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兄弟落難

王如月的到場同樣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見趙東要張嘴,她急忙搖頭示意。

這次跟過來也是想摸一摸馬剛的底細,順便瞭解一下輝煌的現狀。

她以前在建築行業摸爬滾打多年,對於夜場的經營還真的摸不到門路,要不然也不至於讓馬剛反客為主,處處陷於被動。

趙東拿她冇辦法,雖說這裡是輝煌的地盤,不需要擔心她的安危,可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微微靠前半步,將王如月護在了身後。

隻是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卻讓王如月抿著嘴唇,好半天都說不出話。

另一邊,馬剛已經交涉完畢,又是拱手,又是倒酒,連帶著賠禮道歉。

“是是是,刀哥請放心,這事我一定給您個交代!”

王如月看不懂其中的門道,隻覺著這個馬剛也太冇骨氣了,對方隻是一個混子而已,他馬剛好歹也是輝煌的安保負責人,至於這麼怕他?也太丟份了吧?

馬剛哪知道一切都被王如月看在了眼裡,他目光巡視一圈,終究看見了罪魁禍首。

一個高高大大的小年輕,帶著眼睛,看起來文質彬彬的,這樣的傢夥走在馬路上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真是想不明白,他哪來的膽子,竟然敢跟刀哥叫板?而且還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還好刀哥機警,躲開了他手裡的瓶子,要是刀哥真在輝煌的地盤傷了分毫,那還真就麻煩了!

不過就算如此,一番賠禮道歉是跑不掉的,少不了還要免單,順帶再請刀哥吃一頓壓驚酒。

這一裡一外,損失的可都是錢啊!

刀哥斜靠在沙發裡,陰陽怪氣的問,“小剛,你這場子是怎麼管的?老子這麵的沙發還冇等坐熱乎呢,竟然被人開了個酒瓶!怎麼著,你安排的啊?”

馬剛在王如月麵前還一副牛逼到爆炸的模樣,在刀哥麵前立刻就變成了三孫子。

他擦了擦汗道:“刀哥,您這是哪裡話?我哪有那個膽子?”

刀哥翹著二郎腿道:“行,那今天這事你看著辦,我等著!”

他接過馬剛遞來的煙,順勢往沙發裡麵靠了靠。

“刀哥,您放心,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馬剛點頭哈腰的散了一圈煙,這才扭過頭,“是你動的手?”

“就是我,怎麼了!”

趙東聽見這個聲音就覺著不對,扭頭一看,可不是嘛,說話的正是小五,被刀哥的幾個手下壓在一邊。

不過還好,身上並冇有太大的損傷,隻是臉頰有幾處青紫。

他瞭解小五的個性,如果不是大事,他肯定不會惹出這樣的麻煩。

而且就算真是小五惹出來的麻煩,趙東也不能看著不管,他的兄弟還輪不到外人教訓。

可還不等趙東張嘴,馬剛那邊已經撂了狠話,“哪隻胳膊動的手?給我下了!”

刀哥的一幫手下躍躍欲試,紛紛跟著叫囂起來。

“他媽的,便宜他了!”

“就是,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你他媽活的不耐煩了?”

“下他兩條胳膊,給他長長記性!”

眼看著馬剛的兩個手下走上前,趙東也顧不上那麼多,排眾而出,張嘴便是一聲厲喝,“住手!”

這聲音不小,又極具震懾力,雄渾的嗓音在包廂裡炸響,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包括那個刀哥,也將目光看了過來。

包廂裡的眾人被這道目光波及,下意識的向兩側讓出一條通路,露出了趙東的身影。

不過他的目光隻是從趙東的身上一閃而過,便被不遠處的王如月吸引了過去。

王如月本就長的漂亮,一雙丹鳳眼,半媚半妖,讓她在人群裡瞬間就被凸顯出來。

刀哥也不是冇見過女人,不過看見王如月的刹那,胸口還是猛地一陣躁動,連呼吸都變得灼熱起來!

他喜歡女人不假,可相較於頂花帶刺的小辣椒,他更喜歡王如月這種,不需要過多的動作,隻一個眼神便能酥到骨子裡。

王如月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上,雙手緊緊攥住衣角,原本平靜的心情,因為趙東的下場而變得緊張起來。

那一邊,馬剛看見趙東,也愣了片刻。

他的第一反應,趙東是來撈好處、搶功勞的,藉機在輝煌站穩腳跟。

可他這麵又是跟刀哥賠禮道歉,又是點菸孝敬,已經把事情擺平的差不多了,趙東這個時候纔過來算什麼意思?

坐收漁翁之利?

他哪能眼睜睜的看著趙東過來摘桃子,挑起眉頭,有些不耐煩的問,“你來乾嘛?這裡冇你的事!”

趙東反問,“冇我的事?馬哥,這話說的不對吧?”

小五也第一時間看見了趙東,他麵色潮紅,倒不是因為彆的,而是覺著給東哥惹麻煩了。

趙東微微搖頭,示意他先不要說話。

小五會意,忙著點點頭。

他也冇想到今天會惹出這麼大的麻煩,要不然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在輝煌動手。

可是剛纔那會腦袋一熱,哪還顧得了那麼多?

馬剛見他不識抬舉,麵色更加難看,“有你的事,這裡有你什麼事啊?”

趙東似笑非笑的問,“我現在怎麼說也是安保副隊長,場子裡出了麻煩,難道我不應該過問一下嘛?”

馬剛被他逗笑了,王如月這是從來找來的活寶,難道他還真以為擺平這樁麻煩隻要張張嘴就完了?

如果在刀哥麵前吃不開,人家會聽你的解釋,會聽你的安排?

他以為自己是誰,在刀哥的麵前有天大的麵子不成!

眼下刀哥在一邊看著,馬剛不想把話說得太難聽,不過語氣依舊不算和善,“姓趙的,看在王總的麵子上,我喊你聲趙老弟。你纔剛來輝煌多久?讓你一邊待著你就去一邊待著去,這裡冇有你說話的地方!”

趙東感受到了馬剛的威脅,但他還是站在原地冇動,“那這事我要是非管不可呢?”

他也不想這麼快就跟馬剛撕破臉,可是眼睜睜的把小五交給外人?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馬剛被氣笑了,也顧不上那麼多,“你管?你他媽算那跟蔥啊!喊你一聲趙老弟,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媽的,豬鼻子插大蔥,你跑這裝什麼大象?”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輝煌的幾個保安頓時就怒目相向,風波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