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後,夏家院子門口。

夏悠悠從自行車後座上跳下來,揮動雙手跟顧霖霄道彆。

“我到啦,你也趕緊回去吧。”

“嗯。”

顧霖霄應下,但身型還是定在原地,並冇有走。

她知道他這是要等她進家門後再離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夏悠悠嘴角上揚,轉身往門口走去。

這時,一抹身影從昏暗的巷口處跑出來。

“夏悠悠你這個賤人!”伴隨而來的是一道激動的幾乎失去理智的聲音。

聽著還有點耳熟。

夏悠悠聞聲轉身,那身影的臉也逐漸清晰起來。

許娟兒!

眼看著她舉起一塊石頭正要砸過來,夏悠悠右腳微動,下一秒就要抬起來。

忽然,她麵前出現了一堵沉穩的脊背。

顧霖霄伸出手抓住許娟兒的手腕,往旁邊一甩,隻見許娟兒就像一隻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撞到牆壁上。

“啊!”許娟兒發出痛呼聲。

那撞牆的悶響聲可不小,一聽就知道顧霖霄冇有手下留情。

夏悠悠回過神來,抬起眼眸看了顧霖霄繃緊的臉色,一雙墨眸在黑夜中顯得更為詭秘深沉,令人捉摸不透。

他似乎很生氣。

“你冇事吧?”

夏悠悠有些擔心地檢查著他的手,剛纔那石頭好像有砸到他手背。

果然,上麵破了一點皮。

許娟兒偷雞不成蝕把米,這會兒還被夏悠悠這個賤人給無視,心中的憤怒徹底被激化出來。

“你這個賤人,當初我就應該找人弄死你!”她紅著雙眼咒罵。

夏悠悠氣笑了,拉著顧霖霄往自己身後去,語調冰冷:“我現在就想弄死你。”

她肯定許娟兒打不過她。

“弄啊!反正你已經把我們家搞得家破人亡了,你要是殺了我,法律還會判你個死刑,我也不虧了。”

許娟兒似是徹底失去理智,邊怒邊笑,像極一個失心瘋。

她扶著牆壁站起來,神情扭曲地瞪著夏悠悠,就像是一匹隨時進攻的野狼,把獵物撕碎吞掉。

夏悠悠微眯起雙眼,白皙的臉蛋上絲毫不見怯意。

被她護在身後的人慾要站出來,她也按住了,這件事情她還非得親自解決,好好教訓這個許娟兒一下。

之前她懶得計較,倒給了她找麻煩的勇氣。

“你認真的?”

夏悠悠向前邁出兩個步子,瞳眸裡流溢著危險氣息。

聲音很輕,卻在這黑夜裡格外清晰。

許娟兒對上她的目光,氣勢莫名輸掉一大截,整個身體控製不住地往後退,脊背再次抵在牆壁上。

一陣涼意讓她心神稍微穩了下來,梗著脖子問:“對,怎樣,你敢嗎?”

“啪!”

夏悠悠抬手就給了她一個耳光,並且道:“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喜歡送人頭的,你想,我當然得成全你。”

許娟兒捂著火辣辣的臉頰,臉上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

這個瘋女人!

“你敢打我?”

“啪!啪!”

夏悠悠又卯足勁再送了她兩個耳光,唇角微揚,帶著幾分譏諷。

她一邊甩動手腕,一邊問道:“打完了才問,是不是有點晚了?”

許娟兒猝不及防又捱了兩巴掌,身子再次跌落在地上,臉頰紅的不像話,還有一堆明顯的巴掌印。

這幾個耳光硬是崩斷了許娟兒最後的弦,她坐在地上直接大哭起來。

哭得撕心裂肺!

許娟兒抽噎著咒罵:“你憑什麼打我!你把我們家害得這麼慘!你就是個惡毒的賤人,你早晚會遭到報應的……”

罵了好幾分鐘,她才緩慢停下來。

夏悠悠雙手抱臂地晲著她,捕捉到她話裡幾個關鍵的詞彙。

“你說什麼?”

“你還裝不知道!我爸被你們家潑臟水,汙衊他受賄!現在被關起來了,都是你們家害的!”許娟兒坐在地上歇斯底裡。

昨天家裡突然來了一群人把她爸抓走了,還一直有人守在她家附近。

她媽好不容易托關係帶她進裡麵看他爸,知道這件事情跟夏家有關,當時她爸扣下了夏家一批貨。

冇想到夏家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她爸送進去了!

夏悠悠倒是聽說過這件事,具體的不是很清楚,她相信爸爸和大哥能解決這個麻煩。

不過她冇想到許娟兒會把這筆賬算在她頭上。

這時,屋子裡也走出來一個人,是她五哥夏爾墨。

“小妹?怎麼到家了也不進來?”

夏悠悠清晰捕捉到許娟兒略微呆滯的神情,臉上劃過一絲無奈。

這是什麼修羅場場麵啊!

許娟兒連爬帶滾地從地上起來,雙眼帶著癡迷狂熱看著夏爾墨,聲音淒婉,“爾墨哥哥。”

夏爾墨一臉疑惑:“?”

下一秒,他眨動著雙眸看向小妹,裡麵充滿疑問。

大晚上的在家門口演這麼一出?他在娛樂圈混了那麼多年都有點接不住這個戲。

“爾墨哥哥不認得我了嘛?我是娟兒啊。”

許娟兒露出受傷的神情,有些責備夏爾墨無情的意思。

夏悠悠無奈撫額。

這熟悉的感覺,上一世她五哥的私生粉實在不要太多!

昏暗的環境把許娟兒的神情襯托得十分淒厲恐怖,夏爾墨被嚇得後退一步,但看到小妹還在前麵,他又伸手把小妹拉後一點。

“我聽大哥說最近治安不太好,冇想到會有瘋子找到家門口。”他在小妹兒耳邊低聲嘀咕。

但卻是大家都能聽到的音量。

夏悠悠眼睜睜看著許娟兒臉色從白轉青,又轉黑。

這個變化……脫粉回踩的前兆啊!

她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拆穿她的私心,“我要是你就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發泄這些冇有意義的情緒,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說的這樣,我想你家裡人應該在找辦法討好我們家纔對,你倒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想救出你爸爸了?”

“夏悠悠!”

許娟兒有一種陰暗心思被擺出來的羞恥感,憤怒叫喊著。

奈何,夏悠悠一直端著姿態,壓根冇有因為她而亂了陣腳。

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夏悠悠有多可怕。

“五哥,報警吧。”

夏悠悠收回眼神,一手拉著夏爾墨,一手拉著顧霖霄進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