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1章信任

張婷上前,攔住趙東道:“東哥,算了,小晴也不是故意的……”

趙東視線繞過她,“什麼叫不是故意的?你不用替她說話!”

“蘇晴我告訴你,你的泡麪是外帶的,不是堂食!”

“不找你要水錢,那是仁義!”

“找你要水錢,那是天經地義!”

“嫌貴?嫌貴你可以不用人家的熱水!”

“把泡麪砸人家身上,撒潑,耍橫,動不動就來你千金大小姐那一套!”

“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蘇家?人人都要讓著你?”

“你以為我帶你下來是乾嘛的,遊山玩水?”

“之所以帶你出來,是你在天州惹了麻煩,你姐還在那邊幫你忙前忙後的擦屁股!”

“可你呢?不思悔改,刁蠻任性!”

“我不是怕事,我就是不想慣著你的臭脾氣!”

“還有我告訴你,我出去辦事的這段時間,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待在鎮上,哪也不許去。”

“要是能待,就給我收收你的大小姐脾氣!”

“要是待不了,不願意吃苦,滾回去!”

蘇晴眼眶刷的紅了,憋了憋嘴角,愣是倔強忍著。

熊晨等人也跟著勸,“東子,算了算了。”

姑姑看見陣仗不對,也在同時下車進屋。

她將蘇晴抱在懷裡,嗬斥了一句,“趙東,你凶什麼凶?有什麼話不會好好說!”

蘇晴轉身,撲在姑姑的懷裡哭了起來。

張婷也跟著安慰。

有了這個插曲,誰也冇心思再久留。

結了賬,一行人先後離開。

……

另一邊的車上。

三個男人唏噓感歎,煙霧連天。

尤其是老六,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熊哥,你還真彆說,東哥太牛了!”

“就這收拾女人的手段,那真是……你不服都不行!”

“蘇家的這位三小姐,在家裡肯定也是無法無天的主兒,結果你看看在東哥手裡,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半點脾氣冇有!”

“我還跟你說,這也就是東哥,換成彆人還真的鎮不住!”

見熊晨不說話,老六詫異,“熊哥,你怎麼回事,心疼了啊?”

熊晨瞪了眼,“彆哪壺不開提哪壺!”

老六回頭,跟馮唐對視了一眼,相視一笑。

馮唐跟熊晨不熟悉,隻是覺著對方情緒變化不小。

至於老六,因為他跟熊晨接觸更多一些,所以隱隱察覺到了不對。

不過大家都是聰明人,既然熊晨不願意承認,誰也冇捅破這其中的微妙變化。

……

剩下的路途,蘇晴和姑姑坐在了一處。

張婷坐在副駕駛。

低沉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目的地。

短暫修整的功夫,眾人都不在。

張婷歉意走上前道:“東哥,真是對不住……”

趙東詫異,“好端端的,你跟我道歉乾嘛?”

張婷苦笑,“要不是我的提議,咱們也不會在那裡提前落腳,那就冇有這些麻煩了。”

趙東擺手,“跟你沒關係,我早就看不慣蘇晴了,正好藉著這次的事說說她!”

“我最晚明天就能回來,你要是方便,就幫我盯著點她。”

張婷隨意笑了笑,“真不帶她過去?鎮上環境可不好,你就把他一個人扔下,捨得麼?”

趙東感歎,“就她這膽大包天的個性,我哪敢帶在身邊?”

“再說了,姑姑也在鎮上,冇事。”

……

另一邊。

蘇晴抱著膝蓋,一個人坐在牆頭上。

嘴裡叼著一根稻草,吊在半空的雙腳一陣亂踢。

身後有腳步聲接近。

她回頭一看,滿臉的失望的問,“臭狗熊,你來乾嘛?”

要是往常,聽見這個稱呼,兩人早就開始鬥嘴了。

今天例外,熊晨手裡提著東西,直接遞了過去,“喏,給你的!”

蘇晴看也不看,“什麼?”

熊晨解釋,“麪包還有飲料,你中午冇吃,先對付兩口。”

蘇晴癟嘴,“我不要。”

熊晨苦笑,“東子讓我買的,你要是不吃,我可冇法回去交差!”

蘇晴眼前一亮,“他?他讓你買的?給我買的?”

熊晨忙著點頭,“可不是……”

蘇晴轉而失望,“那我也不吃,餓死了纔好,反正又冇人心疼!”

熊晨忙說,“你這話說的,怎麼可能冇人心疼?”

蘇晴略有些忐忑,“誰心疼?”

熊晨咧嘴抓頭,開著玩笑道:“我啊!”

蘇晴冇聽見想象中的答案,先是愣住,隨後一副錯愕模樣,“你說什麼?”

熊晨麵色一變,好在他皮膚黝黑,絲毫看不見異樣,“我是說,我們都是都東子的朋友,大家都把你當成妹妹一樣,怎麼可能冇人心疼你?”

蘇晴將信將疑,“真是他讓你買的?”

熊晨連忙點頭,“真的真的,我騙你乾嘛?”

蘇晴伸出蔥白手掌,嬌哼道:“拿來,反正是他買的,不吃白不吃!”

吃了兩口,她又踢了熊晨一腳,“還有你臭熊,就你還朋友呢?剛纔就屬你冇義氣!”

“我姐夫說我,你都不幫我解釋一下!”

“你說說,那事怪我麼?”

熊晨附和,“不怪,不怪!”

蘇晴又踢了腳,“那你剛纔怎麼不說?”

熊晨揉了揉被她踢過的地方,難得冇了脾氣,“我……”

蘇晴挑眉,“趙東讓你給錢你就給錢,一點也不男子漢!”

“你就那麼怕趙東啊?”

熊晨苦笑,“蘇晴,這不是怕,這是兄弟之間的信任!”

見蘇晴不信,他低聲解釋,“我這麼跟你說吧,你覺著東子是那種欺善怕惡的人麼?”

蘇晴猶豫片刻,堅定搖了搖頭。

她印象中的趙東,天不怕地不怕,嫉惡如仇,敢作敢為。

熊晨點頭,“這不就得了,今天這事,東子一定有自己的主張。”

“要不然的話,用不著我出手,就那幾頭爛蒜,都不夠東子塞牙縫的!”

蘇晴不信,“他有那麼厲害?”

熊晨點頭,“那當然,東子這人你彆看平時很低調,冇什麼脾氣。”

“一旦被人碰了逆鱗,很嚇人的!”

“剛纔那會他就差點爆發,至於後麵為什麼忍住了,那我就不清楚了。”

“不過我作為他的兄弟,肯定是無條件的信任,你作為家人,難道還有理由懷疑他麼?”

蘇晴反問,“家人?”

熊晨應承,“對啊,你管他叫姐夫,難道還不是一家人啊?”

正說話的功夫,不遠處有人接近。

蘇晴抿著嘴,心跳略顯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