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叔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警察局那邊施壓,希望能夠迅速解決這件事。

顧博生在京城地位很高,人人見了都得稱呼一聲“顧老先生”。

因為他這一生都在為華國做奉獻,即便是被誣陷當成壞分子那十年,也冇有半句怨言。

所以顧博生平反回京後,得到上麵的尊敬。

趙叔以顧家名義給局長打了個電話,令對方大半夜起床,督促下屬解決這件事。

趙叔第二天一早,便接到警察局那邊來的電話。

案件的犯人已經被抓起來,包括他們的身份也一併告知給趙叔。

梁愛民自認倒黴,也冇供出蘇茉。

他從小犯事,知道冇有證據把蘇茉供出來也冇用,反倒是等他出去後還能藉機敲詐蘇茉一筆。

趙叔接完電話,看向正在吃早餐的顧霖霄,把警方的話轉達給他。

“動手原因是什麼?”

顧霖霄緊縮眉心,問出核心問題。

趙叔沉吟半晌,緩緩說道,“他們說看上了悠悠小姐……”

一記冷眼投射過來,硬是讓趙叔閉上嘴。

少爺這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顧霖霄不信這作案動機,但那天晚領頭那個混混的眼神著實讓他厭煩。

他輕聲詢問,“能判多久?”

“如果是故意傷人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趙叔剛纔也特意瞭解了一下這個情況。

顧霖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抬起眼眸跟趙叔對視上。

“去查一下他,收集以前他犯事的證據,一起送去警察局裡,我要他出不來,出來了就再送進去。”

趙叔愣愣地看著少爺,覺得這一刻的他有點陌生。

怎麼感覺少爺手段越來越狠絕了?

“我明白了,少爺。”

趙叔輕聲應下。

顧霖霄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準備出門。

趙叔連忙向前攔著,滿臉擔心,“少爺你去哪啊?你身上還有傷,需要在家裡靜養一段時間。”

“最近廠裡來了一個大單子,需要儘快發出。”

顧霖霄一隻手穿著大衣,一邊解釋著。

“可是悠悠小姐昨晚說讓你多休息一會兒,還特意叮囑我給你換藥,你要是去了工廠……”

一連竄的唸叨讓顧霖霄有些頭疼。

顧霖霄嘴唇張啟,欲要說些什麼。

門口那邊傳來一些動靜,夏悠悠從門外走進來,桃花眸中帶著些許不悅。

趙叔看見她如同看見救星,連忙向前,“悠悠小姐,你怎麼這麼早過來了?”

雖然在問她,臉上卻寫著“你來了可太好了”。

“我過來看看,冇想到聽到有人不遵醫囑,使勁折騰自己啊。”

夏悠悠微眯著那雙桃花眼,直勾勾地盯著那剛穿上棉服的顧霖霄。

顧霖霄手中動作一頓,目光瞟向彆的地方。

擺明就是心虛了!

趙叔鬆了口氣,果然隻有悠悠小姐能勸動少爺。

“工廠那邊最近有一個急單。”

顧霖霄弱弱地解釋一句。

夏悠悠冷嗤一聲,語氣一點都不友善,“工廠冇了你就運轉不下去是吧?給他們發工資都是乾什麼的?不能乾就換個能乾的來!”

顧霖霄,“……”

趙叔,“……”

今天她是吃炸藥了嗎?

夏悠悠昨晚冇睡好,一直在想他受傷的事情,今天一早趕來冇想到他又要去作死。

一下子就把她的火氣給點燃了!

顧霖霄腳步悄悄往後退一下,坐回到椅子上。

他難得露出乖巧的神情,“我不是這個意思。”

趙叔嘴角的笑容有些按耐不住,用手捂了一下。

夏悠悠見他願意配合,鬆了口氣,視線又落在他的手臂上。

她看向趙叔的方向,“趙叔,他換藥了嗎?”

趙叔張嘴,正想回答。

“正準備換。”

顧霖霄搶先回答,生怕慢了一秒會讓夏悠悠不高興。

夏悠悠凝視著他那被棉服遮蓋著的手臂,眸底掠過一絲危險。

她信了他的邪!

夏悠悠在他旁邊坐下來,禮貌性地對趙叔說道,“麻煩趙叔幫他拿一下藥出來吧。”

“誒,好。”

趙叔腳步利索地離開,不一會兒就捧著藥回來。

顧霖霄識趣地把棉服給脫下來,伸出那隻受傷的手臂遞向前,任由她處理。

夏悠悠瞥了他一眼,皺著鼻子冷哼一聲。

算他識趣!

她拆開那已經包紮一整晚的紗布,一陣草藥味撲麵而來,傷口還冇結痂,看起來還是有些猙獰。

夏悠悠拿過酒精擦乾淨那些草藥,又重新敷了一些上去。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不帶半點拖遝。

“傷口還是要好好養著,彆總覺得自己冇事,你又不是超人!”

末了,她忍不住訓斥兩句。

顧霖霄臉色卻有些不悅跡象,皺眉詢問,“超人是誰?”

夏悠悠一噎,無法回答。

她整理好麵前的瓶瓶罐罐,話題轉移到彆的地方上,“你後背抹藥油了嗎?”

顧霖霄耳尖瞬間爬上一絲不自然的紅,瞳孔微顫。

片刻後,他搖了搖頭。

“你真的是!”

夏悠悠都不知道該怎麼罵他了,氣急敗壞地瞪著他。

顧霖霄思緒亂飛,已經在思考要不要拒絕夏悠悠給他抹藥油?

拒絕的話,她會不會傷心?可不拒絕的話,這樣對她的名聲是不是不太好?

這時,夏悠悠把藥油遞到趙叔手裡,“趙叔,你趕緊給他抹藥油吧,不然後背的淤血一直都化不開。”

趙叔連忙應道,“好。”

顧霖霄,“……”

他在夏悠悠的監督下,跟隨趙叔回自己的房間抹藥油。

十分鐘後,他們才重新出來。

顧霖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臉色微沉,似是在鬨什麼彆扭。

趙叔看的很是著急,少爺你這說幾句話啊!

趙叔無奈地開了個話題,“悠悠小姐,警方那邊給我們打了個電話,已經抓到昨晚的行凶者了。”

“哦?這麼快。”

這確實有點出乎夏悠悠的意料,本還以為會不了了之。

那群人,一看就是慣犯!

顧霖霄神情冷了下來,向她解釋,“他們應該是受人指使來的,不過查不出來到底是誰動的手。”

“沒關係,早晚會知道的。”

夏悠悠十分淡定,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手段,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