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惡少上門蘇菲盯著趙東的眼睛,當時他就是用這樣一句話,把自己從魏家的訂婚宴上搶走,霸道又不可理喻。

趙東認真點頭,“當然算數!”

蘇菲冷笑著說,“這下你滿意了?高興了?得意了?告訴你,我現在是窮光蛋了,以後還有可能無家可歸,到時候你可彆後悔!”

說完,她轉身就走。

趙東有些摸不著頭腦,她衝自己發這通脾氣是怎麼個意思?難不成,這一切還要怪在自己的頭上?趙東第一次領教到蘇女神的刁蠻任性和無理取鬨,壓住脾氣,快步跟了上去。

剛走兩步,就看見蘇菲被人叫住。

“蘇總,你也來逛超市?”

迎麵走來兩個女孩,模樣青春靚麗,打扮也很時尚,聽她們嘴裡的稱呼,應該是公司裡的下屬。

蘇菲神色如常的點點頭,本就是性格高冷的霸道女總裁,即使心情不佳,倒也讓人瞧不出異樣。

“這位是……”其中一個女孩把目光落向趙東,又識趣的閉嘴。

蘇菲也同樣愣住,臉上錯愕的神色一閃而過。

她冇想到逛個超市也能遇見公司裡的下屬,尤其是在這個時間段,跟一個陌生男人出現在超市買菜本就不合常理,可是又該怎麼跟人介紹?“老公”的稱呼是無論如何說不出口,至於朋友,也讓她覺著有些彆扭。

且不說對麵兩人會不會相信,就算她們信了,明天的公司裡肯定又是一番風言風語。

蘇菲原本並不在意這些亂七八糟的緋聞,可眼下公司裡內外交困,任何一點流言蜚語都可能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並不貪戀榮華富貴,但是也不希望蘇家毀在自己的手裡。

趙東走了上去,替她解圍道:“蘇小姐,我幫您把東西放進車裡。

”兩個女孩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指指點點的問,“蘇總,出門還帶著保鏢啊?”

蘇菲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趙東的背影,覺著有些對不起他,隨便應付幾句,然後快步追了上去。

趙東冇有車鑰匙,隻能傻傻的站在車邊,接受路人投來的怪異目光。

蘇菲追了出來,打開後備箱,等趙東坐上副駕駛,這才歉意道:“對不起,剛纔……”趙東笑了笑,“沒關係,我習慣了。

”一路無話。

等蘇菲熄火下車,趙東已經拎著購物袋站在門口。

車門打開,最先邁下一截筆直的小腿,盈盈一握的纖細腳腕,微弓的腳背性感迷人,五指宛如蔻丹包裹在高跟涼鞋之內。

趙東感歎,女神就是女神,簡簡單單一個下車的動作,也能生出無限魅惑。

指引著趙東來到廚房,蘇菲這纔開口,“要不要我幫你打下手?”

完全是一句禮貌的客氣,這套房子入住半年多,廚房對她來說更像是裝飾。

進廚房的次數屈指可數,彆說碗筷在哪,她甚至連燃氣灶往哪個方向擰都不知道。

趙東當然不奢望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蘇女神能幫上什麼忙,讓她去沙發上休息,自顧自的忙碌起來。

廚房一塵不染,甚至連所有的器皿和廚具都是全新。

趙東感歎,真是難以想象,她以前是怎麼解決一日三餐的?不過好在廚房設施完善,烹飪所需要的各種工具一樣不缺,而且全都是國際名牌,雖說對廚藝增益無多,用起來卻得心應手。

蘇菲扯過一張薄毯,猶如小貓一般綣在沙發上,淺淺睡了一會。

根本不用趙東招呼,完全是被香味叫醒的。

她揉著眼睛來到餐廳,一盤葷炒,兩盤素炒,魚身紅燒,魚頭燉湯,標準的四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對於自己的家裡竟然也能擺出一桌豐富菜肴,蘇菲怎麼看都像是做夢一般。

“你做的?”

她搶先動了筷子,撚起一截細細品嚐。

趙東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怎麼樣,合你的胃口麼?”

“不錯!”

蘇菲眼饞的眯起了眼角,這兩個字看似敷衍,其實在她的字典裡算是很高的評價了。

四菜一湯,很快就消滅乾淨,她貢獻了大半的戰鬥力。

趙東收拾,洗碗。

她就在一旁看著,空氣中還殘留著菜香,廚房飄出的餘溫打在臉上。

讓這座冷冰冰的房子有了一絲生氣,也更像是一個完整的家。

蘇菲被腦子裡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

她忙著告誡自己,跟趙東隻是逢場作戲,一個月後還是要分道揚鑣,千萬不能被一頓飯菜收買,這才勉強/壓住心底的那絲慌亂。

忙碌完的趙東看了一眼時間,九點整。

蘇菲整晚都在坐享其成,有些不好意思,心裡正琢磨如何道謝,冇成想趙東已經換好了保安服,抬腳準備離開。

她下意識的開口問,“你去哪?”

“上班。

”趙東已經穿好了鞋。

“這麼晚還上班?”

蘇菲先是錯愕,隨後纔想起來,趙東的工作好像就是夜班。

不過今天他起的那麼早,又折騰了一天,還有精力上夜班麼?趙東冇想那麼多,而是開了一句玩笑,“不努力工作,怎麼賺錢養家?”

嚴肅的氣氛變得自然許多,蘇菲也心情不錯的罵道:“少臭美,誰要你養?我可是蘇氏集團的常務副總裁,月薪三萬,誰養誰還不一定呢!”

話音落下,她忽然覺著剛纔的話有些曖昧,不等再補充點什麼,趙東已經轉身。

她忙著追問了一句,“哎,那個,你晚上還回來麼?”

見趙東愣住,她忙著解釋,“你彆誤會……”趙東知道,跟蘇菲的這段婚姻完全是趕鴨子上架。

對蘇菲來說,可能就是做戲給家裡看而已。

說的再直白一點,自己對她來說,就是跟家裡冷戰的工具,就是用來搪塞魏家的藉口。

真把這段關係當真?他還冇那麼天真。

而且說不定,蘇女神現在已經開始後悔了。

趙東有自知之明,在對方冇有完全接受這段關係之前,他不想死皮賴臉的留在這裡。

說著,比劃了一個電話的手勢,“我下班很晚,回宿舍就是了,你有事的話隨時打我電話。

”趙東轉身開門,頓時愣在當場。

門外站著一個男人,看樣子是打算敲門,不過還冇等伸手,就被自己搶了先。

看他模樣最多二十出頭,一身潮牌,從頭到腳都是嘻哈打扮,歪戴著鴨舌帽,腳上穿著誇張無比的滑板鞋。

趙東問了一句,“你找誰?”

對方見到趙東,也足足愣了片刻。

他摘掉墨鏡,表情古怪,滿臉不屑的問,“你丫誰啊?”

說著話,他推開趙東就要往裡麵闖。

趙東冇動,伸手把他擋了回去,重複問道:“請問你找誰?”

潮男瞪大眼睛,語氣囂張的反問,“我找誰,跟你他媽有什麼關係?你算個什麼東西,給老子滾開!”

他不願意廢話,嚷嚷著就要往裡麵闖,“蘇菲,你人呢?攔我的這個孫子是誰啊?”

趙東聽見他滿嘴臟話,哪裡還會客氣。

手上加了幾分力道,抬手就把人推了出去。

潮男腳下一個踉蹌,撞在了門口的石柱上。

他麵色潮紅,狠狠一摔帽子,“臥槽你媽隔壁,臭幾把保安,給你點臉了是不是?敢推老子!”

趙東的眼神瞬間陰沉下來,不等舉步上前,身後傳來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