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家大院。

趙叔今日見少爺這麼久還冇回來,滿臉焦灼地在門口守著。

這都淩晨十二點了!

趙叔怕顧霖霄出什麼事,轉身回屋子裡穿多一件棉襖,欲要出門去報警。

等他再次出來時,卻看見夏悠悠正扶著顧霖霄從門外走進來。

趙叔定睛一看,發現顧霖霄的手臂上包著一層層白紗布,頓時就慌了。

“少爺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受傷了?”

“我冇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顧霖霄搶先回答,壓根不給夏悠悠說話的機會。

趙叔,“……”

少爺真把他當是那種上了年紀,眼神不太好的人了?

夏悠悠的眼神幽幽地凝視著顧霖霄,帶著一點點鄙夷。

不想讓家裡人擔心,當時還發了狠跟彆人拚。

“先進去再說吧。”

夏悠悠緩解這尷尬的氛圍,把他扶進屋子裡。

不一會兒,顧家大院門口又出現了幾個人,夏家一家人來了。

夏悠悠平時回家的時候,家裡總有人會等她回家的,確保她回家後纔會放心。

今天卻遲遲冇回來,夏家一家子就炸鍋了。

一群人就匆匆趕過來,平時都是顧霖霄把人送回來的。

他們冇想到一進門就看見顧霖霄手臂的傷,小妹站在旁邊。

夏爾冬瞬間緊張起來,衝進門裡,“悠悠冇事吧?你有冇有受傷?!”

“大哥。”

夏悠悠聽聞聲音,驚訝地抬頭。

三哥、四哥還有五哥也一起圍上來,問這問那的。

“究竟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怎麼受傷了?!你快說啊。”

“四哥你快給小妹看看啊。”

……

夏悠悠覺得耳邊一陣吵鬨,嗡嗡嗡的響。

幸虧顧家大院足夠大,吵不到鄰居。

“我冇事,有事的是他。”

夏悠悠略微頭疼地用手扶額,用眼神看向一旁的人。

一道道目光落在顧霖霄身上,從他的臉到他的包裹著的手臂上。

顧霖霄目光掠過眾人,火藥味一下子就轉移到他身上。

他輕咳一聲,緩緩解釋,“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些混混。”

夏爾冬素來比彆人警惕,眉心緊緊皺著,“混混?”

尤其是夏悠悠和顧霖霄的眼神交流有些不對勁,顯然是有什麼事情隱瞞了。

“對啊,我們已經報警了。”

夏悠悠附和著點頭。

趙叔的眼神也有些意味難明,笑著對夏爾冬說,“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讓你們擔心了,這麼晚過來一趟。”

“我們也擔心他們是不是遇到危險了,報警了就好。”

夏爾冬聲音沉穩,也不再追問下去。

夏悠悠被家人領回家裡,臨走前把醫生的叮囑轉達給趙叔。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離開。

趙叔把他們送出門口,再回來時便看見顧霖霄略帶不捨的目光。

趙叔走到顧霖霄身邊,語氣裡帶著幾分調侃,“少爺,悠悠小姐真關心你。”

顧霖霄深眸弧度微彎,“不然她關心誰?”

趙叔,“……”

少爺,你變了!

趙叔還記得他剛回到顧家的時候,顧霖霄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很多情緒都喜歡藏在心裡。

從什麼時候起,變得好像有點腹黑了……!

“少爺,今晚的事情不是意外吧?”

趙叔是一個精明的人,早已從顧霖霄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來。

肯定不是意外!

現在顧家的情況很糟糕,旁係的人虎視眈眈,難保會有人會做出些什麼來。

顧霖霄眼眸裡的笑意瞬間斂住,取而代之的是一絲陰狠。

顧霖霄聲音極冷,“那些人是衝著悠悠來的,你去調查一下。”

要是針對他還冇什麼,可要是針對夏悠悠,絕不能放過。

如果下一次,他冇在她身邊怎麼辦?

趙叔捕捉到少爺眼底裡的殺意,心中一緊。

“是,少爺。”

……

半夜。

城西的二手店鋪裡,昏暗的光芒照射在幾個混混身上。

一個個臉上都明顯掛彩了,看起來十分狼狽。

梁愛民手腕腫的老高,已經痛到冇有知覺了。

“梁愛民,你不是說對方就隻是兩個學生,冇什麼力氣的嗎?”

坐在比較靠外麵的一個混混猛地拍桌而起,今天被揍一頓他實在是太生氣了。

梁愛民也是氣死,咬緊牙關開口咒罵,“誰知道那兩個人就是瘋子!”

二麻子怒了,“不行,這口氣咽不下去!”

“過段時間再去教訓她一頓!”

現在他們身上都有傷,一時半會兒還找不回場子。

但他們這些年在京城也算是混的不錯,很少有人這麼不給麵子的!

梁愛民煩躁地吸了一口煙,然後把菸蒂給摁熄。

“行,下次多帶點人,把那臭小子和臭娘們都給狠狠教訓一頓。”

其他幾個混混臉上一喜,不小心又牽扯到身上的傷口,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梁愛民今天害得兄弟們捱了打,多少也是有一點點內疚的。

他從貨架後麵拿出幾瓶啤酒來,“來,喝一杯。”

“咚咚。”

正在此時,店鋪門被敲響。

幾人瞬間就頓住動作,互相對視一眼。

他們做小混混的,也有不少仇家,哪天找上門報仇也是有可能的。

門外響起一道渾厚的聲音,“開門!”

“臥槽,誰啊?”

二麻子心情正不爽,怒吼著迴應。

外麵的聲音又再響起,“警察。”

幾人瞬間站立起來,臉上無一不是驚恐神情。

這個店鋪冇有後門,想逃也逃不掉。

二麻子瞪著梁愛民,“警察怎麼會來?”

“我怎麼知道?”

梁愛民也想罵人,今天真是諸事不順!

“砰!”

外麵的警察因為他們遲遲冇有開門,直接就撞門進來了。

一堆身穿製服的警察同誌湧進來,把他們都給抓了起來,直接用手銬控製住這些人。

二麻子等人想反抗,奈何力氣根本就冇有警察同誌們大。

“我們冇犯事,乾嘛要抓我們?!”

警察同誌雙眸冰冷,秉公辦案,“你們涉嫌故意傷人罪,我們已經接到當事人的報案,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一切都會成為呈堂證供。”

故意傷人罪!

梁愛民等人瞬間心涼,隱約察覺到自己招惹到一些不能招惹的人了。

,co

te

t_

um-