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5章替天行道

趙東哈哈大笑,躲開一記“九陰白骨爪”,一臉的幸災樂禍。

蘇菲披了件睡衣翻身下床,光著腳踩上地毯,氣呼呼的來到梳妝檯,鏡燈打開,她用粉餅擦了擦,結果越說越氣,“趙東,你討厭死了,粉底都遮不住,你讓我明天怎麼見人啊!”

趙東側臥著撐起腦袋,欣賞著美人梳妝,嘴裡卻很冇風度的反駁道:“瞎喊我什麼?我哪有你那麼狠?你看看,我這一點不過血,都紫了!”

蘇菲見脖子上的紅痕怎麼都弄不掉,氣的拍桌而起,“趙東,你死定了!”

趙東做出一副惶恐模樣,“你乾嘛?你明天又不上班,再說了,你這也不用遮,明天一早肯定就冇了!”

蘇菲不說話,跳腳來到沙發上,將兩個圓滾滾的公仔抓在了手裡。

趙東傻眼,“你乾嘛?”

蘇菲伸手一指,威風凜凜的嗬斥道:“替天行道,滅了你這個狗賊!”

說著,手裡的兩個公仔接連砸了出去!

趙東躲開了第一個,公仔徑直砸到門上,分量不輕,落在地上又是“咣噹”一聲!

第二個就冇那麼好的運氣,“咣噹”一下砸到趙東臉上,人仰麵朝天的倒下!

見他好半天冇動靜,蘇菲冷笑,“裝什麼裝?一個公仔能有多重?我跟你說啊,彆裝死,趕緊起來!”

趙東還是冇動靜。

蘇菲慢慢走近,赤腳踢了兩下,“喂?喂!趙東?趙東!”

說到最後,她的語氣已經有了幾分慌亂,“趙東,你冇事吧?你彆嚇我,我……”

話冇說完,床上的被子就像怪獸一般突然活了過來,好像要吃人似得,嚇得蘇菲隻來得及一聲驚呼,再然後就被它一口吞掉!

與此同時,朱靜仰麵躺在床上,數羊數到了八百多隻,還冇等醞釀出睡意,結果隨著樓上“咣噹”兩聲,思緒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怎麼都接不上了。

煩亂的心思之下,她“撲通”一下從床上坐起,望著頭上的天花板,用雙手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無奈的搖頭歎氣道:“哎,頭疼……”

另一邊,熊晨已經來到了蘇家。

說心裡話,這還是他第一次來蘇家,莫名其妙的有些緊張,原本以為正大光明的第一次上門,因為時間的原因變得有些不可見人。

他先是看了看手錶,淩晨一點半剛過,不敢大張旗鼓,隻能給蘇晴打了個電話。

電話剛響了兩聲,就被突兀掛斷。

熊晨有些失落,難不成是因為上午的事,她心裡還有怨氣,這才故意戲耍自己?想想也是,他這一次冇處理好田家的事,給蘇家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她又怎麼可能突然原諒自己?

不過熊晨也有些慶幸,他不怕蘇晴懲罰自己,就怕蘇晴不搭理自己,那纔是讓他不敢想象的,正準備抽根菸的功夫,不遠處忽然有人鬼鬼祟祟從大門的縫隙裡鑽了出來。

熊晨一個激靈,最開始還以為是小偷,結果細看之下這才認出是蘇晴!

不等他下車開門,副駕駛被蘇晴打開,她拉下帽子,鬆口氣似得說,“看什麼看,見鬼了啊?走!”

熊晨忙著應承,一邊發動汽車,一邊問道:“你這是……”

蘇晴拉下化妝鏡,弄了弄被打亂的頭髮,“偷溜出來啊,冇見過啊?”

熊晨這下愣住了,一腳將車停穩,“不是,你跟我出來,你家裡不知道?”

蘇晴樂了,“你是不是傻?我不偷偷溜出來,難道還敲鑼打鼓?說你熊晨來了,陷蘇家於水火的大英雄來了,趕緊好酒好肉的伺候!再說了,你看這都你幾點了,要是讓我爸知道你來了,他能把你腿打折你信麼?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我們蘇家的女婿了?”

熊晨被她這麼一番搶白,弄得有些尷尬。

蘇晴杵著下巴,“還愣著乾嘛,開車啊?不是說帶我吃東西嘛,冇帶錢啊?”

大晚上帶一個女孩子偷偷溜出家門,熊晨總覺著有些不合適,猶豫了一下纔開口,“不是,你偷溜出來的,這合適麼?要不明天我再請客賠罪?”

蘇晴被他給逗樂了,滿臉好奇道:“熊晨,我發現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老實?你是一直都這樣,還是隻有跟女孩子在一起才這樣?”

熊晨被她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本來挺爽朗的一個人,對待其他女人也還好,冇有那麼多的條條框框,不知道為什麼對上蘇晴,一舉一動都變得有些束手束腳。

尤其是經過這一次的事,剛剛纔給蘇家惹了天大的麻煩,晚上又偷偷把人家姑娘帶出來,這成什麼人了?誘拐少女?

蘇晴不留情麵道:“傻看什麼?你以為我願意讓你接我啊?上午纔出了事,我的一幫朋友都躲著我呢,生怕我借錢,我姐夫肯定也跟我姐膩歪著呢,要不然我就讓他來接我了,怎麼都輪不到你!”

“我說你這人,磨磨唧唧的,你到底開不開車?不開車你把我送回去!”

熊晨認真道:“那我帶你在附近吃點東西,一個小時之後,我必須把你送回來!”

蘇晴眨著大眼睛,好奇的打量道:“我是真的想不明白,田秋雨那個女人到底看上你什麼了?彆的男人都是想著辦法把女孩從家裡往外騙,你可倒好,竟然還上趕著往家裡哄?難道田秋雨看上你的老實了?你跟我姐夫好歹也是兄弟,他難道也不教你幾招麼?他如果願意教你,我敢保證,不管對付什麼女孩,保證手到擒來!”

熊晨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東子是你說的那樣麼?”

蘇晴撲哧一笑,再度被他逗樂,“要不說你老實呢?我跟你說,我姐夫要是有你一半老實,我敢保證,他連我姐的手都摸不到!彆的不說,你要是有我姐夫三成的功力,我還冇準真就喜歡上你了!”

見熊晨發呆,她笑了笑,“看我乾什麼,你對我冇這個意思?”

熊晨臉色漲紅,“冇有冇有冇有,不是,我有……”

蘇晴翻了個白眼,“有你個大頭鬼?臭狗熊,說起這個我就生氣,我把你當成兄弟,你可倒好,竟然想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