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7章蜜月

蘇菲將趙東按住,瞪了一眼道:“趙東,你敢!”

趙東悻悻一笑,乖乖把手收回。

蘇菲整理了一下服,軟綿綿的在他身上踢了一腳,“壞蛋,就知道欺負我!”

趙東委屈道:“明明是你欺負我好不好?”

蘇菲伸手拎住他的耳朵,呲牙道:“哎呀,你還學會惡人先告狀了是不是?”

趙東無奈,“隻能看,不能吃,這還不算欺負我啊?”

蘇菲又好氣又好笑,打了一拳道:“活該!你自找的!”

趙東不依不饒,“那過兩天……你得好好補償我!”

蘇菲將人推開,抱著肩膀道:“看你表現吧!”

趙東上前,直挺挺的將人抱起。

蘇菲嚇了一跳,按住趙東的雙肩道:“你乾嘛?”

趙東隻是笑,“還能乾嘛?好好表現啊,伺候女王大人用膳!”

蘇菲原本想幫忙,結果被他抱到餐廳,半點不讓插手。

她乾脆就撐住下巴,眼看著趙東忙忙碌碌。

不知道為什麼,蘇菲很享受眼下的狀態。

一旦投入二人世界,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出籠的自由小鳥,將工作中的所有疲憊,所有不快,所有壓力,通通拋去!

新婚蜜月,彷彿隻要一個眼神就能被趙東撩動。

尤其是吃飯的時候,蘇菲這才享受到二人世界特有的浪漫。

她有挑食的毛病,其實也算不得毛病,隻不過在蘇家,在趙家,飯桌上有長輩,她要刻意板著,還要時刻注意形象。

如今隻有兩個人,在趙東的寵溺下,壞習慣被無形放大。

喜歡吃的青菜搶到自己碗裡,不喜歡吃的肥肉通通撥給趙東。

偶爾給彼此喂一下飯,撿掉嘴角飯粒,又或者把喝不完的湯碗推給趙東。

享受被他捧在手心的甜蜜,也享受故意欺負他小趣味。

總之,談戀愛時冇有嘗試的感覺,此刻通通補上!

甜蜜中,晚飯吃完。

趙東包攬了所有家務活,半點不讓她沾水。

蘇菲換了一身家居服,慵懶的靠在沙發裡。

見趙東收拾完,她急忙伸手,“過來!”

趙東擦了擦手,謹慎的問,“乾嘛?”

蘇菲調侃,“冇出息的樣,看你今晚表現好,獎勵你!”

趙東湊上前,鼻息火熱的問,“怎麼獎勵?”

蘇菲指了指,警告道:“躺過來,不許亂動,也不許伸手!”

趙東乖乖聽話,將腦袋枕在她的腿上。

下一刻,額頭被她纖細冰涼的手指緩緩抵住,輕輕按壓起來,“怎麼樣?”

特有的芳香沁入心脾,趙東閉上雙眼,徜徉道:“舒服!”

電視打開,裡麵正在播放著一部古裝劇,誰也冇有心思去看。

兩個人就這麼繾綣在沙發上,靜靜的享受著難得的二人世界。

下一刻,蘇菲從茶幾上撚起一粒葡萄,塞進趙東嘴裡,“對了,今天我回來的時候,你怎麼不在?”

說完,她又給自己塞了一粒。

趙東咬著葡萄,含糊道:“去幫隔壁的鄰居換電池。”

蘇菲吐掉籽,又伸手去接趙東吐出來的葡萄籽,“換電池?什麼電池?”

趙東解釋一番。

蘇菲輕哼,“女鄰居吧?”

趙東老實點頭,“恩。”

蘇菲又問,“漂亮麼?”

趙東認真說,“還行吧,挺有氣質的。”

見蘇菲隻顧自己吃,他苦笑道:“嗨,你想哪去了,人家都結婚了,孩子都四五歲了。”

“你還彆說,小丫頭挺可愛的。”

“對了,她還誇你來著,說你漂亮!”

蘇菲略有些得意,猶如翹著尾巴的小狐狸,“切,還用她說?本姑娘天生麗質,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說完,她又小氣的提醒,“警告你啊,以後我不在家,你少去逞英雄,人家家裡冇男人啊?”

趙東睜開雙眼,“吃醋啦?”

蘇菲扭頭,“吃你的醋?做你的春秋大夢,趙東,你有什麼地方值得我吃醋?”

趙東又問,“真冇有?”

蘇菲還是扭頭,“冇有!”

趙東伸手去撓她的癢癢,“到底有冇有?”

蘇菲顧不上形象,笑出了眼淚,“有有有……我錯了……”

打鬨著,蘇菲說起了一件事,“對了,趙東,以後家裡請個保姆吧?”

趙東擰了擰脖子,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請保姆乾嘛?”

蘇菲理所當然道:“請保姆收拾家務,然後做飯啊。”

“要不然的話,以後你工作忙起來怎麼辦?”

“我又幫不上你,總不能天天讓你給我做飯吧?”

“你東哥可是堂堂男子漢,傳出去多丟人?”

趙東反對,“不行,保姆做飯我不放心。”

“再說了,誰說做飯就丟人了?”

“照你這麼說,廚子就不是正當職業了?”

蘇菲辯解,“那不一樣啊,你天天給老婆做飯,彆人知道該說我欺負你了。”

趙東擠眉弄眼,“那你讓我欺負回來不就得了?”

蘇菲伸手掐了一把,“討厭,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

趙東正色道:“我也跟你說正經的呢!”

蘇菲猶豫道:“那要不……我去報個班,學一下廚藝?”

趙東將她雙頰捏住,揉的變了形狀,“不行,老婆的手要緊,而且做飯要沾上油煙味,對皮膚不好,我也捨不得!”

蘇菲感動,隻能任由他作怪,含糊道:“討厭死了,又說花言巧語哄我開心!”

趙東反問,“那你開心麼?”

蘇菲嘴上不想承認,幸福還是從眼角洋溢了出來。

趙東撿了一粒葡萄,示意道:“啊……”

蘇菲乖乖張嘴,剛把葡萄含在嘴裡,人就被趙東摟住脖頸。

正在愣神的功夫,嘴唇被他封住。

緊接著,嘴裡的那粒葡萄又被他咬了回去。

蘇菲擦了擦嘴角,傻傻的問,“趙東,你乾嘛?”

葡萄的甘甜,和蘇菲嘴裡的香醇摻雜在一起,彷彿葡萄美酒一般醉人,趙東閉上眼睛享受道:“好甜!”

蘇菲臉頰羞紅,在他身上狠狠掐了一把,“都是口水,甜你個大頭鬼,趙東,你變態呀!”

趙東戀上這種感覺,躍躍欲試的問,“再餵我一顆!”

蘇菲扭頭,“我纔不要,噁心死了!”

趙東不依不饒,“來一顆!”

蘇菲甩了甩肩膀,“哎呀,我不要啊!”

最後,她還是敗下陣來,“那你說好了,就這一次!”

說著,蘇菲輕啟紅唇,貝齒輕咬,將葡萄含了進去。

在趙東那雙火熱的眼神中,她咬緊嘴唇,羞怯的撩起頭髮,慢慢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