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見秘書要張嘴,蘇菲擺手,“當然,也說不上背叛,畢竟你冇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也冇有損害公司的利益。”

“如果從公司的角度出發,你是一個好秘書,也是一名合格的好員工!”

“但是,因為你的舉動,給我個人造成了很深的困擾,讓我對你很失望!”

“我脾氣還可以,能給你一點時間考慮,但我姐姐的脾氣不好,你最好彆挑戰她的耐心!”

鬱曉曼配合的拉開手包,從裡麵掏出一副手銬扔在茶幾上,強勢道:“我家裡全是警察,這玩意家裡有好幾副,想清楚再說話。”

“說謊雖然不犯法,但如果我想給你找彆扭,再簡單不過!”

小劉抿著嘴唇,臉色也有些慘白。

蘇菲適時開口,笑了笑說,“彆這樣,不知道的,好像我們仗勢欺人,欺負你似得。”

“你有理由拒絕回答我的問題,畢竟我也隻是跟你先禮後兵。”

“你放心,就算你不說也沒關係,我肯定不會在公司裡找你的麻煩。”

“私人恩怨嘛,肯定要私下處理。”

“那我們就告辭了!”

不等蘇菲起身,秘書徹底崩潰,“蘇總,對不起,我愧對你的栽培和信任……”

根本不用蘇菲問,她把這段時間的所作種種,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

蘇菲聽完,臉色不見半點變化。

秘書那邊也鬆了一口氣,其實這段時間以來,她的心裡就像是裝了一塊大石頭。

如果徐華陽那邊詢問的,事關蘇菲個人**,又或者相關機密,她或許還會留個心眼。

可徐華陽每次開口,總能避重就輕,這才讓她有了僥倖心理。

即使如此,她也很快察覺到了不對,覺著有些愧對蘇菲的栽培和信任,

如今石頭落地,秘書反而變得輕鬆下來,“蘇總,您放心,明天我就會把徐總的錢退回去,然後我會主動辭職。”

“感謝您這段時間一直對我的幫助,也教會了我很多的東西。”

“我一會謹記的!”

蘇菲起身,拍了拍秘書的肩膀,“辭職就算了,這段時間以來,咱們一直還挺合拍,如果你走了,我跟新來的秘書合不來怎麼辦?”

秘書驚訝,“可是……”

蘇菲搖頭,“冇什麼可是,你是個聰明人,有些錯誤犯過一次,肯定不會再犯第二次,我說的對麼?”

秘書的眼裡閃動著淚水,“蘇總,謝謝……”

重新回到車裡。

鬱曉曼冷笑說,“真是咬人的狗不會叫,徐華陽這傢夥道貌岸然,手段竟然這麼卑鄙,連你都被矇在鼓裏!”

“如果他冇有問題的話,為什麼會篡改秘書那邊找到的資料?”

“看來大華廠這件事,徐華陽真的有很大問題!”

“小菲,你想怎麼辦?”

蘇菲苦笑,“還能怎麼辦?按兵不動!”

見鬱曉曼疑惑,她解釋道:“等著他們圖窮匕見,我就不信,徐華陽和正陽集團,這一次會乖乖認栽!”

鬱曉曼擔心,“那你呢,還留在瀚海?”

蘇菲聳肩,“我如果不留下來,徐華陽肯定會起疑心。”

鬱曉曼更加擔心,“可如果你繼續留下來,那趙家對你的誤解,不就更深了?”

蘇菲解釋,“冇辦法,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時候,隻要趙東相信我就足夠了!”

鬱曉曼感歎,“你啊,早晚被趙東賣了,你還在替他數錢呢!”

蘇菲反問,“你呢,跟猛子怎麼樣了?”

鬱曉曼抱怨,“還能怎麼樣?就那樣吧,他看見我跟見了鬼似得,也不知道他在躲什麼!”

說著,她擺手道:“算了算了,不說他,走吧,咱們去吃東西。”

“剩下的時間,你是屬於我的,咱們不討論那些臭男人!”

……

趙東那邊,酒局散場。

他先把王猛送上了出租車,等回來的時候,於誌早就睡得不省人事,霸占了辦公室裡唯一的一張單人床。

趙東捶了捶頭,眼睛裡帶著血絲道:“小丹,你等會怎麼辦,我先送你回去吧?”

李丹拒絕,“東哥,你這樣還怎麼開車?”

“你彆管我了,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趙東擺手,“我今晚不回家,跟於誌擠一擠就是了。”

他確實不想回去,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大哥,更不知道母親問起來該怎麼說。

李丹笑了笑,“那張床這麼小,你跟大誌哥怎麼擠?”

“你去隔壁睡吧,那裡還有一張床。”

說著,她打開了隔壁的財務室,這裡應該是李丹的辦公室,裝扮的很溫馨。

屏風的後麵,同樣擺著一張單人床。

趙東有些不好意思,“算了,這是你的床,我怎麼好意思?”

李丹解釋,“有什麼的?都是公司財產!”

“我幫你收拾一下,你今晚就睡這吧。”

趙東有些扛不住了,身體搖搖晃晃,“那你呢?”

李丹隨口說,“我去你車裡,湊合一下得了。”

趙東冇有再推辭,他今晚喝了不少,睡意襲來。

枕頭上有些淡淡的香味,很好聞,沾上枕頭就睡著了。

李丹替趙東脫鞋,脫外套,蓋好被子,又給他倒了一杯溫水放在一邊。

宛若賢惠的妻子般。

……

一夜無夢。

翌日,趙東醒來的時候,頭疼欲裂。

昨晚喝斷片了,怎麼睡著的,怎麼上的床,誰給脫得衣服,完全不記得了。

端起床邊的水杯喝了一口,這纔有所緩解。

洗漱完畢,他去辦公樓裡轉了轉。

工人們正在進行內部翻新。

工程並不複雜,水電的重新改造,光纖寬帶,無線網絡,以及電話線的重新鋪設。

剷掉牆上的老舊裝飾,重新刮膩子,刮大白,窗戶全部更換塑鋼材料,以及地麵瓷磚的鋪設。

內裝簡單,操作性不多,畢竟資金有限。

外牆方麵,趙東給了個主意,冇有動那些已經爬了滿牆的藤蔓。

一來是省錢,把藤蔓剷掉之後肯定還要重新塗裝,冇那個必要。

二來也是美觀,這層綠色讓整棟辦公樓顯得很脫俗。

隻不過以前冇人打理,雜草叢生,顯得有些雜亂。

如今經過綠化人員的專門修葺,讓整棟小樓重新煥發了生機!

院內,垃圾清運,花草移栽,土地硬化。

原則就一條,爭取利用最少的投入,達到最佳的效果。

就算這樣,投入依舊不少,大概五十多萬的樣子。

算上買廠的預算,一共花掉了兩百多萬!

新公司一共才三百萬的註冊資金,眨眼之間就用了一大半。

就這,還是因為自家的工作室,冇有賺錢,隻是花了個材料和人工。

要是交給外人來做,光是裝修就得將近一百萬!

上午的時間很快溜走。

快中午的時候,老馬打來電話,公司出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