,而且這次竟然連夏明也捲了進來。

公私分明,這是她對下屬的唯一要求,而夏明此刻出麵,隱隱犯了她的忌諱!

夏明還冇發現唐柔的異樣,“警官,麻煩給我一點時間,我來跟領導溝通一下。”

等胡警官離開,他這纔開口,“唐處,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唐柔答覆道:“行動重要,等任務結束之後,再把他交給警方。”

夏明反駁,“我不同意!萬一在這段時間內,他跑了怎麼辦?誰來承擔著這個責任?”

唐柔一貫強硬的說,“我來!”

夏明急忙解釋,“唐處長,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知道的,我是擔心你……”

唐柔提醒了一句,“夏組長,工作期間請不要說無關話題!”

夏明冇辦法,隻能改口,“好,我承認,趙東這個傢夥可能有點本事,但如今他捲入了人命案當中,我覺著有必要重新考慮讓他進組是否可行!”

“冇什麼考慮的,這件事是我跟白組長共同商議過的,而且已經開會討論過了。”

“可那時候,大家還不知道趙東的品行有問題!”

“警方也隻是請他回去協助調查,案件又冇有定性,就算真是證據確鑿,還要給他自證清白的機會呢,你不要這麼武斷!”

“唐處長,反正我堅持原則,作為監察組的組長,我的意見是立刻把他交給警方,同時把他從行動小組的名單中剔除!”

不等唐柔反對,他再次開口,“這件事,我已經跟上級領導請示過了,上麵的意見跟我一樣,謹慎用人!”

唐柔氣的不輕,原本還打算把這件事暫且壓下來,結果冇成想,夏明這個傢夥竟然越級上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