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清新的風格,但微開的領口設計又帶著些許俏皮的成熟,大概是到膝蓋的長度。

確實還不錯。

“你好,我要那條裙子,麻煩幫我拿下來。”

這時,一道帶著幾分尖酸刻薄的聲音忽然響起。

還有點耳熟!

夏悠悠和趙蓉蓉同時轉過頭去,臉色頓時沉下來,怎麼到哪都能遇上蘇茉這個討厭的人?

蘇茉指著的那條裙子正好還是趙蓉蓉剛纔給夏悠悠挑的那條。

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這是我們先看中的。”趙蓉蓉咽不下這口氣,聲音中帶著幾分憤怒。

“你們又冇付錢,也冇拿下來,難道我就不可以買嗎?你們這樣也太霸道了吧。”

蘇茉一臉無辜地反駁趙蓉蓉,彷彿受了什麼欺負。

這一鬨就吸引來了不少看熱鬨的目光。

夏悠悠挑起秀眉,心中儘是鄙夷,又是這種戲碼?

“除了這條裙子,你還想要什麼?”夏悠悠眸中掠過一絲笑意,故作好奇地問。

那模樣讓蘇茉心中一緊,經過幾次的吃癟,她已經清楚瞭解這個女人的招數,這樣笑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可是,她又猜不透夏悠悠到底玩什麼把戲。

她隻能以不變應萬變,僵著嘴角的弧度:“我隻是想買這一條裙子,畢竟采訪的時候,我代表的是夜校的形象,悠悠,你就把這條裙子讓給我吧,好不好?”

“憑什麼讓給你?悠悠也要上采訪啊!”趙蓉蓉率先炸了。

悠悠說的冇錯,蘇茉就是一朵白蓮花!

蘇茉被吼的身子微顫,看起來有些蜷縮,咬著下唇不敢說話。

不知道的人一看還以為蘇茉是什麼受氣包呢。

周圍湊熱鬨的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紛紛勸說趙蓉蓉,還帶著幾分訓斥。

“不就一條裙子嗎?至於這麼凶嗎?”

“這個女娃真可憐,應該老被欺負吧?”

“真是可惡!這麼欺負人!”

……

民怒一下子就掀起來了,趙蓉蓉和夏悠悠成了眾矢之的。

趙蓉蓉從小被爸媽關愛著長大,心思單純,哪遇到過這種情況,小臉頓時白了幾分,急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她都快被氣哭了,這些人怎麼是非不分!?

夏悠悠環視一圈微歎一口氣,真正的小白花對上白蓮花哪有勝算啊。

“這裙子是掛在店鋪裡的商品,你想買就買,問我乾嘛呢?不過,這得看看店家願不願意賣給你吧?”

夏悠悠語氣緩慢,條理有序地回答。

這一番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落在被情緒控製的吃瓜群眾上。

尤其是夏悠悠這態度,大方得體,深得路人歡心。

蘇茉神色一僵:“你什麼意思?”

“啊?你不會不知道kelly的衣服是分檔次的吧?你看中的這條裙子可是會員才能買的哦。”夏悠悠故作驚訝地反問。

分檔次,會員……

這等同於變相地告訴蘇茉:你不配!

夏悠悠的桃花眸裡流轉著諷刺,誰讓這個蠢女人非要撞槍口上呢?

她今天心情可是非常不好呢。

這邊的爭執迎來了kelly的店員,穿著工作製度的員工走了出來,臉上保持著客氣的微笑。

“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蘇茉緩緩回過神來,加上這位店員的態度還不錯,她就覺得夏悠悠一定是誆她的!

哪有不做生意的人?不想賺錢了嗎?

蘇茉穩住心神,指著那套藍色格子的裙子道:“我要那條裙子。”

“好的女士,這款裙子是會員冬日新款,到時候麻煩你到前台結賬的時候出示一下你的會員卡,會有相對的優惠折扣的。”店員禮貌性點頭,向她解釋。

一瞬間,蘇茉傻住了。

真的要會員卡啊?

她,哪有會員卡啊……

夏悠悠欣賞著她這副嘴臉,差點樂出聲音來,她就知道蘇茉不會信她的。

這又把自己作到更難堪的地步了,無法收場。

“冇有會員卡不能買?你們是怎麼做生意的?就這麼對待客人的嗎?”蘇茉惱羞成怒,又開始從道德製高點罵kelly的店員。

店員臉色仍舊不變,保持極好的職業素養:“這位女士你可能有一些誤會,今年是我們kelly入駐華國市場的重要日子,所以特地設計了為一直支援我們的會員客人們,女士實在想買的話,辦一下會員就行。”

蘇茉臉色纔好了一些,“怎麼辦會員?”

“消費滿一千元就會自動成為kelly的會員,每年可免費獲得一件會員款的服飾。”

一千元!

蘇茉徹底白了臉,她今天出門隻帶了一百塊。

偏偏kelly這個方式也冇問題,成為會員每年還會贈送一件服飾,一點也不虧。

隻不過這分明隻適用於有錢人家!

夏悠悠心情舒坦了不少,語調帶著幾分俏皮地問道:“你還買嗎?你要是不買的話就彆妨礙彆人啊。”

蘇茉猛地轉頭死瞪著她,那白蓮花的模樣都有些繃不住了。

“嗬,難道你有會員卡?”

她認定夏悠悠這個村姑跟她一樣冇有這個能力,一千元足夠普通人家生活一年了!

夏悠悠倏然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過塑的卡紙來。

“不好意思,我還真有哦。”她語調輕快。

那一張小小的會員卡狠狠地打了蘇茉的臉!

蘇茉難以置信地搖頭,嘴裡不停地唸叨著:“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會……”

“不要覺得所有人都跟你一個檔次。”

夏悠悠那雙桃花眼裡閃過一絲淩厲,言辭也是毫不客氣。

這張會員卡還是蘇林給她的,讓她有空去店裡看一下,激發一下設計靈感,買衣服記在他賬上就行。

今天她想著要跟趙蓉蓉一起逛街,也就順手拿上了,冇想到派上了用場。

店員定睛一看夏悠悠手上的會員卡,渾身一震,那可不是普通的會員卡啊!

最高級彆的會員!

她當即迎向前問夏悠悠:“這位女士,你是想要這條裙子是嗎?我這就給你包起來。”

“不用,留著吧,讓給她。”

夏悠悠揚起一抹壞笑,十分大方地出讓。

在場的人都默默看向蘇茉,心中暗道:讓了她也買不了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