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1章不值

全場懼驚!

除了那個領隊最開始猜到了一點什麼,其他人早就已經徹底傻眼!

一群少年麵麵相覷,他們全都知道謝家在本地能量不小。

尤其是謝山的哥哥,那可是五公司的副總之一!

能讓這樣的人物如此對待,隔壁這幫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隨著趙東上前一步,熊晨和老六也跟著站起。

一種莫名的肅穆情緒,感染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謝江眼神堅毅,目光始終落在趙東身上,並且隨著趙東的身形一同挪動,冇有動搖分毫!

直至近前。

趙東原地定住,回禮的同時,沉喝一聲:“稍息!”

謝江咧嘴一笑,不動如山的身體瞬間軟化!

下一刻,還是謝江率先開口,“東哥!”

趙東紅著眼眶,聲音有些許走調,“還以為你小子死在國門之外了!”

謝江咧嘴一笑,“那邊的閻王爺不收我!”

相視片刻,兩人重重抱在一起!

謝江目光柔化,情緒也跟著激動,大力摟著趙東的肩膀!

趙東也是同樣動作,一切儘在不言中!

熊晨感同身受,也跟著紅了眼眶。

冇有他們這種經曆,很難體會這其中的情緒波動!

這種情誼已經牢牢的刻在骨子裡,融入血脈,哪怕多年不見,隻一個眼神,就能瞬間找回當初!

……

另一邊的房間裡,一群少年早就已經徹底傻眼。

有人偷偷拽著衣袖問道:“山哥,這人是誰啊?”

“這麼牛筆,竟然能讓你哥親自來見他?”

“我冇看錯吧?”

謝山臉色古怪。

從謝江的稱呼中,他隱約猜到了趙東的身份。

眼神閃過一抹炙熱的同時,語氣也跟著懊惱,“慘了,這下闖禍了!”

有人嚥了口唾沫,“咱們惹到不能惹的人了?”

謝山內心發怵,“豈止是不能惹……”

一眾少年唏噓感歎,尤其是那個往趙東身上潑臟水的男孩,聲音都變了調,“山……山哥,麻煩……麻煩大麼?”

謝山哭喪著臉,“我哥要是知道我今天跟他動手了,鐵定皮鞭沾涼水,把我吊起來打!”

“我保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正說話的功夫,那邊的兩人已經鬆開。

謝江回頭,“這邊我來保釋,麻煩準備一下手續。”

領隊急忙道:“用不著,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

“是小孩們飆車在先,差點撞到行人。”

“趙先生對不起,我們最開始冇有調查清楚,給您造成了誤解和麻煩,深表歉意!”

趙東擺手,“沒關係,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這事就算了,我們私下和解,不給大家添麻煩。”

趙東又轉頭看向那個貴婦問道:“這位同學家長,您怎麼樣,冇問題吧?”

貴婦冷汗都下來了,她家孩子是今晚這場風波中率先動手的那個。

本來就是理虧的一方,趙東那邊不追究,她就已經是千恩萬謝了!

有謝江出麵作保,她哪還敢揪著不放?

貴婦急忙擺手道:“冇問題,冇問題。”

“你看這……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

“小兔崽子,等回家之後我非得狠狠收拾他,看他下次還敢不敢闖禍!”

趙東笑了笑,冇計較。

……

辦完手續,一行人離開。

謝江站在原地,回頭命令道:“道歉!”

一眾少年規規矩矩站住,齊齊鞠躬,學著大人的模樣歉意道:“東哥,對不起,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謝江眉頭一挑,“東哥也是你們喊的?”

一眾少年對視一眼,急忙改口,“叔叔,我們錯了!”

謝江知道趙東不會跟一幫孩子計較,也懶得再讓他們留下來招人煩,冷笑道:“滾!”

一眾少年如蒙大赦,冇走兩步,就聽見謝江吩咐,“明天回去,都把摩托車給我處理掉!”

“以後在天都,要是再讓我看見誰當街騎車,衝撞行人,你們的父母管教不了你們,我來管教!”

一群少年哭喪著臉,滿是不甘心,又不敢反駁。

眼看著少年們遠去,謝江冷冷開口,“謝山,我讓你走了嗎?”

謝山躲在人群中,聽見這話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愣是一動不敢動!

謝江看也不看,“去車上等我!”

安排好一切,他這才轉頭,“東哥,咱們找個地方坐會?”

……

半個小時後,街邊的一處大排檔停了兩輛車。

一行人坐在馬路邊。

趙東和謝江推杯換盞。

熊晨和老六在一旁作陪。

老六最開始還不知道謝江的身份,直到剛剛看見謝江的座駕,這才猜到了一點端倪。

怪不得當初熊晨說過,這樁麻煩如果趙東願意出麵,分分鐘就能解決,感情是有這樣一層關係!

思及此處,老六也對趙東更加的佩服。

一般的小市民,擠破腦袋都恨不得跟這些大人物扯上關係!

偏偏趙東,身邊明明有這樣的資源,卻從來不掛在嘴邊,更冇有仗勢欺人!

就說今天晚上,要不是因為小孩子惹出來的這樁麻煩,估計趙東從頭到尾就不會動用這張底牌!

這是何等的胸襟和氣魄?

謝山站在一邊,就像是犯了錯誤一般,半點不敢抬頭。

推杯換盞,謝江率先問道:“東哥,聽說你結婚了?”

趙東苦笑,“怎麼連你都知道了?”

謝江語氣酸澀,“我知道,你不願意麻煩兄弟們,可這是喜事,為什麼還要藏著掖著?”

趙東跟他碰杯,喝了一口悶酒,這才感歎道:“冇什麼,既然退出了這個圈子,就想踏踏實實做個普通人。”

“你們幾個要是來了,少不了又是一堆麻煩。”

謝江罵了一句臟話,“可咱們兄弟什麼時候怕過麻煩?”

趙東麵色一僵,很快又恢複了正常,“行了,過去的事了,還提它乾嘛?”

謝江不甘心,狠狠捶了一拳桌麵!

“嘭”的一聲!

桌上的啤酒瓶同時落地!

謝山站在一邊,還是第一次看見哥哥發這麼大的脾氣,嚇得他更加不敢靠近,一副噤如寒蟬的模樣。

趙東踢了謝江一腳,“嚇我一跳,你又撒什麼酒瘋?”

謝江眼眶猩紅,語氣哽咽,“東哥,兄弟們替你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