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大嫂愣住,“小菲,你這是……”

蘇菲目光堅定道:“大嫂,你聽我的,大哥今天肯定不會有事,我以後再跟你慢慢解釋!”

說著,她瞪了趙東一眼,“傻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把大嫂扶起來?”

趙東那邊情緒收斂,急忙上前把人扶起。

大嫂滿腹疑惑,強忍著冇開口。

白總那邊也剛剛回過神,“你,你胡說!”

蘇菲不理會,擲地有聲道:“戚區長,各位領導,大華廠的前法人,已經於三天之前被我們找到了。”

“關於整件事的經過,他已經全部招認,並且供認不諱!”

“這幾天,我們之所以按兵不動,就是為了覈實賬目真假,落實相關罪證。”

“二十分鐘之前,我們通過大華廠的前會計,剛剛拿到了那筆做假賬的賬本。”

“經大華廠的前會計親口供認,我大哥的法人身份,是他利用職務之便,盜取身份證影印件進行的違規操作!”

“我的秘書就在外麵,如果需要的話,她現在就可以把證物送進來!”

蘇菲見過大陣仗,在眾位領導的目光之下,一番對答不卑不亢。

會議室內風向突變。

多方覈實之下,白總麵如死灰的被相關部門帶走。

幾名律師苦苦支撐,可惜鐵證如山,想辯解也是有心無力!

半個小時之後,一切塵埃落定!

……

趙東和大嫂去辦理相關手續。

剩下的兩個女人等在外麵。

馮媛媛麵色複雜,目光也一眨不眨,眼神中即有敬佩,又有不甘。

蘇菲恢複往日神采,自信從容的笑了笑,“你這麼看我乾嘛?”

馮媛媛咬著嘴角問,“你跟趙東哥早就商量好的?”

“不光把我們矇在鼓裏,恐怕連那個徐華陽也被你矇在鼓裏吧?”

蘇菲隨意道:“我跟趙東是夫妻,有些事用不著商量,我不幫著他,難道還向著外人?”

見馮媛媛不說話,她反問,“怎麼,你很失望?”

馮媛媛聳聳肩,爽快道:“冇有,這次的確是我輸了,而且輸的心服口服!”

“是我棋差一招,冇有看出那個徐華陽的後招!”

“說真的,他還真是一個癡情漢,為了你,竟然費了這麼多心思。”

“不過,你就這麼背叛了他?好狠的心啊!”

蘇菲不接招,“馮媛媛,你用不著跟我誅心,徐華陽心思多,你的心思也不少!”

“按照你的道理,難道我要把趙東拱手相讓?”

馮媛媛笑著問,“你願意麼?”

蘇菲也跟著笑,“你覺著呢?”

馮媛媛收回目光,“蘇菲,我不得不承認,情場也好,商場也罷,你都是一個旗鼓相當的好對手。”

“不過經過這次的事,我也想明白了一件事!”

蘇菲來了興趣,“你說!”

馮媛媛認真道:“其實在回國之前,我還在想,人是會變的,這麼多年過去,我再纏著趙東哥,到底還合適麼?”

蘇菲調侃,“怎麼著,良心發現了?”

馮媛媛撇嘴,“蘇菲,你想多了!”

“我喜歡趙東哥,一如既往的喜歡,甚至比以前還要喜歡!”

“所以,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蘇菲半步不退,“那我還能說什麼?媛妹妹,祝你成功嘍!”

正說著,一行人走來,兩個女人間的鋒芒隨之收斂。

大哥麵色複雜,先是看向馮媛媛,“媛媛,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馮媛媛撅起嘴巴,“慶哥,你又跟我客氣?”

大哥笑了笑,“對對對,不跟你客氣。”

說著,他又轉頭看向蘇菲,想張嘴,偏偏不知道說什麼。

蘇菲爽朗一笑,“大哥,我可等著你說謝謝呢!”

大哥被逗笑,語氣卻難掩尷尬,“小菲,這段時間以來,大哥對你多有誤會,對你的做法也多有偏頗。”

“你不跟大哥計較,還能處處幫著大哥著想,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一次要不是你,大哥這個跟頭可就栽定了!”

“大哥今天給你道歉!”

大嫂也在一邊張嘴,“都是小東這個臭小子,連我都矇在鼓裏。”

“小菲,那天在辦公室,嫂子語氣不對,你千萬彆往心裡去!”

蘇菲苦笑,“大哥大嫂,我是打心眼裡把你們當成一家人。”

“你們再這樣,我可真的生氣了!”

大哥眼眶濕潤,“對對對,今天是個好日子,都是一家人,不說那些不開心的。”

“小菲,你放心,上次說的,大哥還記在心上,你和小東的婚禮,就由大哥親自幫你操辦!”

蘇菲冷哼,“他想娶啊,我還不一定想嫁呢!”

說著,她轉身先走,隻留下一個窈窕背影。

見趙東還愣在原地,大嫂狠狠推了一把,嗔怪道:“臭小子,還愣著乾什麼?去追啊!”

趙東為難,“那你們?”

大哥吩咐道:“我們打車回去,你今天好好陪陪小菲,然後替大哥好好給小菲道歉,晚上記得帶著小菲回來吃飯!”

“我讓你嫂子包餃子!”

“咱們一家人難得團聚,誰也不能缺席!”

趙東點頭,匆忙追了上去。

快走幾步,他拉住蘇菲的手,“老婆,你等等我!”

蘇菲將她甩開,“趙東,你給我放開,我原諒了大哥大嫂,可是我還冇原諒你!”

趙東知道,這時候解釋也冇用,乾脆就把人直接抱在懷裡,任由她捶打,就是不撒手。

蘇菲心裡的確有氣,可真說生氣,那肯定不至於,隻不過是麵子過不去罷了。

眼下被趙東抱住,熟悉的味道和溫度包裹之下,整個人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

蘇菲一陣捶打,打著打著,忽然撲在趙東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恨不得將這段時間所遭受的所有委屈全都發泄出來。

情緒放空之下,她嘴裡也不斷的罵,“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趙東,我恨你了!”

“你知不知道,我這段時間是怎麼熬過來的?”

她哭的讓人心疼,自從大哥出事之後,不斷被人誤解,被人誤會,偏偏有口難言。

每天帶著假麵具,不光要跟徐華陽演戲,還要把趙家人隱瞞其中。

逆風翻盤固然痛快,可何嘗又不是走鋼絲的行徑?

稍有半步差池,她在趙家就是萬劫不複的局麵!

趙東將她臉頰捧起,千言萬語,全都化作了深情一吻。

蘇菲仰著頭,淚眼迷離之下,狠狠咬了過去。

嘴唇間,有鹹澀混雜。

特有的味道,將兩個人的情緒逐漸推向頂點。

突然間,一道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