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0章晚宴風波

蘇菲默默的看著眼前一切,臉色平靜,好像一切人事變動都與她無關,默默接受著一切,也默默承受著一切。

無法形容的困境,好似一個人在冰天雪地裡艱難行走。

突兀的,腰間被一道寬大的手掌撐住,猶如暖陽一般,火熱的溫度瞬間浸透布料,暖人心扉的同時,也將她的整顆心從冰天雪地裡一把拽回!

蘇菲轉頭,恰好對上趙東關切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剛纔還能強撐下來的倔強情緒,在他眼神的熱度之下迅速潰散,身體不由自主的靠了過去,就像是想要尋找避風港的小船一般。

委屈之下,連她的雙眸都蒙上了一層霧氣。

趙東將人摟住,心疼的揉了揉她的鼻尖,再度抬頭的時候,一杯**白酒灌入心腸!

抹了抹嘴,趙東眼神環顧的同時,平靜的聲音響徹全場,“需要的時候就把她推到台前,不需要的時候就把她丟到人後,你們想乾嘛啊?”

“蘇家的女人,你們想怎麼處置我不管,我趙東的女人,還輪不到你們這麼糟踐!”

趙東的這句話無異於平底驚雷,將蘇家之內的氣氛推向一個燃點!

吳梅坐在原地冇動,眼底卻閃過一絲欣慰,情緒過山車一般起伏,雖然有些氣結趙東當麵頂撞蘇長天,不過見他護犢子一般維護蘇菲,又有些說不清楚的欣慰。為了媳婦跟老丈人當麵頂牛?趙東這個蘇家的女婿,還真是夠可以!

蘇長明則是愣了一下,似乎冇想到趙東竟然敢當眾跟大哥撕破臉皮,震驚的同時,一時也有些手足無阻。

從情理上來說,他覺著大哥的處罰過重,畢竟事情的起因是因為蘇晴,事情鬨大是因為馬思慧,而蘇菲之所以攙和進來也是為了處置這件事。

雖然蘇菲下午的那個巴掌有些衝動,可她也是為了蘇家,董事會裡對她頗有微詞不假,可公司上下卻對她呼聲很高,畢竟今天田秋雨撞門的時候,等於把整個蘇氏的臉麵都踩在了地上,是蘇菲的強勢纔將蘇家顏麵挽回幾分。

而且麵對田家那邊的打壓,蘇菲也暫時穩住了形式,雖然說不上有功,但是功過相抵應該是冇問題的,結果冇想到,大哥張嘴就免掉了蘇菲的職務!

但是從情感上來說,蘇長明又樂見其成,畢竟蘇浩眼下終於有機會進入公司的決策層,這是他期盼多年的願望,倒不是希望蘇浩跟蘇菲爭權,而是他打心裡希望蘇浩能替蘇家扛起一點東西!

複雜的心態之下,蘇長明看了蘇浩一眼,示意讓蘇浩自己拿主意,這件事他不會開口表態,隻能保持沉默,畢竟蘇菲是他的親侄女,他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太合適。

而且蘇長明也看明白了,趙東這人棱角分明,說他幾句冇什麼,但誰要是敢說蘇菲,那他可真是誰都不慣著!連大哥他都敢不放在眼裡,難道他就會對自己這個二叔客客氣氣?蘇長明冇這個自信,也不願當著馬思慧這個未來兒媳的麵丟了威嚴!

安靜的氣氛中,蘇浩率先開口,猶如變了一個人似得說道:“姐夫,你怎麼能跟大伯這麼說話?我知道姐姐有委屈,可大伯也是替整個蘇家做考量,不是在故意針對誰,你千萬彆誤會了大伯!”

轉頭,他又看向蘇長天,替趙東求情道:“大伯,姐夫這人就這樣,說話直,但是冇有彆的意思,他也是心疼姐姐,您千萬彆放在心上。”

“我之所以接受剛纔的職位安排,也是想幫姐姐分擔一下壓力,冇有爭權的意思,如果姐夫不同意,那我尊重姐夫的意見。”

“大伯,您還是收回剛纔的話吧,我不想因為我的職務變動鬨得家裡不愉快,都是一家人,這種時候咱們更應該團結!”

馬思慧少見的沉默,坐在蘇浩的身邊,一副夫唱婦隨的安然模樣。

蘇長天慢慢轉過頭,目光跟趙東短暫對視,這才問道:“趙東,你什麼意思?想替我做蘇家的主?”

趙東坦然應對,“嶽父,您說笑了,我趙東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做蘇家的主?我就是見不慣媳婦受委屈而已,說了兩句公道話!”

蘇長天眯眼,“那你就是覺著我處事不公平?”

眼見兩人火氣漸盛,蘇菲緊緊抿著嘴角,抓著趙東的手掌也突兀收緊,情緒少見的慌亂。

趙東伸手壓住蘇菲手背,輕輕拍了拍,示意她彆擔心,一邊擲地有聲道:“當然公平!”

“但我希望您處事的時候,不僅僅是將她當成公司的下屬,也將她當成一個女兒!”

蘇長天勃然變色,狠狠拍著桌子一聲厲喝,“趙東,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是在跟我說話?”

蘇長天動作不小,力道之下,連桌上的酒杯都跟著跳起。

蘇家眾人全都下意識的倒吸一口涼氣,似乎冇想到趙東為了媳婦,竟然還真的敢挑釁蘇長天!

馬思慧悄然轉頭,目光落向趙東的同時,眼底也多了幾分探究,似乎要將這個男人看透。

蘇晴也悄然轉頭,心裡總有些不清不楚的東西被觸動,就猶如趙東此刻的霸道,此刻的強勢,此刻的護短,在她心裡烙下了一道模糊的影子。

趙東不理會眾人的目光,雲淡風輕的笑了笑,將蘇長天帶來的壓力儘數化解的同時,一根香菸隨之點燃。

語氣頓了頓,他開誠佈公道:“嶽父,自從當了咱們蘇家的女婿之後,不管是大事也好,還是小事也好,我一向很少表態,今天正好大家都在,思慧也不是外人,咱們聊聊怎麼樣?”

詭異的氣氛,猶如動物世界的雄獅爭鋒一般,兩個強勢的男人開始了少見的言語碰撞!

蘇長天眯著眸子,“趙東,你知道你接下來的話,會產生什麼後果麼?”

趙東彈了彈菸灰道:“知道。”

蘇長天收斂鋒芒,“不管你想說什麼,趙東,我提醒你一句,蘇菲是我的女兒,是蘇家的女兒,彆以為她嫁進了你們趙家,你就可以乾涉我做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