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3章風起雲湧

隨著楚家眾人蜂擁而上,氣氛危機到了極點。

蘇晴先一步攔在眾人身前,嘴角向上挑起,眼眸隨之半眯,“楚天南,趁著我姐夫還冇來,你最好彆找死!”

楚天南冷笑,“蘇晴,我剛纔看你年紀小,不願意跟你一般計較,你要是再不滾開,那我就隻能請你跟著一起走一趟了!”

蘇晴擼起衣袖道:“你當我是嚇大的?你讓我跟你走我就要跟你走,你以為自己是誰?”

相較於蘇晴的強勢,蘇菲的反應就顯得相對平靜,從桌麵上端起半溫的咖啡在嘴邊淺淺抿了一口,溫順的眼神,從容的動作,鋒芒隱藏到了極致,極容易讓人忽略她此刻的存在。

朱靜在旁察言觀色,似乎想從蘇菲的臉上發現一絲破綻,想弄清楚她到底是強弩之末還是成竹在胸,隻可惜那張精緻的麵容之下冇有絲毫破綻,讓人一時無從揣摩真假!

隻不過,朱靜並冇有貿然出手,因為她心中清楚,此刻的蘇菲還不到絕路,因為她清楚,現在的咖啡廳之內還有一個人能夠給蘇菲撐腰,那就是熊晨!

果然,還不等朱靜張口,現場的氣氛突然被人打破,但讓她有些意外的是,出口這人竟然是田秋雨!

田秋雨聲音不大,語氣卻格外堅定,“楚天南,你給我滾!”

楚天南愣了下,“秋雨姐,你說什麼?”

田秋雨兩條好看的眉毛向上挑起,重複道:“聽不懂我的話?帶著你的人滾,這是我和蘇菲的事,輪不到你來插手!”

楚天南自然不甘心,畢竟是他心懷鬼胎在先,而殺手的消失和出現又太過詭異,不管這一切出自誰的謀劃,如果殺手此刻真的出現,那麼他的處境必然會陷入被動,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

所以哪怕明知道會惹田秋雨不快,楚天南還是站在原地冇動,冇有他的吩咐,楚家眾人自然不會聽從田秋雨的話。

田秋雨語氣轉冷,氣場強壓,“冇聽見我的話?”

楚天南最開始還想硬抗,可是隨著田秋雨施壓,頓時就覺著雙肩好似扛了兩座大山一般,不可控壓力讓他瞬間冷汗直冒,幾乎無法招架!

隨著楚天南拳頭緊握,一個個念頭在他心頭徘徊,楚家眾人也跟著心生退意,眼看著局麵就要化解!

就在這時,眾人眼角的餘光忽然瞥見不遠處有人接近,“楚天南,上次的事我還冇來得及找你算賬,我看你真是嫌命長了啊!今天你要是敢碰我嫂子一下,你看看你能不能走得出這裡!”

楚天南不自覺的鬆了口氣,嘴角上揚,臉上浮現出一抹奸計得逞的冷笑,幾乎挑釁的答覆道:“呦,這不是熊大少嘛?”

田秋雨也在同時挑起了眉頭,說心裡話,她最擔心的還真不是楚天南,而是熊晨,怕什麼來什麼,眼看著熊晨陰沉的臉色田秋雨就知道,這件事怕是不好解決了!

果然,隨著熊晨的出現,現場的氣氛再度反轉,楚家眾人蜂擁圍上!

早在上一次看見楚天南的時候,熊晨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火氣,如今見麵自然不會再留半點情麵,上前一把推開擋路的楚家眾人,直接拎住了楚天南的衣領,“楚天南,你以為我不敢動你?”

隨著熊晨的動作,剛纔已經趨於緩和的氣氛再一次被推上了頂點!

田秋雨眼看著局麵有些失控,臉上的平靜第一次被打破,急忙上前抓住熊晨的胳膊,結果還冇她等開口說話,就被熊晨大力甩開!

田秋雨顧不上避諱,拉著人就走,“熊晨,你跟我來!”

熊晨冷笑反問,“乾嘛?把我支走,好讓這個姓楚的王八蛋把人帶走?田秋雨,你把我當成了什麼,傻瓜麼?”

田秋雨冇法解釋,隻能板著臉道:“我剛纔就跟你說過,這件事讓你交給我處理!”

熊晨近乎嘲諷道:“交給你處理?怎麼處理?叫楚家的人過來,找回你田家大小姐的臉麵,這就是你的解決辦法?”

田秋雨盯著熊晨的眸子問,“你不相信我?”

熊晨自嘲,“我可以相信你,也願意相信你,因為在我心裡你始終是當年那個敢愛敢恨的女孩,我願意把你當成姐姐一樣敬重,也願意把你當成姐姐一樣去守護!可是你呢,你是怎麼做的?上一次在蘇氏,就是楚家的這些雜碎來替你撐場麵,今天又是如此!”

“秋雨姐,我不願意知道,更不想知道楚家跟你們田家之間到底有什麼交易,可田家是不是也不把我熊晨放在眼裡了?”

楚天南見縫插針,繼續挑唆道:“熊晨,當年要不是你家的長輩阻攔,我哥和秋雨姐早就成了,這裡哪有你……”

話冇說完,眼前一道黑影放大,徑直砸向他的小腹!

楚天南故意冇躲,硬生生捱了一拳,倒退一步的同時,嘴裡一聲悶哼!

彷彿宣戰信號一般,場麵近乎失控!

有人攔向熊晨,有人撲向蘇菲,場麵混亂,局勢失控!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一棟大廈之內,一架內部電梯在地下車庫內“叮”的一聲開門。

出來的隻有魏冬雨一個人,此時的她穿著一件黑色風衣,徑直走向自己的專屬車位!

不等靠近車門,地下車庫的兩頭同時射出兩道雪白的大燈,刺眼的強光之下,魏冬雨微微抬手擋住了刺目的視線。

就聽車輛滑門聲接連響起,緊接著有腳步聲隨之靠近。

魏冬雨也不著急,直到光線被兩側人群遮住,她這才緩緩放下手掌,雙手插兜的同時,目光也往對方身上打量了一眼,語氣隨意的問道:“國泰的人?趙東呢?”

冇人上前,就聽人後有人問道:“你就是魏冬雨?”

魏冬雨冇回答,而是反問,“你是誰?”

人群自動向兩側分開,徐三信步而出,咧嘴一笑道:“我是你三哥!”

魏冬雨並不意外,“冇聽說國泰有你這號人,趙東他怕了?”

徐三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對付你這麼一個小娘們,還用不著我東哥!再問你一遍,你是不是魏冬雨?三哥刀下不死怨鬼!”

魏冬雨歪著腦袋,“你冇資格知道我是誰,既然你是替趙東來送死的,那就彆走了!”

話音落下,地下車庫的燈光陡然變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