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笑靠近魏紫,輕輕用手肘捅了下魏紫,低聲道:“我很早就想問了,那位究竟是何方神聖?”

她是顏控啊,長成這樣的男子,她還真第一次見。

一開始,她以為他是太子的那什麼,畢竟太子那般荒唐的人,男女通吃也屬正常。

可再多瞧兩眼,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就他這通體的氣派,太子是他的那什麼才差不多——當然,前提還得是他看得上太子。

“虞國風世子。”魏紫回。

“我知道他是虞國世子,我想問他去璋州乾什麼?”

“欽天監說,太子此行需要一個生辰八字全陽之人陪護同行,風世子剛好合適。”

言笑不禁眨了眨眼睛:“吉祥物?”

魏紫啞然失笑:“差不多這個意思。”

眼見那位吉祥物世子越走越近,言笑猛然一陣心悸:不對勁。

這樣的感覺,在那個狗男人身上也有。

跟顏控無關。

是見到一個氣場強大之人的本能反應,雖然這位風世子努力表現出一派溫和謙遜來,但她可是見多識廣的現代人,知道還有一個詞叫“霸氣側漏”。

這人,絕對不是吉祥物那麼簡單。

餘光瞥見魏紫朝他頷首,言笑靈光一現,看看魏紫,再看看風世子,目光一陣來回後,她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自己人?”她的嘴貼著魏紫的耳問。

魏紫的迴應是看了她一眼。

懂了。言笑退後了兩步,大大方方地欣賞美男。

魏玨嚥下口中的食物,灌了一大口水,起身朝風澹淵拱手:“風世子。”

“魏三公子。”風澹淵回禮。

“白水。”魏紫朝她使了個眼色。

白水和采薇退至幾丈遠處,充當門神角色。

言笑又懂了,魏家三公子大概是知道魏紫跟風世子之間的事的。

“三哥,事情進展如何?”魏紫開門見山。

魏玨從包裹裡取出羊皮卷攤開。

風澹淵定睛一看,灩灩的桃花眼不由朝魏紫瞧去,然而後者盯著羊皮卷,毫無所覺。

嘖,原來她送的地圖不是隻他一份。

“這裡,這裡,這裡,一共三處地方,大概可以容納十八萬流民。”

魏玨話音一落,言笑猛然抬頭看魏紫,風澹淵的眸中亦有詫異之色。

“安置之事,大哥會幫著處理。現在的問題是,怎麼把這些流民帶過去?”魏玨看向魏紫。

“軍隊。”言笑道,目光亦落在魏紫臉上。

“魏家都是文臣,不管軍隊之事。”魏紫苦笑一聲,道:“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一來魏家調不動軍隊,二來如今軍隊也都在前線救洪災,唯一可用的是地方官吏的力量。但他們會不會配合且另說,人不夠,武器也不夠,一旦管理不善,流民發生暴動,根本壓製不住,後果更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