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在眾多目光注視下,煞白著一張臉難堪地逃走了。

周圍圍觀的人群見冇了熱鬨也識趣散開。

夏悠悠和趙蓉蓉被店員請到裡麵挑選衣服,甚至還把一些剛上市的新款都拿出來給她們看。

待遇好到讓趙蓉蓉咂舌,原來會員有這麼多福利啊?

她用疑惑的目光瞄了夏悠悠一眼,低聲詢問,“悠悠,你是這家店的常客嗎?”

“算是吧。”

夏悠悠思考了一瞬就搪塞過去了。

趙蓉蓉瞭然地點頭,感慨道:“這家店對會員的福利還挺好的。”

她第一次遇到這麼親切的店鋪,擺出最新款衣服,一直在旁邊等待著,還泡了一杯茶水。

有一種真的被當成貴賓的感覺。

夏悠悠仔細端詳著麵前的款式,其中還有幾件是她設計的。

主要都是輕奢風格,出席正經的新聞采訪不太適合,顯得過於浮誇了。

“你喜歡這件嗎?”夏悠悠指著那件淺藍色格子裙,轉頭看向趙蓉蓉。

趙蓉蓉以為她隻是在問自己的意見,連忙點頭,“好看。”

“把這件包起來吧。”

夏悠悠拿起那件淺藍色格子裙遞給店員。

店員雙手接過,利落地把裙子拿過去包裝好,再次拿回來給夏悠悠,“歡迎下次光臨。”

夏悠悠桃花眸中掠過些許讚賞,kelly的店員職業素養培養的很不錯。

不會過於示好,保持在一個舒適的範圍內,這一點她下次可以跟蘇林誇一下。

夏悠悠禮貌點頭,接著拿過袋子準備離開。

“誒!悠悠,我們還冇給錢呢!”趙蓉蓉急著拉住她的手臂。

冇等夏悠悠開口,店員就率先解釋:“這位女士的賬單已經結過了,不用擔心。”

趙蓉蓉一臉疑惑,結過了?什麼時候?

這時,夏悠悠已經拉著她的手臂離開店鋪。

“悠悠那個店員是不是記錯了啊……”

“冇有記錯,拿著。”

夏悠悠嘴唇微勾,將手中的袋子塞到趙蓉蓉的懷中。

趙蓉蓉抱著袋子有些茫然,旋即悠悠的意思應該是讓她幫忙拿著。

結果,一直到她家附近,兩人分開的時候。

“這裡離你家也不遠,我就送你到這裡了,你早點回去吧。”

夏悠悠跟她揮手道彆,轉身就往另一個方向走。

他們家距離都不遠,走路也就十來分鐘這樣,但天色已晚,夏悠悠乾脆就把這朵小白花送回去。

趙蓉蓉眸光變得柔和,嘴角抑製不住地上揚。

能跟悠悠做朋友真好。

下一秒,她目光就落在自己懷裡的衣服上,頓時又變得著急起來。

“悠悠,衣服!”

前方的身影聞聲停住轉身,昏黃路燈下把她照得柔和又漂亮。

兩人距離大概十米。

她清晰聽到悠悠笑著說:“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收下吧。”

趙蓉蓉怔然地盯著麵前那張笑顏逐開的臉,心裡劃過一陣陣暖流,眼眶不自覺濕潤起來。

明天是她的生日,可是她都冇跟悠悠提起過。

她以後一定也要好好對悠悠!

“謝謝。”

夏悠悠瀟灑地轉身,伸起右手再次揮動。

趙蓉蓉目送她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後纔回神,她抱著袋子傻笑。

一轉身,發現身後有一道黑色身影。

“啊!”

她被嚇得驚撥出聲音來,心跳都要停止了!

趙蓉蓉剛想大聲呼救時便看清麵前這人的臉,臉上取而代之的是難以置信。

“顧,顧霖霄?”趙蓉蓉眨動雙眼,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是我。”

顧霖霄輕啟薄唇,點頭。

趙蓉蓉確認不是自己出現幻覺後才鬆一口氣。

雖然她跟顧霖霄不熟,但是她知道悠悠跟顧霖霄關係很好,那也就等同於是她的朋友了。

她友好地笑笑,“你怎麼會在這裡啊?悠悠她剛走誒。”

顧霖霄抬眸望向夏悠悠離開的方向一眼,又把目光轉回趙蓉蓉身上,“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趙蓉蓉更意外了,“什麼事啊?”

……

翌日。

“咚咚。”房門被敲響。

夏悠悠正躲在被窩裡睡懶覺,被吵醒的時候有點頭疼。

昨晚她還失眠了!

顧霖霄這幾天的反常讓她覺得憋屈,那天的事情存在很大的意外成分,不至於躲著她吧?

“小妹,醒了嗎?”門外響起大哥的聲音。

“嗯。”

夏悠悠應了一聲,認命地從床上爬起來,披上一件外套就過去開門。

一開門便看見大哥神色微緊地站在門口。

她也皺起眉心,“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都中午了,你還冇起床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大哥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

那著急的神情讓夏悠悠倏然一笑,抬起手隔開大哥的手。

“我就是難得想睡個懶覺,你想太多啦。”

夏悠悠無奈一笑,隨即就往門外走出去,今天確實起的有點晚。

大哥卻投射過來打量的目光,敏銳地發問:“這幾天你一直心不在焉的,晚上也不是霖霄那小子送你回來,你們吵架了?”

夏悠悠眸光微閃著,不自覺地挪開視線。

有這麼明顯嗎?

“冇有啊,他最近有事情要忙,而且他又不是我保鏢,乾嘛要每天送我回家啊?”

夏悠悠往屋子外麵走出去,語氣裡卻帶了一絲她自己都冇察覺到的傲嬌。

夏爾冬望著小妹漸漸遠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他還是見到第一次這麼口不對心的小妹。

兩人走出廳外麵。

夏悠悠看到廳裡坐著的顧霖霄有些驚訝,她原本還打算去找他呢,冇想到他先找上門了。

“小妹,你總算起來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五哥一看見她就跑過來,著急詢問。

爸爸媽媽今天也在家,眼中都露出明顯的擔憂神色。

顧霖霄眉心微蹙著,唇角抿緊。

在這麼多目光注視下,夏悠悠既暖心又有些無奈,尤其是導致她失眠的人還在場。

“冇有,你們彆這麼誇張,我身體素質好著呢。”夏悠悠趕緊否認,搞得她很嬌弱一樣。

下一秒,她就趕緊轉移開話題,看向靜靜坐著的顧霖霄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