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抬頭看著風澹淵,晶亮的眸中很是平靜:“好,給我兩個月的時間,等我做完月子和前麵兩件事。”

風澹淵站起身來,高大的身軀投下暗影,籠罩著魏紫。

他彎下she

子,俊美至極的臉,幾乎要和魏紫的臉貼上:“你乖乖聽話的樣子,倒是挺招人喜歡的。記著,隻有兩個月的時間,做不做得完,你都得跟我走。”

這個女人渾身寫著“抗拒”兩個字,他要是信她的話,他就得去月神醫那看看腦子了!

風澹淵長袖一揚,桌上的粉末飄散空中,在兩人周圍騰起一陣白茫茫。

*

一個月後。

“小姐,我們真的要回魏家過年?”翠翠收拾著衣服,腦中已浮現出大冷天被人趕出門的悲慘畫麵。

“小姐,你考慮清楚了嗎?”宋媽也在一邊勸。

被大雪堵住的道路一通,大世子安排的奶媽、冬衣和食物也都送進了彆院。

除了被狼群圍攻以及受過一場風寒,魏紫的月子做得還算順利。出月子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胖了一圈,原本便雪白的肌膚更像上等的美玉,泛著瑩瑩的光澤,容貌越發嬌豔動人。

宋媽覺得,與其回到豺狼群裡,還不如在這裡過與世隔絕的清閒日子。

“我們不能一直躲在這裡,母親留給我的東西,我要拿回來。”

魏紫抱著孩子,眼中有依戀。她跟風澹淵約好了,等回魏家,孩子就暫由他讓人照看。

“夫人的嫁妝,還拿得回來嗎?”宋媽不確定,魏莊氏的手段她是見識過的,魏紫母親都不是她的對手,更彆提魏紫了。

“總要試一試的。”魏紫目露堅毅之色,她承受了原主所有的苦,冇道理要放棄屬於原主的錢財。

風澹淵已於半月前離開,年關將近,諸事繁瑣,他自然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

他給她留下了一小隊護衛。

“對付魏家那些阿貓阿狗,足夠了。”風澹淵眉眼張揚,神情倨傲。

魏紫聽過他的戰績,明白眼前的男人到底有多麼厲害、多麼令人聞風喪膽。不得不說,他的確有傲的資本。

“要是搞不定,儘管找我,我很樂意代勞。”風澹淵低下頭,紅唇微微一勾,粉色的舌頭在她豐潤的唇上曖(ai)昧一舔。

驚得魏紫後退兩步。

“宋媽,母親的嫁妝冊子拿來我看看。”魏紫記得,當初冊子一式三份,一份留在魏家,一份魏紫母親留著,還有一份由宋媽暗中收藏,魏家人並不知曉。

“是。”

宋媽打開緊鎖的盒子,將裡麵四本厚厚的冊子遞給魏紫。魏紫越翻越震驚。

知道原主母族有錢,卻冇料到這麼有錢!

她是考古學的博士,裡麵每一件物什值多少錢,她掃一眼就明白了。

很多都是後世價值連城的寶物,更有一部分是幾百年前、乃至千年前的古物,在如今便已是世間極品!

“魏家是皇商,老夫人怕你母親受委屈,差不多將半個薑家都給你母親做陪嫁了。可誰能料到……魏家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窟!你母親鬱鬱早逝不說,連嫁妝都被侵吞了,還把你許給燕王府冇多少時日的二世子,以至於……”

宋媽說不下去了,拿手帕抹眼淚。

魏紫母親臨死前曾和魏老爺說,不求魏紫大富大貴,隻求許個殷實人家的老實男子,舉案齊眉過一生。

可如今,魏紫還有什麼呢?

除了不清不楚地跟著風澹淵,哪還有什麼舉案齊眉之說?

風澹淵又是什麼人?性子乖戾,殺人不眨眼,實非良配。若有一日他煩了魏紫,魏紫又該怎麼辦呢?

如此一來,倒真隻有拿回嫁妝這條路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