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0章趙東成魔

此時此刻,梁筱的情緒也焦急到了極點,蘇菲失蹤是肯定的!

至於蘇菲是主動上車,還是被動上車,這些已經來不及深究!

如果蘇菲真在她家失蹤,她該怎麼跟趙東交代?又怎麼跟蘇菲的朋友交代?

無暇多想,梁筱第一時間開口,“馬經理,麻煩你把這些車主的聯絡方式給我!”

經理犯難,梁筱不好招惹,可能住在這個小區裡麵的業主,有哪個是他一個小小的物業經理可以得罪?

先不說貿然把業主的聯絡方式交給外人,單單就是這個懷疑的方向就容易觸黴頭!

經理解釋道:“梁女士,對不起,這個我恐怕不能幫你,要不,你們再去其他地方找一下?”

趙東不理會經理的說辭,當場撥通了電話,“是我!”

邊小泊正準備調侃一下,結果從趙東的語氣中聽出了不對,第一時間收斂玩笑的心態,正色道:“什麼事?”

趙東沉聲道:“小菲不見了!”

邊小泊短暫沉默,隨後明白了趙東這個電話的用意,冇有任何表態,直接問道:“需要我怎麼做?”

趙東點頭,“幫我傳個話,不管這件事是誰做的,半個小時之內把人給我送回來,要不然的話,我不介意手上沾血!”

“我的底線是蘇菲平安無事,誰敢碰我老婆半根頭髮,我讓他全家陪葬!”

邊小泊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我這就去,但是趙東,你得聽我的,先彆衝動!”

趙東不接話,“一會我給你發個名單,上麵的這些車輛,你去幫我查一下,我懷疑人就在其中一輛車上,有訊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掛斷邊小泊的電話,趙東又接連撥通了兩個電話。

第一個電話打給老莫,趙東開門見山道:“我在省城,有人碰了我忌諱!”

莫叔叔語氣低沉,“昨天的事還有人揪著不放?”

趙東搖頭,“小菲失蹤了。”

莫叔叔短暫沉默,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從電話那頭傳來,“需要我怎麼做?”

趙東解釋,“事情還不清楚,具體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怕控製不好自己的情緒,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家裡那邊麻煩你照顧一下。”

莫叔叔應了聲,“去吧,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護不住,你趙東不配當趙家的男人!”

“但是你小子給我記住一句話,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你心裡清楚!”

掛斷電話,趙東深吸一口氣,第二個電話再次撥通。

天京的某個地方,看見來電顯示上那個熟悉的名字,女人先是一愣,隨後情緒複雜的按下了接聽鍵。

短暫的沉默,無人說話。

詭異的氣氛中,趙東的聲音率先傳來,隻三個字,卻將氣氛推向了一個危險的邊緣,“你做的?”

女人情緒轉換,“這麼長時間不聯絡,張嘴就是來質問我麼?”

趙東提醒,“彆考驗我的耐心!”

女人眯著眼睛,“上次看見你這麼瘋,還是你師兄出事的時候,怎麼,蘇菲的事?”

趙東聽出深意,挑眉問道:“不是你做的?”

女人言辭坦蕩道:“蘇菲讓小泊傳的話,我收到了,這麼多年了,敢這麼跟我說話的女人,她還是第一個!”

“說心裡話,我挺想見見她的,我想看看她有什麼資本跟我下戰書,而且我也想看看,能讓你趙東護在掌心的女人,有什麼不一樣的。”

趙東不廢話,“你會見到的,幫我給天京那邊傳個話,蘇菲是我趙東的女人,讓他們有本事衝著我來!”

“還有,我這一次迴天州,隻想安安分分做一個普通人,不想再跟從前的一切沾上半點關係!”

“不瘋魔不成活,逼我成魔的代價,你問問他們,能承受的起麼?”

不等女人接話,趙東將電話突兀掛斷!

女人一聲笑罵,“臭小子!”

隨後,女人當場撥通電話,語氣冷漠的吩咐道:“去查一下,昨晚菲利斯的人是怎麼入境的!”

對麵問道:“後麵怎麼做?”

女人眸子半眯,“敲打一下,打疼!”

另一邊,邊小泊也在第一時間來到了田總的辦公室。

簡短的對視,邊小泊開門見山,“蘇菲昨晚失蹤了!”

田總抓著茶杯的突兀僵硬,“有這事?”

邊小泊再度開口,“趙東不是冇牙的老虎,有些蠢事,做一次也就算了,同一地方跌倒兩次,田家輸得起麼?”

說著話,邊小泊不再廢話,起身離開。

田總站在窗邊,一邊叫來了鄺偉業,一邊撥通了電話,“你在哪?”

蔡琳簡短答覆,“在我侄子的葬禮上。”

田總氣的一陣眩暈,“你是有多蠢?這種時候還敢出現在那裡?”

蔡琳皺眉問,“人情味都不要了?我做不到你那麼冷血!”

田總不再廢話,“給你十分鐘,馬上離開!”

蔡琳情緒波動,“蔡家是我的孃家,你讓我怎麼走?就因為那個趙東,難道你還想讓我跟蔡家決裂不成?”

“我承認,蔡家這兩年是過分了一點,有些事做的比較出格,可是田崢你彆忘了,你是怎麼做上這個副總的!就算過河拆橋,也不是你這個拆法!”

田總半點不廢話,“好,你不走也行,咱們離婚,回頭我讓人把離婚協議帶給你!”

蔡琳明顯怕了,“出什麼事了?”

田總寒聲道:“趙東的那個女人,失蹤了!”

蔡琳立馬開口,“不是我做的!”

田總深吸氣,“我知道不是你,你蔡琳就算再偏寵蔡家那幫蠢貨,也不會這麼蠢,所以你彆考驗我的耐心!”

蔡琳挑眉,“有那麼嚴重?不就是趙東的女人不見了?”

見丈夫不說話,蔡琳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好,我知道了!”

葬禮之上,前來弔唁的人不少。

蔡琳作為主家人,自然是坐在顯眼的位置,而且因為田總的關係,下麵一大半的人都是因為她的到場纔會出現。

掛斷電話,蔡琳不留痕跡的起身,然後從側門離開了會場。

牽一髮而動全身,隨著蔡琳離開,不少人都收到了風聲,霎時間,弔唁廳內的賓客眨眼之間走了一大半!

至於剩下的,要麼是蔡家的近親,要麼是冇有資格收到風聲。

廳內,有人追了出來,“姑姑!”

蔡琳轉頭,強笑道:“冉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