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是不是心有靈犀,吃完肉冇多久,風澹淵真的回來了。

他應是日夜兼程,此刻眼裡皆是血絲與疲憊,眼下一片青黑,鬢髮淩亂,可饒是如此,他一出現,便是眾人矚目的焦點。

魏紫立刻站起身來,朝他跑了過去。

而風澹淵一看見她,冷峻的臉頓時柔和了下來,疲憊不堪之色一掃而空,神采奕奕。

他大步走向魏紫,伸出長臂將她緊緊抱在了懷裡。

魏紫亦是緊緊摟住了他。

言笑看著無所顧忌、忘情相擁的兩人,默默問白水:“他們這算公開了?”

白水奇怪地問:“他們不是一直這樣嗎?”

言笑結舌,一直這樣嗎?不是吧……

不對,她操心他們兩做什麼,魏紫就不提了,風澹淵那個腹黑程度和手段能力,絕對不會在霖澤之下,反正都不是正常人。

另一邊,風澹淵和魏紫已經分開了。

“餓不餓?我帶了吃的來。”風澹淵示意手下卸了馬上的箱子,又讓把兩隻羊給烤上。

“吃過了,你呢?”

“吃了。”他將兩盒點心遞給她:“路上瞧見的,順便買了。”

魏紫詫異,他已經比預計時間提前了半日,竟然還能順路買了點心來,真不知他是怎麼做到的。

打開盒子,看到裡麵還算精緻的綠豆糕和酥餅時,她更是心中一暖,她的口味,他一直記得。

她抬眼看他,但見灩灩桃花眼裡,血絲化成了纏縈的似水柔情。 “我餓了吃。”她牽著他的手,努力拋去想跟他溫存的念頭,深吸一口氣道:“我有話同你說。”

便將與霖澤的約定一五一十地講了。

風澹淵聽罷,頷首道:“先這樣吧。”

隨即一手取了隻盒子,一手牽著魏紫,進了帳篷。

言笑見此,朝魏紫指了指自己,見魏紫點頭,她也趕緊跟在後麵。

三人在帳篷裡,白水、青蚨等人守在帳篷外。

“這就是軒轅劍?”言笑盯著盒子裡包裹了一層綠色銅鏽的東西,挑了眉。

雖說出土的文物長相一般都不會好看,可這是軒轅劍啊,能封印蚩尤魔刀的神兵啊!

就這麼一塊破銅?

上麵有紋路嗎?

她怎麼看不出來?

風澹淵伸出修長如玉的手,取出了盒中那一尺來長的銅片,翻了個麵道:“這麵能看出山川草木之形。”

魏紫湊近,看得直皺眉頭。

上麵的確有圖形,可銅鏽太嚴重了,圖形很模糊,瞧得不甚清楚。

言笑托著下巴略一思忖,道:“我有辦法!”

她拿出手機,對著銅片拍了幾張照,然後放大:“照片的解析度比肉眼可見的高,你看看。”

魏紫從言笑手裡接過手機,放至最大後,一點一點研究,確實比眼睛直接看清楚許多,可受銅鏽影響,山川之形仍不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