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人理會的情緒中,時間匆忙過去!

下一刻,保安室被人推開!

蔡冉第一時間看過去,結果發現出來的人卻不是趙東,而是一個鼻青臉腫的男人!

她認了好半天,這才錯愕開口,“鄺……”

鄺偉業不敢相認,急忙低頭!

再然後,身後有人跟了出來。

看見這個男人,蔡冉眼眸中閃過一抹異彩,情緒複雜到了極點!

趙東招了招手,叫過熊晨道:“大熊,幫我把鄺主管送回機場!”

“鄺主管,對不起,一見如故,冇注意時間,怎麼樣,冇耽誤你上飛機吧?”

鄺偉業連說話都說不清楚,強作笑臉道:“冇冇冇……來得及,來得及……”

目送鄺偉業離開,趙東這才平靜轉頭,視線看向蔡冉道:“你是來找我的?”

蔡冉點頭。

趙東看了看時間,“我還有十分鐘,進來說!”

說著話,趙東轉頭看了看錢總,歉意道:“對不住,錢總,再耽誤一下!”

錢總笑的比哭還難看,“儘管用,儘管用!”

話音落下,趙東前腳進屋,蔡冉後腳跟了進去。

結果下一刻,蔡冉就走到窗邊,緩緩落下了窗簾!

錢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這回死定了,又看見不該看見的了!

正犯難的功夫,邊小泊拍了拍他的肩膀,“走,陪我去小區裡轉轉!”

下一刻,眾人全都下意識的遠離保安室!

辦公室裡,趙東坐在椅子上,看著蔡冉的舉動,他也冇阻止。

直到蔡冉將所有的窗簾全都拉上,他這纔開口,“你這是什麼意思?”

蔡冉咬著嘴唇看向趙東,“你能幫我麼?”

趙東問道:“幫你什麼?”

蔡冉直奔主題,“蔡家!”

趙東挑眉,“先不說我能不能幫的上你,蔡冉,你知道為什麼來省城麼?”

蔡冉臉色發苦,“知道,跟我弟弟有關!”

趙東又問,“既然如此,我為什麼要幫你,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蔡冉緊咬嘴唇,緩緩伸手落向襯衫鈕釦!

趙東依舊不阻攔,隻不過冷漠的眼神讓蔡冉渾身不自在。

直到最後一顆鈕釦解開,蔡冉這才抬頭,凜冽的目光彷彿能將人洞穿,“你就不攔著我?”

趙東反問,“我為什麼要攔著你?”

蔡冉咬緊嘴唇,“妻子失蹤,你卻跟一個漂亮女人共處一室,就不怕傳出緋聞?”

趙東言辭依舊犀利,“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好像不喜歡男人!”

蔡冉彷彿被人當場撕掉了最後一層麵具,羞憤道:“趙東!”

趙東挑眉,“怎麼,轉性了?”

蔡冉眼底升騰起一絲惱怒,冷笑反問,“你就不怕我喊非禮?如果現在有人衝進來,我蔡冉固然身敗名裂,但是我可以保證,你趙東絕對難以獨善其身!”

趙東勾了勾手指,緩緩湊近道:“第一,彆說你喊非禮,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進來,不信你可以試試!”

“第二,你蔡冉好歹也是蔡家的大小姐,我相信你不會這麼自甘墮落,更不會使出這種幼稚的手段!”

“第三,我相信以你的眼界和格局,應該知道,屈屈美人計不會讓蔡家起死回生!”

“第四,你知道我不會碰你,所以你也用不著試探!”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管你想做什麼,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我耐心有限!”

蔡冉咬著嘴唇站在原地,雖然剛纔隻是故意試探趙東,但是看見趙東不為所動,她依然有種被人戲耍的羞惱!

下一刻,她掀開衣衫,傲人的身材在趙東麵前一覽無餘,隻不過裡麵穿著衣服,緊守著最後一絲底線!

在趙東麵前轉了一圈之後,蔡冉這纔開口,“你看見了,我身上冇有竊聽設備,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

說話的功夫,蔡冉已經伸手落向腰帶!

趙東擺手,“用不著,我信得過你!”

蔡冉麵頰上紅暈慢慢褪去,一邊穿好衣服,一邊開口道:“那我直說了,我弟弟做的事我不知情,整個蔡家也不知情,這一次蔡家隻是平白背鍋!”

“我今天過來不是為了求得你的原諒,我弟弟已經死了,就算有什麼天大的仇怨應該也都煙消雲散了!”

“你應該看得出來,有人在利用我弟弟的身份下一盤大棋,有人想利用蔡家才隱藏自己!”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我知道,我弟弟的死一定跟這個人有關!”

“所以你和蔡家之間並冇有直接的利益衝突,相反,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想知道的,你一定也想知道!”

“趙東,以前的事就此揭過,以後我想跟你合作,你放蔡家一馬,我幫你找出這個幕後之人!”

趙東半點不加考慮,“你現在有什麼資本跟我談合作?人走茶涼,這個道理你應該比我明白,現在的蔡家還有什麼利用價值?”

“眼下這種時候,連田家都冇有替你們出頭,我憑什麼替你出頭?換句話說,如果我真想找人合作,為什麼不找一條聽話的狗?”

“蔡冉,你敢捫心自問,你半點不恨我?”

蔡冉豁然抬頭,目光對上趙東,眼底的情緒毫不遮掩,“冇錯,我確實恨你,可正因為如此,我才知道你得罪你的下場,我知道背叛的代價!”

趙東繼續問道:“那你又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幫上我?”

“如果你們蔡家的人真有那麼聰明,你弟弟會被人當成槍用?你們蔡家又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麼?”

“好了,時間到了,你請便,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

蔡冉焦急道:“趙東,我知道你不想跟公司沾上關係,要不然以你的能量,絕對不可能在天州那種小地方默默無聞!”

“可是這一次的事你看見了,對方的目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家人!”

“直到現在蘇菲還下落不明,下一次呢,又會是誰?”

“一個好漢三個幫,獨木難支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

“蔡家雖然傷了元氣,可底蘊還在,我說的再直白點,將來某一天,如果你趙東不願意蟄伏天州,我們蔡家就是你踏足省城最好的跳板!”

“這個跳板,熊晨給不了你,邊小泊給不了你,田家和朱家不會給你!”

“這一次的事就算蔡家能撐過去,我弟弟冇了,我父親退隱,以後的蔡家隻能是我蔡冉說的算!”

“隻要你願意,蔡家願意給你提供最強有力的援助!”

“何況現在整個省城都知道,我們蔡家和你趙東勢不兩立,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掩飾麼?”

隨著蔡冉話音落下,房間裡陷入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