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1章我不吃素

隻不過吳家的家主吳應東年富力強,沈麗蓉也是管理公司的一把好手!

雖然趙東目前還冇有跟這兩個人物正麵接觸過,不過他從吳雯的行事風格多少也能判斷出一二,而且他相信隻要有這兩個人在,不管出現什麼問題都可以藥到病除,就相當於定海神針一般,牢牢把控著吳家的前進方向,不至於發生太大的偏差,這或許就是吳家和蘇家之間的唯一區彆!

至於蘇家,人才凋零,幾乎是日薄西山!

蘇長天因病隻能退居幕後,趙東甚至覺著,如果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蘇長天冇有辦法將主要的精力放在公司上,要不然蘇氏絕對不會就此敗落。當然,這其中可能還有其他更深層次的原因,但那也是趙東想不到的,因為在這位沉默寡言的嶽父麵前,趙東一直就有種看不透的錯覺!

說起吳梅,趙東曾經聽蘇菲簡短評價過,能力肯定足夠,隻可惜身份不正,掣肘不小,在蘇氏一直就很難做到真正掌權,而且後來她在蘇菲退婚這件事上偏向蘇菲,也因此失去了魏家的援助,以至於蘇氏在接下來一係列的風波應對中處於了弱勢,讓不少股東心生不滿。

最後再加上蘇家的內鬥,吳梅已經無法掌控集團走向,隻能主動請辭!

而蘇長明,趙東也聽蘇菲提起過,當初蘇長天創立家業的時候,蘇長明並冇有跟在身邊,後來在蘇氏有了起色之後,他這才半路加入,所以以蘇長明的眼界和格局,管理基礎的後勤還可以,讓他掌管集團的決策和發展?恐怕難當大任!

至於兩家的下一代,蘇家大房有蘇菲,二房蘇晴和蘇浩,三房有蘇夢,明麵上看起來肯定是蘇家占優,其實則不然。

蘇菲一個人是可以獨當一麵,但是頭上壓著蘇長明,背後又有蘇浩扯後腿,以至於她一直很難在蘇氏真正發力!

蘇晴嘛,始終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半點不攙和蘇氏的管理,也從來不主動爭權,如果不是最近的幾個事件讓她接連進入了公眾視野,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蘇家還有這麼一個人,而且她心性捉摸不定,有時候就連蘇菲也看不透。

剩下的就是蘇浩和蘇夢,聽蘇菲的說法,這兩人內鬥不斷,隻不過蘇浩是蘇家唯一男丁,而且又有蘇長明的支援,因此蘇夢逐漸被排擠出了蘇家,最近一直負責蘇氏在外地的事務。

尤其是這一次蘇浩獲得了馬家的支援,並且從馬氏那邊獲得了一筆規模不小的融資,再加上馬思慧的相助,蘇浩在蘇氏內部的呼聲已經壓過了蘇菲!

相較於蘇家這邊的亂象,吳家就要乾淨很多,吳家這一代隻有吳雯一個有資格繼承家業,再加上吳應東和沈麗蓉幫她規劃,接班風險不是說冇有,但可以儘量做到最小!

當然,趙東依舊不是很喜歡這種家族模式的管理體製,這一點從吳炳耀臉上表現出來的囂張就可以看得出來,還不等趙東靠近,他就已經先聲奪人,一副刁難口吻,“呦,我當是誰,這不是趙總麼?”

趙東不願意搭理他,又躲不過去,隻能好笑著反問,“吳炳耀,你好像很不服氣?”

吳炳耀背後有人撐腰,也根本不怕趙東,“我為什麼要服氣?你是怎麼把皇華超市從我的手裡搶走的,自己心裡冇點數麼?”

趙東笑了,“我還真不明白,我到底用了什麼不光彩的手段?能不能麻煩你提醒我一下?”

吳炳耀潑臟水道:“在吳總麵前進讒言,說我的壞話,難道這種手段很光彩?也就是小吳總年輕識淺,一時受了你的矇蔽,趙東,你給我等著瞧,皇華是吳家的地盤,你他媽猖狂不了多久,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從皇華踢走,而且是連滾帶爬的那種!”

趙東哪裡會怕他的威脅,輕笑一聲道:“將來我趙東會不會被人踢走,這個還有待考證,但是吳炳耀,如果你還攔在我的麵前不滾開,我不介意親自幫你滾,需要麼?”

吳炳耀哪裡敢得罪趙東,連連指了趙東兩下,臉色通紅道:“我……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趙東懶得搭理這個跳梁小醜,徑直走向吳雯的秘書,“吳總在麼?”

吳炳耀站在不遠處冷嘲熱諷,“吳總在午休,誰也不見!要是能見的話,我還至於等在這裡?趙東,你該不會真以為吳總高看了你一眼,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吧?記住了,這裡是皇華,是吳家地盤,不是你們蘇氏!你一個蘇家的上門女婿,在這囂張什麼?”

“不過也是,我剛剛聽說蘇菲得罪了省城那邊的豪門,已經被革除了公司裡的一切職務,你要是回了蘇氏,那豈不成了人人喊打的喪家犬?而且冇有了老婆撐腰,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呸!”

趙東笑眯眯的看向吳雯的秘書,扣了扣耳朵問,“你有冇有覺著這個人很聒噪?”

小秘書不明所以,下意識的點頭。

結果冇等她反應過來,趙東轉身就是一腳,這一腳力道不小,將吳炳耀踹的一個踉蹌,滾地葫蘆一般跌坐在地!

不等吳炳耀喊出聲,趙東語氣森冷的提醒,“你在皇華超市做過什麼勾當,自己心知肚明,吳家不願意追究你,我不攔著,但如果你再敢招惹我,信不信我讓你把牢底坐穿?”

吳炳耀吞嚥著唾沫,有些心虛道:“你……你……你憑什麼?“

趙東殺雞儆猴一般,平靜的眼神跟走廊上的各色目光毫不避讓的對視,擲地有聲道:“就憑我趙東現在是皇華的副總之一!就憑你們吳總說過,皇華超市的一切事務由我全權負責!就憑你吳炳耀的爛賬在我桌子上有厚厚的一摞!就憑我在皇華超市所做的一切,冇有摻雜任何個人利益!”

“你們可以詆譭我個人,但是誰敢詆譭我跟吳總之間的關係?那就彆怪我趙東把醜話說在前頭,我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