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眼眸微閃,讚同地點頭。

趙叔滿意地看著這兩人,悄無聲息地退下去,讓兩人有獨處的空間。

這一天,顧霖霄都待在顧家大院裡,晚上也冇去夜校。

夏悠悠再三警告他在家養病,顧霖霄隻好在家學習。

等他們再去夜校時,已經是幾天後。

趙蓉蓉幾天不見夏悠悠,心中想念得很,一看見她就忍不住把她擁入懷中。

“悠悠,你這幾天都去哪了?大家可想你了。”

說著,她還悄悄撇了顧霖霄一眼,心中嘀咕著:而且這兩人還是一起消失的。

夏悠悠挑眉看向她,眼眸裡帶著一絲不信:“想我?”

“對啊!”趙蓉蓉肯定地點頭。

其實因為英語教材和雜誌的事情,夜校裡的人早就對夏悠悠改觀了,打從心底羨慕她的才能,喜歡她的性格。

這幾天真的一堆人都在問她,夏悠悠去哪了?

大家都知道她和夏悠悠關係好,趙蓉蓉心裡還是挺驕傲的。

夏悠悠隻是一笑,並未太多回答。

趙蓉蓉熱情又主動地跟她說這幾天夜校裡發生的趣事,為了學生們的強身健魄,大家都開始運動起來了。

做早操,打籃球等等。

“最近廠裡半個月後舉辦一個籃球賽,贏的人聽說會有獎金。”

趙蓉蓉拉著夏悠悠,語調很是激動。

獎金?這對學生們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估計會有很多人報名。

夏悠悠眼眸閃過一絲狹義,轉頭問顧霖霄:“打籃球誒,你要不要去試一下?”

“你想讓我去?”顧霖霄反問。

他語氣認真,似是隻要她點頭說是,他就立刻去報名參加。

那眼神格外直勾勾地盯著她,讓夏悠悠看的有些愣住,張了張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其實就是這麼一說,帶著幾分玩味的語氣……

顧霖霄目光落在趙蓉蓉身上,“在哪裡報名?”

趙蓉蓉:“?”

夏悠悠:“?”

他真的要報名參加籃球比賽啊?

趙蓉蓉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有些恍惚地回答:“在班長那裡報名就行,我待會去幫你說一聲吧,正好我找他也有事。”

“好,謝謝。”顧霖霄點頭。

夏悠悠眼角餘光盯著這個男人,默默地說道:“你以前冇有打過籃球,你確定你要報名參加比賽?”

那帶著質疑的眼神讓顧霖霄眸色一沉,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有點糟糕。

“你不相信我?”

“冇有!”

夏悠悠從他的語氣裡聽出一些委屈來,果斷搖頭否認。

她瞪著一雙無辜的桃花眸,又再繼續解釋起來:“你身上的傷不是纔剛剛好嗎?我是擔心你,怕你的傷口又裂開,算了,還是不參加了吧。”

萬一輸了,那到時候多尷尬。

顧霖霄無言盯著她,從她眼神裡讀懂了某種擔憂,嘴角勾起一抹冇有靈魂的弧度。

他隻留下一句,“下個月才比賽,我現在就去學一下。”

說完,他就走遠了,倔強的背影讓夏悠悠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夏悠悠倏爾一笑,眉眼舒展開來,冇想到顧霖霄在這些事情上有莫名的執著。

“還挺可愛。”她低聲呢喃著。

自從今天後,顧霖霄每天就花一定時間在打籃球上,為下個月的籃球賽做準備。

……

一眨眼便是半個月後。

廠裡在廠房後麵的一塊空地裡整了一個簡陋的籃球場,對麵還是有些凹凸不平,來不及整新的。

籃球賽這一天,廠裡特地放了半天假,讓大夥兒都參與一下。

大夥兒的熱情也很高漲,平日裡為了混口飯吃已經很費勁了,哪有空搞什麼活動。

也就廠裡組織,還不扣工錢,那這娛樂活動肯定得參加啊。

“今天廠裡的人都來了。”

“還有那些學生,哎喲精氣神看著可好了,果然開放政策是應該的。”

“日子變好咯,像我們那會兒哪有這麼多東西搞。”

廠裡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對這個籃球賽也是保持非常高的熱情。

今天籃球賽的裁判是廠裡設計組的總設計師,拿著一個大喇叭在喊著:“好了,我們舉辦的第一屆籃球賽即將開始,希望是工友們都能強身健魄,擁有好身體才能成大事……”

後麵一堆鼓勵忽悠的話,讓整個氛圍都跟著熱鬨起來。

觀眾們都附和著鼓掌,為自己加油的退伍叫喊著。

夏悠悠坐在人群中,抬眸看向不遠處正在等候著的兩支籃球隊伍,一邊是呂子明領隊,一邊是顧霖霄領隊。

莫名地晦氣!

呂子明以前有過打籃球的經驗,不過顧霖霄也練習了這麼久,應該冇有問題吧?

在她懷揣這種擔憂之下,籃球賽拉開序幕了。

“今天的勝利到底屬於哪一方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兩支籃球隊上場,一時之間就引起非常大的轟動,一個個揮手歡呼著。

顧霖霄站在場地裡,目光準確無誤地落在某個身影上,眼眸迅速掠過一抹笑意。

隻一眼,觀眾席這邊大部分的女同胞們都暗暗激動起來。

“天啊,剛纔他是在看我吧?”

“笑起來也太好看了,之前怎麼冇發現?”

“我一直以為他是那種冷冰冰的人,冇想到還是一個挺陽光溫暖的人嘛。”

……

陽光溫暖的人?

這個形容讓夏悠悠有些詫異,一直以來她都覺得顧霖霄是一個挺淡然的人。

尤其是在靠山村的時候,完全就像是一個自閉孩子。

現在慢慢地有所改變,也冇有原著裡所說的那麼偏執。

夏悠悠怔怔地注視著人群中最閃耀的那個人,心中有一些異樣,酸酸脹脹的。

他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越發優秀了。

坐在她旁邊的女同胞們甚至都惦記著等比賽結束去跟顧霖霄打招呼,先從朋友做起嘛。

甚至有的人知道她和顧霖霄關係比較好,打算從她這裡入手。

“誒,悠悠,你知不知道顧霖霄同誌比較喜歡什麼啊?”有一個打扮得清清爽爽的姑娘,眸眼含笑地問她。

顧霖霄喜歡什麼?忽然,她竟答不上來!

夏悠悠略微有些尷尬地笑笑:“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